第62章 《父亲写的散文诗》

由于100位大众评审的票数必须得等到所有选手都唱完后,才能全部公布。

所以从现有的信息来看,两盏绿灯,获得导师的两百票就是1号选手目前的筹码了。

后面准备上场的选手们也都不断给自己打气。

只要超过两盏绿灯,那么自己就不是垫底的位置了。

说白了,谁能彻底征服导师,谁就能获得晋级的比赛资格。

毕竟大众评审每人才一票,而一个导师手里就握着一百票的投票权力。

很快,第二位选手登场了。

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缘故,2号选手竟然破音了。

这种演唱状态也让大家直摇头。

最终她也仅仅只是获得一盏绿灯。

2号选手的突然发挥失常,也给剩下的选手们一些喘息的机会。

毕竟越大后面,压力就越大。

第三位选手。

第四位......

每个人都在用心地演唱着。

他们从初赛海选,走到现在。

没有一个人不希望自己晋级。

而孟辰也坐在角落上,抬头看着屏幕。

看着每一位歌手的表现。

他知道能站在这里的选手,都是实力强劲的。

孟辰甚至也有些担心自己不能成功晋级。

只见1号选手樱桃小丸子女生来到孟辰的身旁,坐下来说道:“加油!小哥哥,期待你的歌!”

“谢谢。”孟辰点点头。

樱桃丸子女生见大家都在关注着比赛,她便小声地说道:“我叫马玉琪,小哥哥,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说完,她还东张西望了下,确保没人听到。

因为在整一季的节目录制过程中,选手们不能向对方透露自己的真实名字,一旦被发现,立刻退出比赛。

孟辰见她竟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倒是有些惊讶。

于是他便说道:“你不想比赛了?”

“我这个票数应该晋级不了了,所以我想着反正都要淘汰了,还不如问一下小哥哥的名字,试着能不能加一个微信。”马玉琪解释道。

孟辰笑着:“你就不怕比赛结束后,你看到我的模样发现是一个丑八怪?”

“怎么可能,你声音那么好听,肯定长得很帅!”马玉琪笃定着。

但她依然礼貌地问了一句:“那个......你单身么?”

孟辰点点头。

马玉琪似乎很开心,她立即表示道:“我也单身,而且我的理想男友就是找一个会唱歌的男生,所以我才想着如果可以的话......我记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回头我去加你微信。”

这时,工作人员喊道:“16号选手准备。”

“不好意思。”孟辰随即站了起来,应道:“我要上场了。”

马玉琪虽然有些遗憾,但她仍然说道:“没事,我等你比赛结束,我们到时候一起吃晚饭吧。”

“那个......”

孟辰打断道:“我其实......有喜欢的女生了,对不起呀。”

说着,他微微鞠躬,以示抱歉。

马玉琪一听,站在原地,过了两秒后,她便嘟囔着:“真不知道哪个女生这么好运......”

此时,工作人员则是带着孟辰走向舞台。

在舞台侧方的阶梯上,工作人员解释道:“钢琴已经准备好了,在舞台上了,什么时候就开始放视频?”

“我一弹钢琴的时候,就可以放了。”孟辰回答道。

“好的,明白。”

说完,孟辰便拿着话筒,等待着。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16号,明仔选手!他即将给我们带来一首原创歌曲《父亲写的散文诗》!”

在黄冰冰说完这番话后,孟辰便登上舞台,来到钢琴处,坐了下来。

此时的观众们早已经沸腾了。

“原创歌曲?”

“上一次唱《安静》的选手是不是就是他啊?”

“对呀!就是他!”

“啊啊啊!也太厉害了吧,连续两期比赛都是原创!”

“歌名叫什么?父亲写的散文诗?莫非他爸是一位作家,诗人?”

“不知道呀。”

不仅仅是观众区,就连导师席上的四位老师也对这首歌名充满了好奇。

“这首歌的歌名叫父亲写的散文诗?”汪明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重新看了一遍名单。

“有意思,有意思。”曾凡焦急道:“肯定是把他父亲写的诗改编成歌了!一定很有趣!”

周琛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也点头道:“看来这个明仔选手的父亲应该是一位作家或者文学家。”

但夏冉熙却不这么认为。

她觉得这首歌肯定是充满含义的内容。

夏冉熙一直看着孟辰,看着他准备的动作。

“真的好像......”

但她始终不敢肯定。

要不是现在不能拿出手机,她真的想打一个电话过去,看看台上是否有铃声响起还是关机了。

只见孟辰掀开琴盖,摸了下钢琴键后,便轻轻地弹着。

这时,舞台上的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画面。

全场都哗然了。

听唱歌比赛还有视频看?!

这种模式倒也少见。

只见屏幕里出现一个拿着棒棒糖的女孩子。

她看着镜头,笑嘻嘻地说道:“我的爸爸对我最好啦!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他都会偷偷给我买棒棒糖,然后我们在外面吃完后,才回家,不告诉妈妈,嘻嘻......”

评论区的观众们一看,都纷纷感慨起来:

“啊啊!好可爱!”

“好想揉她的脸!”

“哈哈哈,这节目要是播出去的话,她不是被发现了?”

就连导师们也对这种创新式比赛,觉得很有意思。

而舞台上的孟辰则是继续弹着钢琴,弹着这首歌的前奏。

视频仍然播放着。

画面一转,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他提及自己的父亲时,他先是吐槽道:“我爸他有点世俗,有点贪小便宜,有点不可理喻,甚至有时候有点虚假。”

“但他却努力教我所有美好的品质,他想我成为好的人,一切的不堪他都一个人承受,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儿子,他很平凡,什么都给不了我,却又什么都给了我。”

说完后,他的脸上还充满了自豪的神情。

再一转,一位戴着口罩的小伙子哽咽着:“一年见一次面的爸爸,总是在我登上绿皮火车的那一刻悄然流下眼泪,儿子还有伟大的事情要做,您守护我,我守护国。”

说完,他便挺直腰板,敬了一个礼。

看到这里,大家都开始代入感情。

他们说的话,无异于就是大家所想的。

这时,孟辰开口了。

这一次,他就像是一个中年大叔的嗓音似的,低沉而沧桑。

只见他轻声唱道:“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儿子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