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平地起风波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97字
  • 2021-11-25 20:00:31

晚上,县城城东一座奢华的府邸内正灯火通明。虽已是夜晚,但还是人头攒动,热闹不已。仔细看去,里里外外的人都在不停的忙碌着摆设家具,花木等等。众人之中有几个管家模样的人还在不停的呵斥着“都麻利点”,“小心点”,“笨死了”,“今晚干不完不许睡觉”之类的话语。

府邸内书房里,一位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冲着书桌前管家模样的人问道:“那个药店的事,搞定了吗?”

此刻,若是王恒在此,就会发现书桌前唯唯诺诺站着的,正是上午来药店找茬的那个朱姓中年人。

“回老爷,我已经安排丐帮的人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吩咐了吴三,去那个药材店里看堂。”

“这几天没工夫管那个了,你先把那个药材店事放一放,全力以赴准备接待小郡王。”

“是,老爷!”

“另外,这次小郡王来,可能要看看‘货’是否准备的齐全。你再仔细准备一下,一定要保质保量的完成。”

“是,老爷!请老爷您放心,小的一定把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好了,你下去吧。”

朱管家从书房退出去后,便领着几个健壮的家丁,骑着马,直奔城外。

片刻后,朱管家几人便来到了城隍庙,却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一个家丁大声喊了几句,也没人应答。见状,朱管家心头一沉,暗道:“坏了,出事了!”他连忙推门进去,走进密室地牢,看到空空的地牢,眼前就是一黑,身子都踉跄了几步。

“找,快找,看看丐帮的那些人都跑哪里去了!”

“是!”众家丁齐声应道,马上四散而去。

朱管家望着空空如野的地牢,用手摸了摸被刀砍断的监狱木门,心中恨恨的发誓: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一定要把他做成人棍,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会后,一个家丁走了回来,一拜手后,说道:“朱大人,庙后有个新坟,看来是最近几天刚埋的。不过,这城隍庙周边按理不应该建坟,恐怕里面有蹊跷。”

“走,去看看!”朱管家从地牢里走出来,铁青着脸,向城隍庙后走去。

一会后,出去的几个人陆续回来了,都没有找到丐帮的人。

“挖开!”朱管家看着身前的这个新建的坟茔,冷冷的说道。

“是!”

几个家丁从城隍庙里找到工具,然后就开始挖了起来。

新建的坟茔土质比较疏松,挖起来很容易。半盏茶的功夫,几人就把坟给挖空了。

望着从坟里抬出来的一具具尸体,朱管家脸色大变,吩咐几人看好现场,他立刻上马向城内奔去。

此事重大,他不敢耽误,必须马上向老爷汇报。

待朱管家返回府里,并叫醒家主,不好意思地把今晚城隍庙的事情汇报了一遍。

“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丐帮的人也都是蠢货,居然被人一锅端了,连个报信的人都没跑出来。”

“老爷,那这批货该怎么办?”

“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后天货必须备齐。实在不行,就从城里抓一些应应急。记得筛选好了,别弄出麻烦来。”

“是,老爷,我这就去办,城里的人家我都熟,定不会给老爷惹麻烦。”说着朱管家就急急忙忙的出门去了。

第二天一早,王恒洗漱完毕,刚打开门就看见斜对面胡姐家店门口围了好一群人。

王恒还未走近,便听见胡姐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的女儿啊,该死的挨千刀的,你还我的女儿啊。啊——啊——我的女儿啊……”哭着哭着便要晕厥过去,周围的邻居连忙把她扶到长椅上。

“李叔,这是怎么了?”王恒望着哭的死去活来的胡姐,对着旁边的李叔问道。

“小王老板啊,你是不知道啊。昨天晚上,咱们县里发生两件大事。一件是昨晚好多家都进贼了,丢了好多孩子。今早到衙门报案的都有二十多家呢,可是衙门里非说不满一天,不予立案;另外一件是城外的城隍庙发现十几具尸体,据说都是丐帮的,死的老惨了。现在全城上下都乱套了,衙门的差役都派出去了,正准备挨家挨户搜查呢。这又是十几人的命案,又是几十人的失踪案,这世道怎么就突然就这样了,唉……”

王恒听着李叔的话,心头一颤。

这城隍庙的事他是知道的,本来就是他做的,没啥新鲜的。可是这几十家突然一夜之间丢孩子就让他有点费解了。

望着胡姐几度哭的晕厥,王恒决定晚上再探城隍庙。他有预感,这些失踪的孩子很有可能还在城隍庙的那个密室地牢里。

果然,半个时辰后,三个捕快模样的人领着一队兵丁,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起来。

今天的搜查倒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吃拿卡要,都显得很是匆忙。各处仔仔细细检查过一遍后,并没有发现兵器和藏的人,便急忙向另一家走去。看来,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弄得县衙里的官老爷们也着急找出凶手。

昨天的那个吴姓泼皮,今天没有过来。

不过,可能是因为今天整个县城的严查,来王恒药店抓药看病的人也少的可怜。

王恒听见斜对面胡姐时不时传来的哭声,也是无心继续开店,早早的关门打烊了。

入夜时分,王恒穿好夜行衣,施展轻功,几下从后院翻墙而出。

城隍庙现在依然是恢复了宁静,庙后的坟茔已经被重新填平。里面的尸体已经被官府的捕头们运到了城里的义庄里,待仵作验尸后再另行掩埋。

王恒悄悄藏在城隍庙的房梁之上,听着下面几人的动静。

整个城隍庙大门口站着两个人,庙里正屋也站着两个人,看上去都是孔武有力,一看就是有功夫傍身的练家子。

吱嘎一声,从密室地牢里走出来一个中年人。王恒定睛一看,居然是威胁勒索他的那个朱姓中年人。王恒顿时心中一寒,一股杀意涌上心头。

这货果然不是好人,没想到幕后黑手居然是他。

“你们都看好了,闲杂人等若想靠近,一律杀无赦!我去向老爷禀报这里的情况,都看仔细了。”

“是!”四个看门的壮汉齐声应道。

王恒尾随着朱管家离开了城隍庙,一会的功夫就到了城东一座府邸之前。朱管家下马把马缰绳递给前来迎接的小厮手里,便从侧门进了府邸。

王恒看着眼前府邸上挂着一个鎏金的大匾——韩县丞府,心中一个念头突然蹦出——官商勾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