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没放猪肉皮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206字
  • 2021-11-24 20:00:29

第二天一早,昨天上午来的那个朱姓中年人又来到王恒的药店里。进了药店后也不理会王恒,大模大样地坐下。他随手抓起迎客桌前的茶盏,里面的茶水尚温,悠闲的喝了起来。

“王老板,昨天下午的生意可还热闹?”

“哦?昨天那帮人是你弄来的?”王恒早就猜到是此人所为,只是不曾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嚣张,公然上门嘲弄。

“王老板,这无凭无据的,你可不能污人清白。”

“很好!”王恒看着对方一幅就是我做的,你又能奈我何的嚣张模样,冷冷的说道。

“王老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乖乖地把药方交出来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呵呵,你这个猪怎么就是听不懂人话呢。都给你说了麻烦你团成一个球状物体螺旋式从我的药店里离开。你怎么就屡教不改呢?这么不要脸的活着,真的好吗?”

“你,你,你……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走着瞧。”朱姓中年人说完一甩衣袖,气呼呼的走了。

王恒也不在意,继续斜靠在药店的吧台桌上磕着瓜子。

也许是这几天的冰肌雪花膏销量大卖,王恒的药店客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今天开始竟有不少人前来抓药,这让王恒很是高兴和兴奋。

因为昨天自己把老李给赶回家了,今天份外的忙碌。不过,这个是好事情,忙了才有钱赚。

正午刚过,王恒正在给一个病人抓药。从药店外走进来一个醉醺醺的大汉,一屁股坐在药店大堂就诊区老李的太师椅上。拿起桌子上的茶盏,咕咚咕咚的猛灌了几个里面的凉茶。这茶还是昨天早上老李倒满的,早就凉透了,他也不介意。

“老板,快点给老子来两根两千年的人参下酒!”大汉嚣张的喊道,手里拿着茶盏不停的敲击着桌面,仅几下便将茶盏的陶瓷盖子碰碎了。

“呸,什么垃圾茶盏,真不结实!”说着“啪”的一声,把茶盏狠狠的摔在药店大厅里,崩碎的茶盏碎片和茶叶顿时崩了一片。

“啊!”药店里几个胆小的患者被这种场面吓了一跳,惊叫出声来。

醉醺醺的大汉见王恒还没有过来搭理自己,只顾着给前面的患者包着药,从腰间猛地拔出一把尖嘴杀猪刀,猛的砸在身旁的桌子上,震的桌子一阵颤动。

“老板,这药我不要了,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王恒面前买药的顾客看了看醉汉手里放下的杀猪刀,连忙给王恒说了声,便匆匆的从药店离开了。和他一同离开的,还有药店其它的顾客。

转眼间,刚才热闹的药店,仅剩下王恒和醉汉两人。

“喂,小老板,你现在店里也没人了,该给我拿药了吧。给我包两根两千年的人参,一斤一千年的天山雪莲,半斤十年份的蝉蜕。”

“这位客官,诚惠一百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两黄金,给您优惠八千八百八十八两,共要一百八十万两黄金,我们店小利薄,概不赊账,先款后货。”

王恒一眼就看出这醉汉是故意找茬的。千年人参已然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两千年的更是闻所未闻;千年雪莲更是稀世珍宝,虽有其名,但是有缘得见者寥寥无几;蝉的一生最多十几年,而且绝大多数时间是幼虫阶段,成蝉寿命最多六七十天,根本不可能有十年的蝉蜕。

“小子,你是怕你吴爷没钱嘛?”说着拿起桌面的杀猪刀,递给王恒道:“今日你拿出药来,若是你吴爷没钱付给你,爷把这条命抵给你!”

“嘿嘿,这位客官,非是小店不相信您,实在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王恒看着眼前醉汉清明的眼神,摇摆的身体,打趣的说道。

“岂有此理,小子,你这是怀疑爷的实力!你也不出去打听一下,这条街上谁不知道吴爷我一口吐沫一个钉,说出来的话一诺千金,真是气煞我也!”

说着他将王恒并未接过的杀猪刀反手下拉,一下刺进自己的大腿。约莫一尺长的杀猪刀,小半已经没入醉汉的大腿。

“刺啦!”刀锋划破裤子,带着一道鲜血飞溅。王恒见状,赶忙避开,免得被溅一身血。

“小子,这样行了吗?还不快点给我包药!”醉汉咬着牙,颤抖着身体,冷声说道。

王恒却不在意,连脚都没挪动一分。不仅没有转身抓药,反而先前走了一步,仔细瞅着插着杀猪刀的,不停的留着鲜血的醉汉的大腿。

“啧啧啧,真像啊。真是逼真,连受伤的动作都这么传神。客官您真是敬业,我对您对工作的认真表示敬佩。”

“小子,你要干什么?”醉汉见王恒一点慌张的模样都没有,居然还好奇的不停的打量着自己受伤的大腿,瞬间感觉有些不妙。

“客官,我以前听说过一个故事,跟您分享一下。说,从前有个地痞无赖,整天游手好闲,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他就想该怎么样才能让街上那些有钱人养他呢?最后还真让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在自己的大腿上捆上一块猪肉,然后在腿上弄了一包鸡血,然后就去那些生意好的店里要钱。如果老板不给,他就拿刀在自己腿上捅上一刀。其实,就是捅破了装满鸡血的袋子和贴在自己腿上的猪肉。那些店老板家的生意便没法做了,最后他们无可奈何,便只能每个月给他一些份子钱……”

“嗯?”醉汉闻言也是一愣,心中想到:其它地方也有同行?不过猪肉和鸡血的办法不错,比自己这个强多了,下次可以尝试一下。

还没等醉汉反应过来,王恒走上前来,抓住杀猪刀柄猛地一插。

随着“噗呲”一声,整个杀猪刀没入了醉汉的大腿,刀尖直接从大腿另一侧冒出了头。

“啊——”一声高亢的喊叫声如同惊地一声雷猛地回荡在药店大厅里。

“咦?大哥,你这是真的啊,你怎么没放猪肉皮啊?”王恒一脸无辜的望着醉汉问道。

醉汉看着眼前的恶魔,站起身来就一瘸一拐的朝门外跑去,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大夫,大夫,救命啊!大夫,大夫,救命啊……”

王恒摸摸头,呢喃道:“我这里就是药店啊,你出去喊大夫,还不如找我啊。唉,这家伙估计脑子有问题。”

说完后,王恒从内院打好水,开始清理大堂的血祭。嘴里还低声唱着:“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