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城隍庙里舞钢刀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62字
  • 2021-11-23 20:00:34

整个下午,不管王恒好说歹说,门口的一帮子乞丐就是不离开,一幅软硬不吃的姿态。

王恒也不再浪费口舌,直接将药店关门,给老李放假三天。

老李倒是仗义的很,大义凛然的决定与药店共患难。王恒随口敷衍了他几句,拉着他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便让他回家了。

初冬季节,天黑的很快,仅仅是酉时便已经黑透了。

县城的晚上随没有宵禁,也是冷寂的很,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此时,今天下午围在王恒药店门口的一帮子乞丐,正围绕在城隍庙大院里的燃烧的火堆旁。

“郝长老,今天我们在那小子店门口才一个时辰,那小子就怂了。我看用不了三天,那小子保准乖乖就范。”一群人中一个年轻的乞丐冲着这里面最年长的乞丐谄媚的说道。

“就是就是!”

“必须的!”

“我们郝长老都出马了,必定是马到成功!”

周围的其他乞丐也是随声附和,惹得那个名唤“郝长老”的乞丐心情大好,高兴的抚须点头,一幅理当如此的模样。

“郝长老,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正在众人开怀大笑之时,从城隍庙里走出一个约莫四十出头的精壮汉子,开口问道。

“嘿,王长老您是不知道我们郝长老今天的威风!今天我们在郝长老的带领下,一出马就把那个开药店的小子弄关门了。用不了三天,准保把那个小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那个年轻乞丐赶紧让开位置,将手中烤着的鸡腿递给王长老,并向王长老绘声绘色的诉说着他们今天的壮举。

“郝长老真是雄风不减当年啊。”

“哪里哪里,王长老客气了。我们这都是小打小闹,哪有王长老费心劳神的,您做的那才是大事。”正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郝长老听见王长老的夸赞,也是连连回到。

“不过说真的,后天上边就要来领人了。我们这次干的不错,一共弄了大大小小二十三个。兄弟们这次要过个肥年了,哈哈!”王长老接过话茬,给大家说了个好消息,又是引得众人一片大笑。

“啧啧啧,恐怕你们今年过不了这个年了。”就在众人大笑的时候,一个黑影从房顶上飘落,嘴中轻声道。

“谁?”众乞丐纷纷从身边抄起自己的武器,冲着黑影喊道。

“今日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埋尸的好时候。城隍爷昨夜给我托梦,说有些不知好歹的恶人老是打扰他老人家睡觉,让我来料理一下。我也是实在不堪其扰,能不能麻烦诸位自我了断,也省了我一顿麻烦。”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城隍庙,只不过大厅正门刚才被王长老随手关上了,并不能望到里面。只能看到遍布灰尘的朱红色大门,和两侧红底金字的门联: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

“好胆,丐帮也敢惹,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兄弟们,做了他。”王长老狞笑一声,大声喝斥道。

一众丐帮弟子操起手中武器便向黑衣人攻来。

“烦烦烦!”黑衣人嘴中轻声呢喃着施展身法冲向众人。

只不过,黑衣人的刀法太过出神入化,呼吸间冲向他的丐帮众人齐齐躺了下去,抽搐几下便没了气息。

“敢问阁下到底是谁?我乃丐帮长老李二麻,江湖上也算有些薄名。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虽不知我丐帮因何得罪过少侠,改日必登门谢罪,还望少侠卖我丐帮一个薄面。”李长老眼见黑衣人武功高强,自己一方仅剩下王长老,和一个年轻弟子,实在难以力敌,只能软言相劝。

“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黑衣人把手中的刀一横,嘴角轻笑,冷声说道。

“上!”李长老三人闻言便知此事不可善了了。随着李长老一声喊道,三人齐齐冲向黑衣人。

黑衣人向后一撤,避开三人从三个方向攻来的杀招。旋即欺身上前,直取李长老人头。王长老见状连忙上前攻向黑衣人,大有围魏救赵之势。可正当他准备与李长老合攻黑衣人的时候,李长老借着黑衣人的刀劲,急速后退,接着翻墙便跑的不见了踪影。

“哈哈,丐帮,果然都是一帮子上不了台面的东西。”黑衣人看见李长老抛弃同伴独自开溜,也是笑着打趣道。

“这老东西,真是该死。”王长老咒骂道,却也是没有办法。

“哼,想跑?”仅剩的那个年轻乞丐趁着两人望向李长老逃跑的方向的时候,转身也要跑。可惜他没有李长老的身手和出其不意,被黑衣人看的正着,一道黑影从背后直穿前胸,透体射出。结果,他还没等跑出门口,便直挺挺的倒在了门口,死前双眼还透露着满满的不甘与怨恨。

王长老眼看只剩下自己了,便也使出了以命搏命的打法。可惜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没几招便倒在了血泊之中,脖颈的大动脉被刀刃切开,噗呲噗呲的冒着血泡,身体还时不时的抽搐几下,就像被抹了脖子的公鸡一般。

黑衣人推开城隍庙门,从城隍爷泥像下的暗门里走了进去。

这里面是一间密室,不过已经被丐帮的众人改成了一个地牢。里面关押着王长老他们从周边拐来的妇女儿童。

她们听见有人进来,都是害怕的缩在一起,惊恐的望着门口的方向。

黑衣人望着地牢里的众人,心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有些后悔自己让丐帮众人死的太轻松了一些。他走过去,劈开牢房锁着的大门,割断困住众人手脚的绳子,说道:“外面的歹人已经死光了,你们都回家去吧。如果不知道怎么回家的,就明天到县衙门口,让捕快送你们回去。”说完就从地牢里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李长老正惊魂未定在城外的一处大树后面喘着粗气。

“幸亏老子跑的快,不然非交待在那里不可。死道友不死贫道,老王你可不要怨我,我这就去找人给你报仇。”

李长老想起刚才的场景,还是有些心惊肉跳,对自己刚才的决断也是庆幸不已。

“他怨不怨你,你去找他问问不就行了。”

李长老话音刚落,便听见自己头顶一道幽灵般的声音传进自己耳朵里。抬头一看,只见一名长刀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放大,而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