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福兮祸所伏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247字
  • 2021-11-22 20:00:29

“小王老板,咱们认识也有些日子了,老夫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能否赐教?”

“嘿,瞧您说的,您是长辈,我哪敢赐教。我叫王一恒,你叫我王恒就好。嘿嘿……”名唤王恒的青年又高兴的数起了第十四遍。

“王一恒,好名字。持之以恒,谓有恒心。不过,小王老板,老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嗨,老李你今天咋突然这么客气了?咱可是提前说好月薪的,你可不能因为今天我赚钱了,就要涨工资啊。”

“那倒不是,老夫并非言而无信之人。那老夫便直言了,小王老板今天这是骤然暴富,犹如孩童手持黄金过闹市。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咱们这药店,恐怕以后都不得安宁了啊。”老李轻抚了一遍几乎纯白的胡须,一脸的担忧的说道。

“老李你想多了,这药的方子只有我有,天下独一份。以后我们就等着收钱就是了,哈哈。”

老李看着王恒完全沉浸在了未来美好的幻想里,也便不再言语。叹了一口气,向着后院卧室走去。

第二天,王恒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天刚蒙蒙亮便急不可耐的打开了药店大门,做好了营业的准备。

昨天的收益让王恒很满意,他感觉自己美好的未来正在骑着汗血宝马向着自己奔来。他现在充满了干劲,满脸都焕发着拼搏与奋斗的精气神。

“小王老板,早!”

“这还早,公鸡都叫了两遍了。老李,你得打起精神来啊,得努力奋斗,美好的未来再等着我们呢。你这么懒惰,我要是开分店了,怎么能放心把你派出去主持工作啊。”

“啊?”老李一时之间被小王老板的思路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什么努力奋斗,美好未来,开分店,主持工作啥的,到底是什么鬼?

“老李啊,我昨天想了一夜,我认为我们应该乘胜追击,多开几家分店,然后扩大生产规模,把冰肌雪花膏和百破伤愈膏做成我们的拳头产品,霸占整个秦风国的所有药店。我给你说啊,我们要发财了!我具体的方案都做出来了……”说着王恒就要把自己身旁的一本厚厚的纸递给老李看。

“小王老板,老夫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安安稳稳的聊度余生已是上天福佑,可不能奢望其它。您的那些拳头产品什么的,您还是给有需要的人说罢。我还是先去吃点早饭,祭奠下我的五脏庙,不然一会她们该造反了。”说着不待王恒拉住,转身向药店外的早餐店走了出去。

“得得得,一个爱躺平的佛系老头!”说完,王恒也紧跟着老李向早餐店走去。

上午的果然又来了几波预定冰肌雪花膏的女眷,王恒又收了五千多两定金,约定好一个月后来拿货。

“请问哪位是王恒老板啊?”待王恒送走店里最后一波客人,外面走进了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

“我就是,请问这位客人,您需要些什么?我们店里随时新开业,但是天南海北各种药材都齐全的很。”王恒现在已经把生意做的有模有样了,完全是一幅成熟老道的模样。

“王老板好,鄙人姓朱,今天是专程给您送钱来的。”

“哦,还有这等好事?不知道为何给在下送钱呢,无功不受禄啊。”王恒一听送钱,还以为也是来买冰肌雪花膏的。

“是这样的,我家老爷听说你店里的冰肌雪花膏药效清奇,想送你一笔横财。用这五千两银票买你那冰肌雪花膏的配方,以后你还是做的药店生意。这冰肌雪花膏就由我家老爷独家经营,你这里也不用每天这么麻烦了。”朱姓中年人笑眯眯的冲着王恒说道。

王恒本来满脸笑意,随着朱姓中年人的话慢慢飘进他的耳朵里,他只觉得一股无名火从腹中产生,经心脏,直冲脑门。

“你姓朱是吧?”

朱姓中年人好似看不见王恒满脸的冷色,点了点自己高傲的头。

“你是姓朱,还是猪啊?我一天就卖一万多两,你五千两就想买我的配方?还独家经营,还不许我卖。你们家老爷是脑残还是傻缺?麻烦你团成一个球状螺旋式从我的药店里离开,然后给你们家老爷说,让他撒泡尿照照镜子。”

“你,你,你……”朱姓中年人显然没想到王恒敢这么对他说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最后也是气极反笑道:“好,好,好,你可别后悔!”说罢便气呼呼的拂袖走了。

“呸,什么东西!癞蛤蟆爬在路中央。”

“哦?小王老板,此话何解?”老李闻言顿时有了兴趣。

“冒充绿色大马车!”说完,王恒也气呼呼的向后院走去,不过他是准备吃饭了。

“有趣,有趣,小王老板还真是个秒人。”老李抚须笑道。

中午,王恒和老李吃完饭从药店出来,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自己药店门口跪着里里外外三圈的乞丐,刚好把药店的门围的是水泄不通。

“唉,小王,这里,这里。”王恒正在纳闷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见从药店后门处传来呼唤声。旋即,又折回到药店里。

“胡姐,您怎么来了,还从后门过来?”

“小王啊,胡姐早就看出来你是个有本事的,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不过,你这次恐怕是得罪人了。呶,那边的那群要饭的,他们可不是真的乞丐,都是当地的泼皮无赖。就是让你在这里做不起生意,让你干不下去。胡姐当年也没少让他们讹诈,到现在还要每年给他们送些孝敬呢。”

“胡姐,我的情况跟您可能有些不一样。您那是给些好处就可以算了。我这边人家是想要我的全部家当呢。”

“小王啊,不是姐说你啊,实在不行就退一步吧。人是最重要的,犯不着为了银子以身犯险。”

“胡姐,谢谢你的关心,我心里有数。”说着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瓶冰肌雪花膏,放到了胡姐的手里。

“姐,这个可是五百两啊,您可得省着点用,这是每天几十两银子往脸上抹呢。”

“啊啊,这如何使得,这个可金贵的很。”

“姐,您就拿着吧。您也快点回去吧,别让他们看到了,不然他们也会找你的麻烦的。”

胡姐闻言,看了看外面,也是有些犯难,有些害怕。最后还是拿着冰肌雪花膏匆匆的从后门离开了。

“嘿嘿,老虎不发威,你们还以为我是病猫。真以为我王恒是好欺负的,咱们好好玩玩,看看到底谁玩得过谁。”

王恒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嘴角歪歪向上翘起,邪魅的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