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又是夜黑风高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59字
  • 2021-12-25 23:57:22

夜半子时,渡节郡城东,一家名唤“枫林晚”的客栈,此刻正灯火通明。

今晚,整个客栈被从威龙山下来的一伙人给包了,从一楼到五楼都在摆着流水席,而且一直到午夜子时了,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客栈大厅里,摆放着十几个桌子,每个桌子配有八个椅子,坐满了凶神恶煞的壮汉。

“大当家的,弟兄们都准备好了,就等老六的信号了。”

在大厅最北方中间的桌子,正位坐着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下手方向依次坐着六个身着奇装异服的男子。其中一个有些书生气的青衣男子,恭敬的对着他说道。

此刻,若是李心会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正中间坐的正是威龙山大当家吴颂。

“好,一会老六的信号一起,你们六个就带着手下弟兄,去把郡尉府拔了吧。刚好老八位子还空着,今晚谁能杀了那个张维新的老婆,谁就坐老八的位子。”吴颂闻言后,随意的压了压手,示意老二坐下,静静地说道。

“是!”

“得来!”

“干丫的!”

“大当家说了,今晚谁取来了郡尉夫人的人头,谁就是威龙山八爷!”

“杀!”

“杀!”

“杀!”

……

吴颂挥挥手,让刚才站起来的众人坐下,刚要说几句,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嘈杂声。

“大,大,大当家的,我大哥,我大哥……”刚才去恒源药店点火的黑衣小三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吴颂桌前,嘴里不停地哆嗦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全。

“小三,你怎么啦?好好说话。”吴颂身旁的老二对着不停哆嗦着的小三训斥道。

“是,是,我,我……”黑衣小三浑身不停的哆嗦着,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老二见状,端起一杯酒,猛地灌进了小三的嘴里,惹得小三一阵急促的咳嗽。

随着一阵猛烈的咳嗽声,逐渐的平稳,小三哆嗦的身体也慢慢停止了颤抖。

“好点了吗?”

“咳,咳,多谢二当家的,好多了。”

二当家的闻言,起身一摆手,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行啦,说罢,老六呢?”吴颂见小三逐渐稳定了下来,便开口问道。

“呜呜呜,大当家的,您可要为我大哥做主啊,那恒源药店有鬼。我大哥,二哥都栽了!”小三此刻总算是想起正事来了,立刻哭着哀求道。

“到底怎么了?”吴颂双眉微皱,冷声道。

小三见大当家脸色渐沉,赶紧将刚才兄弟三人去恒源药店的事情说了一遍。当说道去三楼的老六被无声无息的摔下楼,当场七窍流血而亡时,在坐的众人均是身躯一震。

“你这小子胡扯,老六外号窜天猴,爬个三楼怎么可能摔死!”坐在靠近小三的暴脾气老三,一把抓住小三的衣领,扯着嗓子吼道。

“三当家的,六当家的是我大哥,我是亲眼看见的,我万万不敢乱说的。”

“老三,你放开他。看来老六是遇见高手了。奇了怪了,恒源药店的李心会今早已经随张维新去威龙山了,不应该啊。”二当家拦住三当家,疑惑的说道。

“早就告诉老六让他勤练些武功,他就仗着自己轻功厉害,不停人劝,现在栽了吧。”七当家的此刻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用手弹了弹刚从牙缝里提出来的碎肉。

“老七,你闭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恒源药店屡次坏我好事,真是该死。”大当家的吴颂呵斥道。

“大当家的,您别生气,一会咱们就去他们给灭了。”二当家的见吴颂咬紧牙根,目露精光,连忙说道。

“就是,大当家的,弟兄们一会就去把那破药店给一把火烧了,男的杀光,女的卖了。”

“就是就是……”

众人此刻也是同仇敌忾,纷纷表示要灭了恒源药店。威龙山八大金刚,老六和老八都死在了恒源药店上面,属实的扫了威龙山的威风。

“这就不麻烦大家了,我自己来了。”威龙山一众人话音未落,从空中悠悠的传来一道声音。

“谁!”

“哪来的孙子,滚出来!”

大厅里的一众威龙山土匪,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四周警惕着。

“刚才你们那位小三走的太急,忘记带东西了,我给你们捎回来了。”轻飘飘的话音刚传入耳中,便见两个黑影从空中极速而下。

“嘭!”

“嘭!”

接连两声撞击声响,砸翻了大当家几人吃饭的桌子。

大当家一个翻身,带着椅子,避开了酒桌上翻飞的酒水和饭渣。可其他人就没有他的身手了,被突然飞起的酒水和饭渣溅了一身。

“擦!”

“哼!”

众人抬头望去,才发现三楼栏杆上坐着一个黑衣青年,正晃着二郎腿,轻蔑的看着他们。

“这是六爷!”

随着一声惊呼,众人低头才看清楚刚才掉下来的黑影,竟是六当家的尸体。

“小的们,抄家伙,给我剁了他。”

楼下的土匪们早就准备好了,此刻得了命令,纷纷冲上三楼。

王恒沿着楼梯向下,不紧不慢的徐徐走着。每前进一步,便带走一条人命,颇有古之侠者之风。

古之侠者,人不怯,仇必雪,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眼看着冲上去的土匪们,被王恒三下五除二给解决了。后面的土匪们开始胆寒起来,虚张声势的围着王恒,却随着王恒前进的脚步不断的后退。

后面的几位当家的,互相对视了一眼,施展轻功加入站圈,一齐围攻王恒。

可惜,即便是大一些的兵蚁,依旧只是蚂蚁。蚍蜉撼树谈何易,在王恒的匕首翻飞下,又有三个威龙山当家的命丧黄泉。

“哎呀,着什么急啊,今晚难得聚在一起,一家人肯定要团团圆圆的啊。”王恒甩了甩匕首上流淌的鲜血,望着吴颂和剩下的三名当家的。

“噌!”

“啊——”

随着几声破空的声音,几声惨叫声从门口传来。

“刀法不错!”王恒挑了挑眉,冲着吴颂赞道。

“暗器不错!”吴颂甩了甩刀上的鲜血,回道。

原来是有几个土匪想偷偷的溜走,被王恒用暗器击杀。同时,吴颂也出手补了几刀。

“今日谁敢退缩,一律杀无赦!”吴颂冷眼环视了一周,阴森地说道。

“杀!”

一场大战瞬间展开,可惜结局早已注定。

今日寒风起,今夜月未出,今夜过后,枫林晚客栈在火光中熊熊燃烧,而后化为一片废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