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爆品大卖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204字
  • 2021-11-21 20:09:33

转眼间,三日过去了。

自从上次那个大官人走了之后,药店又开始冷清了起来。

连续三天的时间,除了胡姐母女俩和四周的邻居,一个过来的人也没有。

“老李,你说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医术这么高明。要才有才,要财有财,要人有人的人,怎么才能掩饰我这满身的魅力呢?”

“你闭上嘴就可以了!”

“唉,你这是嫉妒,我明白的。”

“连说两个要才有才,语法不通,要多读书,否则贻笑大方就丢人喽。”

“你个老童生,懂什么语法。我第一个是才华的才,第二个是钱财的财。唉,我这该死的才华啊,我这该死的财该怎么花啊……”小王老板笑着冲老李挑了挑眉。

“……”

老李把头扭过一边,又一次不再搭理他。

“哈哈,老李,你这是无言的抵抗吗?不知道沉默就是默认嘛。”旋即整个药店里响起小王老板嚣张的笑声。

小王打趣完老李后,便要去后院准备吃食。突然听见药店门外传来马儿嘶鸣和马车驻足的声音。

只见药店外走进来两个美妇,大的约莫三十来岁,小的二十出头,均是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还不知道弄了什么熏香,老远便能闻到。不过这熏香应该质量不俗,虽然味重,却不刺鼻。

“两位夫人,请问需要些什么?”小王站在药台里向吧台前的两人招呼道。

“老柴,快死进来!”年长一些的妇人冲着门外喊了一句,就见前几天来的那个大官人一脸谄笑的走了进来。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柴大官人的脸上和脖子上的伤痕都已褪去,而且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疤痕,只是还有一丝淡淡的嫩红色。

“原来是柴大官人,啧啧啧,瞧您这帅气的样子,真好!我们家的百破伤愈膏效果还满意吧。”

柴大官人面色深沉的走了进来,头微微向右歪着。仔细看会发现右耳朵通红一片,而且明显比左耳朵大了一圈。

“老爷——您快来啊,姐姐非要拿我的小宝贝,我也不敢不给,您一定要帮我主持公道啊。”说着双手缠上柴大官人的左臂,话音腻的人骨头发酥。

“乖,别闹,听你大姐的话。”柴大官人刚想安慰她,就看见年龄稍大的妇人渐冷的脸庞,语气瞬间威严了几分。

“拿过来!”年龄稍大的妇人朝年龄稍小的妇人伸出手来。

小妇人望了望柴大官人,又看了看大妇人,不舍的从袖口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到大妇人手中。顺口说道:“姐姐,给你。”

“啪!”小瓷瓶被大妇人重重的放在药台上。这得亏药台是木质的,这要是石板,怕是这个瓷瓶立刻便会粉身碎骨。

“小二哥,这个什么药膏,是不是你们药店的?”

“回夫人的话,这百破伤愈膏却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祖传秘方。”在小妇人拿出来的瞬间,小王就认出来了,旋即马上答道。

“那好,再给我拿两瓶。”大妇人得到了自己想要打答复,显然心情变好,清脆的说道。

“夫人,实在抱歉,这种药熬制极为麻烦,药材也是极为珍贵。我们店里目前只有一瓶了。您如果还要更多的,得等一个月后,我们再熬制出来了,您再来光顾小店。”

“嗯?那好吧,先一瓶就一瓶吧。老柴,付钱。”大妇人看着小王手里的一个明显更为高档的瓷瓶,伸手接了过来,转脸向柴大官人吩咐道。

柴大官人此刻见自己的大夫人心情也转好起来,心中也大为高兴。很爽快的掏出一百两银票放到药台上,就要转身离开。

“柴大官人,请留步。诚惠五百两,您这还差四百两呢。”

“什么?”瞬间三道目光都射向小王。

“柴大官人,两位夫人,非是小店狮子大开口。而是上次一百两已是跟柴大官人优惠价了,那瓶已经是最后一瓶了,这个事情柴大官人也是知道的。另外,夫人您手中的这瓶乃是百破伤愈膏的升级版,名唤冰肌雪花膏。里面加了天山雪莲,无根水,芦荟精华。不仅能祛斑减痕,最大的作用是唤醒肌肤,重拾婴儿般的娇嫩。连续使用一个月,最少能年轻十岁。”

当两位妇人听见“年轻十岁”四个字时,眼中都迸射出兴奋的火花。小王分明从她们俩的眼中看到四个大字——势在必得。

“老柴,付钱!”大夫人将冰肌雪花膏顺势塞进自己的衣袖之中,还轻飘飘的把从小妇人手中索要来的百破伤愈膏扔给了她,而后转身直接向药店外走去。

刚才还在小妇人口中的“宝贝”,此刻瞬间就不香了。

“呜呜呜,老爷,奴家也要那冰肌雪花膏,呜呜呜,老爷……”

“唉唉唉,不要哭,我们先回家,慢慢商量,这次出来带的钱不够。乖,我们先回家。”

“不嘛,人家就要,老爷,呜呜呜……”

柴大官人将衣袖中的银票一股脑的都扔给了小王,拉着哭哭啼啼的小妇人也离开了。

直到后来,小王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柴大官人一边惧内,一边色心不改。他刚被大夫人抓了满脸花,晚上又跑去小妾屋中逍遥。两人鸳鸯嬉戏的时候,也玩起了百破伤愈膏。

柴大官人摸了一部分到了小妇人的以前的伤口上,结果三天后,以前的伤痕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让对自己容颜本来就不自信的大夫人知道了。自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后来的一行人便又来了药店。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上午柴大官人一家子的事情刚结束,下午整个核观县都知道了。

然后,小王同志的药店突然间爆火了起来。

一波一波的人来药店,指名要买冰肌雪花膏。

奈何药店真是没有了库存,只得一个个留下了银票,领着凭证一个月后再来拿货。

夜深人静,小王点着油灯,坐在药台之上。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银票,嘴里喃喃的喊着:“一张,两张,三张……”

“一百一十五张,都数了十三遍了,我都数清楚了!”老李在药台旁边,轻酌着小酒,顺势扔一两粒花生米,醉醺醺的说道。

“嘿,老李啊,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可惜一百一十五张还是太少了。我都数了十三遍了,还没抽筋,哈哈。发财了发财了,一万一千五百两。”

“小财迷!”

“嘿嘿嘿……”

小王数着手中的银票只管笑,也不搭理老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