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初冬寒风劲(补17日欠)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075字
  • 2021-12-25 21:59:57

午饭过后,王恒带着纸条到衙门报案。然而得到的回复,居然和吴用安慰吴秀秀的一样。

衙门不能因为一张没有来源的纸条,就出动捕快去护卫恒源药店。再者说,衙门里值班的官员也不相信有人敢在渡节郡放火,尤其是在全郡剿匪的严打时候。

这个时候的建筑,大多都是底下两层是砖石混建的,三楼以上皆是木质结构。

一般人即便是想放火,二层以下根本点不着三楼。

也就是说,若是有人真想放火,必定是从三楼开始点火。

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一点三楼以上着火,那便几乎没有救火的可能,因为全木质结构的房屋一旦着火是根本灭不了的。而且,一旦救火不及时,整个一条街都可能付之一炬。

所以,在郡城里纵火是重罪,一旦查明是妥妥的死刑。

衙门的工作人员见王恒有些不乐意,也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可是,规矩就是规矩,自己也无可奈何。便许诺多安排几波夜里打更的更夫,而且重点巡视王恒的恒源药店。

王恒见的确是没法要来官差保护了,便悻悻地回药店了。

“王大哥,怎么样?”吴秀秀见王恒回来了,连忙问道。

“没事,衙门说今晚多派人手巡视我们药店,如果见到意图不轨的人,一定立马捉拿归案。”王恒笑着对吴秀秀说道。

“哦,那就好。也不知道是谁,没事找事,吓唬我们。”吴秀秀听后放心的叹了口气,埋怨道。

“好了,秀秀,既然没事了,快点去把后院的药收了,一会太阳落山了要上潮气了。”

“好。”

吴用是明白官府的办公流程的,听王恒这么一说便明白,衙门今晚是不会派人过来的。便寻了个借口,将吴秀秀打发了回去。

“老爷,今晚我们轮流值夜吧?”

“嗯,我值上半夜,到卯时接班。”王恒知道衙门的事瞒不过吴用,便答应了下来。

天色渐黑,王恒送走了最后一位拿药的客人,便安上门板,打烊歇业了。

匆匆吃完晚饭,吴用便领着吴秀秀和吴戎回房休息了,留下王恒在一楼休息。

虽说已经和王恒商定好卯时交接,吴用和吴秀秀还是一直到快到子时,还是睡不着。

吴用是担心王恒一个富家公子,斗不过那些刀头舔血的恶人。而吴秀秀则是单纯的有些害怕今晚子时真有人放火烧恒源药店。

直到一阵清风飘过,吴用和吴秀秀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子时到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关好门窗,噹!”

“子时到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关好门窗,噹!”

随着两遍更夫打更的声音飘过,三个提着黑罐的黑衣男子偷偷的摸到了恒源药店楼下。

“老三,你火油和火折子带了吗?”

“大哥,齐了。”

“老二,你的呢?”

“大哥,带了。”

“好,一会老三负责一楼,把所有的门和窗都涂满火油。老二负责二楼,一定要把所有的窗户和木柱子上涂满火油。我负责三楼。一会听我信号,我们一起点火,就算烧不死他们,也要用烟熏死他们。点完火,我们马上分开走,路线就按照我们定好的来。都明白了?”

“明白了!”

“明白了!”

“好,上!”

三人中的老大打了个上前的手势,然后率先向三楼爬去。

不得不说,这三人还是有些手段的,不借助外力,徒手便爬上了楼。

三人中的老三望着迅速消失在视野的老大,心中暗暗竖起一个大拇指,然后就发现老二也爬上了二楼窗户。

就在老三将木刷从怀中掏出来,准备沾上火油,刷在恒源药店的木门上之时,猛地听见自己身后想起一声“噗通”的闷响声。

这把他吓了一跳,手上的木刷都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他连忙弯腰捡起木刷,并向刚才掉落东西的地方摸去。

老三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连忙把手缩了回来。稍微稳了稳心神,又再次摸了过去。

这次,他确认掉下的是一个人,他心里顿时有些发毛。

今天晚上乌云遮月,他看不清楚掉下来的人到底是谁,可是心里总是有些担忧。

于是,他不顾老大的告诫,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并吹燃了。

在火折子跳动的火焰的照射下,老三终于看清楚了地下躺着的人的相貌。

“老,老,老大!”老三在看清自己老大的刹那,便被吓的连滚带爬的向后闪去。

此刻,躺在地上的老大,依然被摔的七窍流血,显然是死的透透的了。

“二哥,二哥,快下来,大哥,大哥摔死了。”

“噗通!”又是一声闷响。

从天而降的重物,带动的冷风吹的老三鬓角头发一阵阵的摇动。而此刻的老三,如坠冰窟,浑身的汗毛根根竖起。

“二哥,二哥?”

老三没敢再上前确认,又呼唤了老二两声,见仍是没有人回应,便再也绷不住了。

“鬼啊!有鬼啊!”随着一阵凄厉而绝望的喊叫,老三连滚带爬的向远方跑去,再也不复来时的淡定,也不管刚才放在地上的火油和火折子,更别说老大和老二的尸体了。

此时的老三,哪里还顾得上今晚的行动要求绝密和安静,三魂七魄已然被吓的魂不附体了。

随着老三的这一阵阵惊恐异常的凄厉喊叫,陆续有人打开窗户向恒源药店的方向看来。

“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觉!”

“喂,胡老三,刚才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老子谁的迷迷糊糊的,被这孙子给吵醒了。”被称作胡老三的中年壮汉,骂骂咧咧的回道。

“估计是哪里的小子喝多了,发酒疯的,都睡吧。”另外一个方向的一个男子接到。

“算那小子跑的快,不然非让他知道知道胡爷爷的砂锅大的拳头,把我宝贝姑娘都吓哭了。”胡老三骂骂咧咧的关上了窗户。

随着众人纷纷关上窗户,漆黑的街道上又恢复了宁静。

刚才黑衣老三的一阵凄厉惨叫,就想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扔下一颗石子,荡起一阵阵波纹后,又恢复了平静。

而今晚的石子却注定不会,只是黑衣老三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