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张维新出兵剿匪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202字
  • 2021-12-24 21:41:17

三天的时间,转眼而至。

今天上午,恒源药店关门歇业,全部人员一起去送李心会出征。

渡节郡乃秦风国西南军事重镇,常年驻军。因此,城里的老百姓对大军出征是见怪不怪的。加之,本次的目标只是附近土匪,所以前来送行的人并不是很多。

王恒等人站在大军行进方向道路的两旁,和李心会叮嘱着注意事项。

张维新站在出征台上,以三畜祭旗,宣读了本次征讨对象威龙山土匪的种种恶行,又做了一番站前动员,最后喊出“不灭匪寇誓不还”的决心。

随着一阵阵擂鼓声响起,李心会连忙上马赶到张维新身旁,大军正式出征开拔。

恒源药店的众人一直等到大军离开自己的视线,才转身返回药店。

平时在一起的时候,并不觉得李心会有多话痨。这一走,才感觉药店里明显冷清了很多。

“好无聊啊,早知道我也和李大哥一起去了!”吴秀秀伸了个懒腰,爬在桌子上慵懒的说道。

“哼!没规矩,坐好了!”吴用见吴秀秀没个正型,冷哼了一句。

吴秀秀听见自己老爹的训斥,连忙坐板正,打量了一圈四周,确定并没有外人,端起自己刚刚喝过的茶盏向后院快步走去。

片刻后,吴秀秀挎着一个竹编的提篮走了出来。

“爹,我去买菜去了啊。”

“嗯,早点回来!”

离恒源药店隔了三条街的一个菜市场里,吴秀秀笑着和四周的菜贩们打着招呼,叔叔大爷的叫个不停。

其实,恒源药店附近便有菜市场,而且比这里的要大许多。可吴秀秀每次买菜,还是愿意多走两条街来这里。

这里是当初吴秀秀长大的地方。

在自己最困难,最饥寒交迫的时候,这里的叔叔大爷们将卖剩下的菜叶、剩饭送给自己,让自己一家人不至于饿死。

“喂,小石头,今天收获咋样?”吴秀秀走到一个小乞丐旁边,看着他面前破碗里孤零零的一个铜板,笑着打着招呼。

“秀哥,你来啦!今天不行,一上午了才讨了七个铜板。”名唤小石头的小乞丐从怀里掏出六个铜板,一个一个的数了一遍。

吴秀秀以前也跟着小石头他们讨过饭,那时候为了避免麻烦便女扮男装,有了“秀哥”的雅称。

“叮铃铃……”

一阵铜板砸击瓷碗的清脆响声飘过,小石头的碗里多了几十个铜板。

“秀哥,你这是?”

“嘻嘻,这是我这些日子攒的,都给你们了。一会你叫着他们一起吃顿饱的,然后买点厚衣服,快下雪了。”

吴秀秀知道这群小乞丐的情况。他们大多都是父母双亡,或者被父母遗弃的孩子。身体强壮的大多去码头驿站做点杂货,或者直接加入丐帮;这些身体瘦弱,又不聪明的,丐帮也是不要的,只能乞讨些吃食,根本存不下钱。

这几十个铜板也只能买些人家不要的旧衣服,想买新衣服是万万不能。可即便是旧衣服,也能帮他们度过这个冬天,算是救他们一命。

因为每年的冬天对他们来说,都是噩梦。

“秀哥,你……”小石头双眼含泪,愣愣的望着吴秀秀。

他们一伙还有四五个小乞丐,都没有棉衣。去年就因为天冷,有三个小乞丐生了风寒,没能熬过去。

“千万别掉那咸豆子,咱们都不信那个,你知道的。”吴秀秀见小石头要哭,也是眼圈含眼泪。

“嗯,谢谢。”小石头用土灰色的衣袖狠狠地擦了擦眼泪,说道。

“好了,尽快去弄吧,我走了,我还得买菜呢。”吴秀秀见小石头重新振作起来,起身拍了拍有些发麻的双腿。

“秀哥,你要小心,听说你们药店把丐帮的人得罪了,他们要收拾你们呢。”小石头虽然不是丐帮中人,但是他以前认识的小乞丐有加入丐帮的,偶尔也回来向他们吹嘘吹嘘,所以他也了解一些小道消息。

“放心,我家老爷和郡尉大人关系很铁,没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小石头见吴秀秀不放在心上,又说和城里的大官有关系,也是放心下来。

“拜拜,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们。”

“秀哥,再见!”

吴秀秀拜别了小石头,然后匆匆买了些菜,便回去了。

“哎吆,秀秀,今天出去捡到钱了,这么高兴?”王恒坐在大堂里,刚刚送走一位患者,便见吴秀秀提着菜篮一蹦一跳地回来了。

“嘿嘿,秘密,不告诉你。”吴秀秀将自己这些日子存下来的钱帮助了小石头他们,的确是很高兴。如果因为这些钱,今年他们能够全部健健康康的度过这个冬天,那便是最好的了。可这事是自己的私事,的确不合适与王恒分享。

“唉,秀秀,你变了,都不喜欢王大哥了!”王恒见吴秀秀真不愿意告诉自己,顿时苦下了脸,幽怨的说道。

“王大哥,人家哪有……哼,不理你了。”吴秀秀闻言后本来有些动摇,到底要不要告诉王恒。却见王恒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连忙提着菜篮子走进了厨房,不再搭理王恒。

“哈哈……”王恒开心的笑着,整个药店大堂里都回荡着他爽朗的笑声。

吴用敲着自己女儿和自己老爷的嬉闹,微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感慨自己真的是老了。

“爹,王大哥,你们看这个!”吴秀秀突然从厨房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条。

王恒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今晚子夜火烧恒源药店”。

吴用看清纸上内容,顿时大骇,连忙问道:“秀秀,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在菜篮子里找到的。”吴秀秀也不知道这纸条什么时候进的自己菜篮子,她只去了菜市场,其它地方都没有停留,也没有与人发生过交流。

王恒、吴用、吴秀秀三人讨论了许久也猜不出是谁放的纸条。要说是有人放火烧恒源药店,嫌疑人的确是有的,可要说是有谁会帮自己,还真没有任何线索。

“你们不用担心,吃完午饭,我去官府报案,今晚我们小心点就是了。”

“嗯,秀秀,你先去做饭,这估计是别人的恶作剧。这天干物燥的,谁敢在城里放火,不要命啦!”吴用担心吓着吴秀秀,便找了个理由安慰着。

“就是,秀秀,我都快饿死了。”王恒也帮着应道。

“哎呀,都这么晚了,我马上去做,很快就好。”吴秀秀这才发现大家还没吃饭,晌午都过了,便也不再想纸条的事,连忙朝厨房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