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寒风渐起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14字
  • 2021-12-21 23:41:43

李心会见王恒到餐厅吃饭去了,也连忙紧跟着坐到了饭桌前。

“王大哥,多亏了你,不然我就麻烦了。”李心会端起碗,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米饭。

“你还有麻烦?你不是把刀重新插回去了嘛!”王恒拔了一口米饭,没好气的回道。

“嘿嘿,对了,王大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伙人不是捣乱的那批人的?”李心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着,又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刀磨损的虽然严重,却是保养的很好。显然是用了很长时间了,而且连刀柄上都满是油渍。明显是他们不是厨子,便是卖肉的。再说那血迹明显是已经流了一段时间了,那些地痞流氓如果要动手,肯定是在店里效果才好啊。”

“哦,原来如此!”

“你这一天天的,能不能稳重点。对了,你是不是突破后天八层了?”

“是,前两天刚突破的。”

“给你放三天假,你好好稳固一下自己的境界。药店的事,不用你管了。”

“谢谢,王大哥!”

李心会突破第八层是受到威龙山大当家的压迫,意外突破的。其实,以李心会的实力,应该再积累一些功力,才能突破八层。

这也导致了这几日内功不稳,情绪都受到影响。

其实,李心会自己也明白这些。只是,这几日一直意外的麻烦出现,让他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稳固自己的修为。

下午的时候,张维新意外到访王恒的恒源药店。

仔细聊过之后,王恒才明白了张维新的意思。原来张维新刚刚上任渡节郡郡尉一职,便向做出一番成绩。可是,思来想去,附近的各方势力中,只有威龙山行恶较多,民愤较大。

郡里的部队和差役数量挺多,可惜修为大多是在后天初期,最高的两个千夫长也才后天六成。

威龙山的大当家吴颂乃是后天九层的高手,单凭郡里的武力根本擒不住他。若是等自己申请完刑院司的金衣捕头,威龙山又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

通过这几天的了解,张维新发现渡节郡最近几年也是人口失踪案件暴增,且绝大多数都成了悬案。里面有一些证据直接指向威龙山。

因此,张维新想借用李心会的力量,除掉威龙山这个祸害渡节郡的山贼窝。

张维新与王恒已经认识有段时间了,王恒也不好驳了张维新的面子。又加之张维新此举,说到底是为了渡节郡的百姓,乃是善举。王恒作为渡节郡的一份子,理当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实在无法拒绝,便推脱需要征求李心会的意见。

张维新也明白这个事情不是小事,吴颂比李心会修为还要高一层。若是出现意外,弄不好小命都要搭上去。

晚饭的时候,王恒将张维新组织剿匪的事情跟李心会说了。李心会大义凛然的说了句“义不容辞”,便同意了。

王恒便也不好多说什么,让他明天去找张维新商谈具体细节。

第二天,张维新见到李心会亲自来找自己,就明白这个事情已经成了。两人在府衙里商谈了一上午,将具体的讨贼日期和流程都谈妥了。中午的时候,张维新热情挽留李心会共赴午宴,被李心会给婉拒了。李心会明白自己最重要的任务,还是保护王恒的安全。自己一个白身,帮助郡尉剿匪,已经是侠义之心泛滥,有些“不务正业”了,不知道这让自己的大伯知道了,会不会打断自己的腿。

中午回来的时候,药店里的众人听说李心会三天后,要随着大军一起入山剿匪,都是紧张的不行。

哪怕是王恒这个先知先觉者也是没有想到如此之快,仅三天便要进山剿匪。

“既然情况大家都明白了,我们这三天就给心会大侠放三天假,让他好好调整状态。争取在三天内将修为再进一步,然后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王恒放下碗筷,跟药店的众人下了通知。

“好!”

“是!”

“王大哥,我不用放假,我能一边干活,一边修炼的。”李心会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因为其它的事情把本职工作给耽误了。

“你马上就要成为我们渡节郡的大英雄了。等你回来后,要是让郡里的百姓知道你出发前还在被我这‘无良老板’压迫,非把我的药店砸了不可。”王恒笑着开了李心会一个玩笑,实际上王恒是打算在这三天里,帮李心会再提升提升。

药店的日常工作安排完以后,王恒便开始给李心会搭配药浴。

三天的时间内提升战斗力,最快的方法便是外功横练功夫。外功功法在修炼上虽然被大多数人鄙视,因为再厉害的金钟罩和铁布衫也挡不过刀砍斧劈。

可有一点,外功功法在提升武者筋骨气血方面效果卓越,而且越是厉害的外功武者的持续战斗力越强,防御的能力也要强出许多。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李心会几乎都是在药浴里度过的。整个人都被泡的有些浮肿了,而且全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草药味。

也许是因为最近几日,全郡都在整装待发,连街上巡逻的捕快也多了很多。按计划,应该到王恒的恒源药店里闹事的地痞流氓也没有出现。

为此,王恒在饭桌上说落了李心会好几次。大体内容就是李心会老实了,恒源药店就老实了,李心会整天到处乱窜,弄得大家都不安宁。所以说,李心会是恒源药店的近日来麻烦不断的罪魁祸首。

李心会自然是绝不承认,可这耐不住王恒等人的缺席审判啊。

不得不说,王恒的药浴效果很好。仅仅三天的时间,李心会不仅将自己有些浮躁的境界给稳定了下来,还增加了一大截修为。

“你去山里一定要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解毒药,这是麻药,这是泻药,这是止血药……”王恒将自己怀里的一个随身携带的小药包拿了出来,把里面的各种药材摆在桌子上,准备让李心会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李心会没有拿那么多东西,只拿了一瓶止血药和一个护胸马甲。

眼瞅着,明天李心会就要随军出征了。整个药店都在忙着给李心会收拾东西,反倒是李心会无所适从起来。只得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大家忙前忙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