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老调新弹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721字
  • 2021-12-20 23:02:21

转天一早,众人纷纷洗漱起床。

吴秀秀与吴戎忙活着做早饭,李心会忙活着练功,吴用整理着大堂的桌椅板凳。

“早啊!”王恒打着哈欠,跟众人打着招呼。

“王大哥,你快去门口看看吧,那帮子乞丐都在门口跪着呢!”李心会放下手中的石锁,甩了甩头发梢上将要低落的汗珠,跑到王恒面前说道。

“哦?那就过去瞅瞅。”

此刻虽是初冬,也是凉气袭人。一众丐帮弟子哆哆嗦嗦的席地坐在恒源药店的门口,见王恒从药店走了出来,连忙跪下哀求起来。

“老板,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求求您啦!”

“我们再也不敢了……”

“求您放过我们吧……”

王恒刚出药店大门,便被一众乞丐围了起来。他们不停的冲着王恒磕头认错,哀求王恒放过他们。

“诸位,是真知道错了,还是逗我玩啊?”王恒看着他们如此凄惨的模样,也是有些不忍。

只是想起他们前些日子的所作所为,还有当初在核观县丐帮弟子拐卖妇女儿童的恶劣行径,又转而说道:“让我原谅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多谢老板大人大量……”

“谢谢老板……”

……

“打住,你们也别先谢,我这里有三个条件:第一,以后不得再欺软怕硬;第二,以后不得再作威作福,为恶一方;第三,现在天下太平,你们有手有脚的,不得再去行乞。”王恒连忙打断众人,对他们说道。

秦风国虽并不是太平盛世,也算是国运安稳。老百姓只要是努力工作,还是过得比较富足,至少温饱不愁。

这些丐帮弟子大多是些好吃懒做之人。真正无能力做工,需要讨饭的人,也都是在村里要口饭吃,极少有到城里来的。

他们这些丐帮弟子慢慢变成了职业乞丐,利用他人的善良之心,不务正业,甚至做一些违法犯纪的事。而且,这些丐帮弟子长时间乞讨,心理慢慢扭曲,为恶起来常常比土匪流氓更加残忍。

“老板,您这条件,也管的太多了。我们都是乞丐,您都不让我们行乞,我们怎么过活啊?”

“就是,哪有乞丐不行乞的啊?”

“我娘都不管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些乞丐有些反驳起来,有些窃窃私语,有些甚至直接开骂了。

“我才懒得管你们,答应的过来我这里领药。不答应的请回吧,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再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王恒见他们不领情,便也不再多说,从怀中掏出一些药包,示意愿意的人上前领药。

这帮子丐帮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他,然后一窝蜂的上前拿了药包便离开了。

“王老板,你是这个!”对门饭店老板冲王恒竖了一个大拇指。

其它在看热闹的附近人也是纷纷称赞起王恒来。王恒跟他们抱拳点头示意,然后返回店里准备吃早饭。

果然,整个上午街上一个乞丐没有看到。吃瓜群众们都在添油加醋的给人讲述着王恒如何聪明,兵不血刃的解决了整条街上的大问题。

中午快到吃饭的时候,来了三个人,一进门就不停的大喊大叫。

他们两个人用门板抬着一个腿上插着尖刀的大汉,放下就开始嚷嚷着找大夫。

李心会一看三人都长得五大三粗,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就想起来王恒给他讲的大腿插刀,捣人门店的故事,便连忙上前招呼。

“唉吆喂,这真舍得啊,都泼皮流血了。”

“你走开,快就你们店最好的大夫出来。”

“那可不巧,我们店老板出后面上厕所了,可得等一会了。”李心会看出来其实大汉伤的不重,那刀虽然是插了进去,却并未伤到骨头。

“你这伙计怎么说话呢,想挨揍是吧?”其中一个人一听李心会的话,登时怒了起来,抓着李心会的衣领便要教训李心会。

可李心会是什么人,后天八层的武修高手,随手一带,然后反手一扭,便把抓他衣领的青年给制伏了。

“你,你敢行凶,还有王法吗?”另一位青年见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吼道。

“哼,对付你们这种无赖,还讲什么王法,自然是用无赖的办法。”

“唉吆,快松开,我手要断了,快松开,求你了……”被李心会制伏的青年手被拧的生疼,不停的求饶着。

“哼!”李心会轻轻一推,放开了他。

“你,算你狠,我们不看了,我们换一家。”青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刚想打回来,却又想起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于是转而说着要走。

“快点走,这里最近的外科大夫还有三条街,你们快点去吧。”

“这,这,唉……小哥,刚才是我们哥俩不对,请您大人有大量,叫下大夫出来,帮我们看看,可好?”另一个青年眼见躺着的中年血留的越来越多,无可奈何的求饶道。

“多大点事,我看看,这不就是普通的刀伤嘛!不用老板,我就能看,起开!”李心会常年习武,这普通的外伤的确难不倒他。

李心会走过去,随手拨弄了一下大腿受伤位置的裤子,看了看受伤的位置。然后,随手抓起尖刀的刀柄便提了起来。

“你行不行啊,不行别耽误我们师父。”刚才被李心会制住的青年,见李心会随手拨弄病人的裤子,一幅吊了郎当的模样,连忙提醒道。自己话音还未落,便见李心会随手将尖刀从躺着的自己师父腿上拔了出来。这还不等自己反应,他又重新给插了回去。

“啊——”

“嗨,早说啊,不让看就去别家。”李心会说着便将刀重新插了回去,伴随着的还有刚才晕死过去的中年人凄厉的惨叫声。

“你,你,你走着瞧,我要去报官,你这是谋杀。”青年见状,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想起来可以报官。

“哦,可以,衙门就在府衙那里,快点去啊。”李心会才不怕那些,一棒子地头蛇还真当自己是天皇老子了。

“这是怎么了?”王恒从厕所里出来,就听见大堂里的惨叫声,连忙过来问道。

“王大哥,没事,一群找事的,我都处理完了。”李心会抬起高傲的头颅,兴奋的说道。

“你是老板吧?你快点来看看我师父,我师父快不行了。你们这伙计打人不说,还把我师父腿上的刀给拔了下来,然后又插了上去。你们这是杀人啊,呜呜呜……”青年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你这笨蛋,还不快把百破伤愈膏拿过来。”王恒看了一眼,就大体明白了,拍了一巴掌李心会,说道。

“两位莫急,这伙计是欠打,过会一定给三位一个交待,咱们还是先救命要紧。”王恒打着圆场,来到中年男人面前。

此刻的中年男人刚才晕厥中醒来,不停的支支吾吾的呻吟着。

王恒用剪刀将受伤位置的裤子小心的剪开,掏出银针,止住了伤口的流血。然后抓住刀柄,猛地将插在腿上的尖刀拔了出来。

“哎吆吆,哎吆吆喂,嘶——嘶——”中年男子叫了两声,开始倒吸起凉气来。

王恒接过李心会拿过来的百破伤愈膏,给中年男子涂上。然后,又用纱布将腿上包了三层。方才说道:“好了,剩下静养一个月就痊愈了!”

两个青年见状也不再闹腾,开始连声感谢起王恒来。

中年男子此刻慢慢恢复了精神,也是直夸王恒医术高明,才刚上完药,便不怎么疼了。

中年男子从衣袖里掏出五两银子,便要递给王恒。

王恒此刻哪里还好意思要钱,连忙将刚才的误会给解释了一下。好在这位中年男子也并非小气之人,当即表示原谅了李心会。

王恒将剩下的半瓶百破伤愈膏递给刚才哭泣的青年,并嘱咐两天重新上一次药,纱布需要煮过才能再用。

三人此刻对王恒那是言听必行,自然是说啥就是啥。

送走三人后,王恒瞪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李心会,转身去餐厅吃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