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41字
  • 2021-12-20 21:39:46

“好,正好将刚才答出第一题的那位一起请上来。”史进学欣然同意,然后拿起手中的答题卡开始翻找起来。

片刻后,史进学朗声念到:“王自然,刘自其,李然顺,张顺然,请以下四位同学上前共饮。”

一众服务的学生赶忙到各自负责的区域寻找这四位学子。

这四位学子能得到诸位大人的赏识,未来必定无可限量。若是能提前认识,打好关系,未来说不定便能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史大人,刚才您说的六十位国学院名额的事情,还有……”

“王院长,且住!六十位国学院名额的事情,我必竭尽全力。至于剩下的事情,切莫再言了,不然恐怕这六十个名额也没有了。”史尽学听到王伦的话,连忙打断了他。他就怕王伦不知轻重地说出什么渡节班的事情,尽管这是他先提出来的。

朝廷的官员取士向来讲究权衡,严禁结党。若是真弄出个渡节班来,那必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恐怕就是首辅宰相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他一个国学院院长。

王伦作为府学的副院长,自然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他见史尽学答应下来,也是知趣的不再言语。

“那便仰仗史大人了。”王伦举杯向史尽学敬酒道。

史尽学举起酒杯,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院长,今日能得此四联,我的行程便圆满结束了。我准备明天便启程返京。”

“史大人难得来渡节一次,何不多住些时日?”王伦虽明知道,此刻史尽学定是归心似箭,急于向皇帝邀功,还是出言挽留。

“公务在身,实在不敢耽误。我准备明日一早便出发返京。”

“好,明日一早,我等为史大人在北门口送行。”

“何必如此麻烦,本来就叨扰大家数日了,甚是不好意思。”史尽学本想着尽早出发,可渡节郡一众官员的情谊也不能辜负。

“哪里哪里,本次史大人能来渡节,依然是我们渡节郡诸多学子的造化,我们感激都来不及呢!”花花轿子人抬人,王伦虽是做学问的,但是能做到副院长的人,应付正常的商业互吹还是不在话下的。

“唉,那四个人怎么还没上来?”王伦疑惑的对下面的人问道。

“院长,已经找遍了,咱们文会并没有这四个人。”下面的汇报的负责人也是纳闷,却也只能如实回答。

“怎么可能,收的时候,是谁收的?”王伦有些生气,这帮子学生真是不靠谱,这点小事都没有办好。

“回院长,收上来的是王寺,可是王寺负责的最边上的那一片,里面都是落第秀才和各位学子的家仆,或者一些前来观礼的人。已经前前后后逐一找了,一个也没找到。”负责人连忙回道,他当时知道后也是亲自去找了一遍,确实是没有找到。

“嗨,真是见了鬼了,四个大活人,你们居然一个都找不到!再去找,一个桌一个桌,挨个找!”王伦此刻有些生气了,这不是打他的脸嘛。

史尽学此刻也是没想到会是这种场面。他虽然不是什么朝廷大员,却也是正了八经的翰林院副院长,朝廷三品大员,更何况还担着国学院招生的肥差。平时,这些学子们哪个不是争相恐后的巴结着。今天,居然遇到四个不屑一顾的。

史尽学拿起四张答题纸,再看了一遍,突然笑了起来。

“王院长,算啦,人家不愿意见我等,我们也不要强求了。”

“史大人,底下人办事惫懒,实在是下官管束不严,以后一定会严加管理。不过,我们这渡节郡难得出了四位俊才,一定要大人斧正指导。”王伦其实也并非真的着急见这几人,只不过今日翰林院副院长在这里,这几人若是能抓住机会,未来当真不可限量。王伦为人师表,自然希望自己的弟子们都出人头地,拥有一个好的前程。

“王院长,这可不是四人,是一人。你看,这四张答题卡的字迹是一样的。”说着,史尽学便把答题纸都递给了王伦。

“啊?一个人为写四个名字?”王伦接过答题纸,也是看出四张答题纸是一人所写,却还是疑惑的问道。

“王院长,你再仔细看看这四人的名字,不要看姓,只看名字。”史尽学微笑着说道。

“王自然,刘自其,李然顺,张顺然,自然,自其,然顺,顺然,自,然,其,顺,顺其自然!这是何人,明明如此大才,还与我等开这种玩笑!”王伦,读了两边,便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可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大隐隐于市,古人诚不欺我。既然此人想要顺其自然,我们也不好强求,便随了他的心意吧。”史尽学明白王恒的意思后,也不再强求。

“可是,如此大才不能为国效力,实在是暴殄天物啊。”王伦教书育人久了,就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觉得王恒此举甚是可惜。

“哈哈,王院长何必急于一时?此番文会必定会青史留名。此人既然要顺其自然,我们便‘顺其自然’就好。能有这等风骨的人,定然是在渡节郡隐居之人,他是不会到处跑的。如此大才的人就像金子一样,总会发光的。王院长你多加关注,想必找到他并不是什么难事。”史尽学见王伦有些着急上火,便安慰道。

“唉,还是史大人看的通透,下官定要找到这个‘顺其自然’。”王伦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是没有办法,只得答应着。

“对了,昨天那个灯谜就很有意思,若是能找到那人,说不定便能找到这个‘顺其自然’。”史尽学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人一定有关系,说不定就是同一个人。

“对对对,多亏史大人提醒。昨天晚上,我就是给了他一张文会的请柬,一定就是他。没想到这小子有如此文学功底,我本是起了爱才之心,竟如此快便得了善果。”王伦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也是觉得这个‘顺其自然’定然就是写灯谜的王恒。

直到文会结束,这个“顺其自然”也没有找到。

不过,“顺其自然”的大名却是已然名震渡节郡了,未来也会随着史尽学返京,名震整个秦风国。

而王恒此刻,却是浑然不知,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呼呼大睡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