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彩灯长廊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321字
  • 2021-12-13 18:33:09

彩灯长廊很是漂亮,各色各样的彩灯依次挂在一条路边长廊的两沿上。

“小戎,念念这个。”王恒指着第一个彩灯下面的字条,对吴戎说道。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打一成语。嘿嘿,这个我知道,是缺衣少食。”吴戎盯着字条看了一会,兴奋的说道。

“不错不错,小戎,真棒,我们再猜一个。”王恒摸了摸吴戎的头发,夸奖道。

“生什么没有什么,长大两条什么,成年四条什么。王大哥,这两个字我不认识。”

“生时没有腿,长大两条腿,成年四条腿,打一动物。你猜是什么?”王恒看着脸色渐黑的吴用,赶忙说道。

“我知道,这是癞蛤蟆!我小时候和姐姐经常去抓它们。”吴戎高兴的连蹦带跳的,自己真聪明,又猜出来了。

“你这小兔崽子,那个‘时’字和‘腿’字,教过你几次了,还不认识?整天就知道玩!”说着吴用揪住了吴戎的耳朵,逮着屁股狠狠的打了三下。

吴戎赶紧挣脱开来,躲在王恒的身后,摊着小脑袋警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嘿,这也太简单,小孩子水平。走,老吴,我们去前面看看。”说着便拉着吴戎向前走去。

王恒直接走到彩灯长廊的中间位置,这里慢慢人多了起来。有不少成双结对的小情人在此看着花灯谈情说爱。

“圆寂,打一成语。”王恒走到一处空位置上,看着简单的两个字,心里思索起来。

“老爷,这个有些意思,您猜出来了吗?”吴用显然是知道答案的,笑着看着王恒。

“圆寂,老爷,圆寂是什么啊?”吴戎好奇的问到。

“这圆寂啊,是说和尚知道自己快死了,坐在铺垫上,念经,等待死亡的一种行为。哦,我知道了,坐以待毙。有意思,哈哈。”

王恒几人一路走走停停的,将花灯长廊里的灯谜猜出了大半。

“咦,怎么这后面的没有了,都是空的?”花灯长廊最后面一段是空白的,没有谜题。

“这花灯长廊最后面的一段是用来写新出的灯谜的,老爷,看那边。从那里可以用免费的纸笔,只要看摊的那名教授(古时候老师的一种称呼,并非现在的教授)猜不出来便可。若是放在这里一年内没人猜出,还能得到十两灯花银。”

“哦——还有这种好事?看我的,保证一年都没人猜出来。”说着王恒便向看灯谜摊位的教授走去。

那教授见王恒年纪不大,便没怎么在意。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小年轻,每次他都要接待十几个。

王恒写的很快,几息的功夫便写好递了过去。

教授接过王恒的谜题,口中念叨着:“且让我猜一猜,什么动物早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咦,有点意思!容我思考思考……”

王恒望着不停地搓着胡子的教授,催促道:“好了吗?快点给我,我去挂上。”

“猜不出,猜不出,你小子不会是胡乱说的吧?答案是什么?”教授确定以及猜不出来了,怎么可能有动物一天之内腿的数量还回有多有少呢!

“你猜不出来,就耍赖?那我告诉你答案了,这灯花银不就让你得了。”

“你,你,你何故辱人清白?”教授闻言后,指着王恒的鼻子,气呼呼地质问道。

“老爷,他是看灯谜的,断不会如此做的。你得告诉他,不然随便乱说一些乱七八糟的灯谜,不就乱套了吗?”吴用眼瞅着教授要急眼了,连忙劝道。

“好吧,给你说就给你说,你别急眼啊。答案就是‘人’,这里的早晨,中午,晚上代表的人的幼年,成年和老年。怎么样,这个灯谜可以吧?”

“好,好,好……妙哉!小友聪慧过人,方才是老朽眼拙了。”教授说着便将灯谜黏在了花灯长廊最里面的第一个花灯上,甚是醒目。

“好了,今晚也玩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我看小戎要睡觉了,都打了好几个哈欠了。”王恒见自己的灯谜放到了最显眼的位置,很是满意,便准备回去。

“公子且慢,明日刚好国学院的教习来咱们渡节郡举办国学大会。请公子明日务必光临,为咱们渡节郡争光添彩。”看摊的老教授连忙递上来一个大红色的请柬。

王恒本不想参与这种商业互吹活动,却见吴用激动的看着教授和他手中的请柬,便接了下来。

“好的,我们明天见。”言罢,便领着吴戎向药店走去。

“老吴,这请柬有什么来历?”

“老爷,刚才我没有认出来。那教授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咱们渡节郡府学的副院长王伦。我当年府试中秀才便是他做主考,说起来,他也算是我的老师。

“这明天的聚会恐怕就是为明年科举抢夺进国学府名额的小比了。

“按照往年经验,我们渡节郡都是垫底,郡中学子去国学堂深造的名额也是最少。”

谁人没有少年时,吴用当年也曾意气风发的想为渡节郡争光,一震多年的颓气,奈何他根本连参加聚会的资格都没有。

“好吧,满意你的愿望,明天带你一起去看看。”王恒听完吴用的介绍,也不在意,反正晚上没事,便去看看也无妨。

王恒与吴用一边聊着,一边往回走。也许是吴用真的有些兴奋过头了,竟把自己宝贝女儿吴秀秀都忘记了。

王恒本来想提醒一下的,可转念一想,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何必去做那饶人爱情的恶人呢。

他也想看看等老李回来,发现自己当爷爷了,是一副什么模样。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王恒三人刚走,一伙风度翩翩的俊美少年围着一名长相秀丽,身材婀娜的少女,走到了王恒刚写好的灯谜旁。

“史学士,这灯谜看我的,三息之内便猜出答案。什么动物早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额……”转眼间几十息过去了,四周寂静一片。

不仅仅是刚才吹嘘的书生猜不出来,其他人也是都不知道。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动物,定是哪个放浪之徒乱写的。我这就去找教授将其撕下。”刚才还大吹特吹的学子见众人都没有猜出,便愤愤的说道。

这花灯走廊是府学教授们弄的,他们这些学子还没有私自撕下的胆量。再说,撕下撕人灯谜,也的确有辱斯文。

“一个个不学无术,猜不出来便快些回去用功读书。”

“老师(院长)!”

众人见今天值班的教授居然是自己的院长,连忙施礼问候。

“快些回去吧。史家丫头,你此番出来,你父亲知道嘛!”

“回王伯伯,我父亲今日未在家,还尚未来得及禀告。”被称作史学士的女子也是连忙行礼回道。

“你也快着回去吧,免得你父亲着急。”

“是!”

众人连忙答应着,纷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