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神医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96字
  • 2021-11-21 08:14:36

正在小王和老李分享工作心得的时候,一位大腹便便的富态中年人,领着俩个小厮走了进来。

“大夫,快点看看我的脸。哎吆,该不会要留疤吧?”

富态中年人脸上和脖子上有着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乍一看挺吓人,却是不深,眼瞅着就要止住血了。

“这位大官人,烦请移步到老夫这里。”老李不着痕迹的坐到了问诊桌后的太师椅上,向着富态中年人招招手道。

富态中年人一只手虚捂着脖子和脸,想碰又不敢碰的模样委实有点滑稽,大有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采。

“大夫,快帮我看看我这脖子和脸,疼死我了。请务必帮我治好,钱不是问题。唉吆喂……”

“大官人,正所谓医者父母心,即便是您不付钱,老夫也会帮您医治的,且让我仔细望一望。”

“是是是!”大官人连忙把头伸了过去,嘴中还不停的附和着。

老李斜眼瞄了一眼小王,看到小王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顿时放心下来。

“嗯,此处伤痕甚重,唉唉唉,此处真是触目惊心。大官人受伤颇重啊,虽不致命,但是留下疤痕却是难免了。正所谓人参龟板鹿角胶,再加枸杞熬成膏;滋阴益肾填精随,精极用此治效高。好在,大官人今日算了来巧了,我刚好熬制了一份专治血气损伤的百破伤愈膏。老夫包您药到病除,体泰安康,且不会留下疤痕。好了,去抓药吧。”

老李,环视打量了一圈富态中年人,旋即在诊桌的药方纸上琳琳飒飒的写了一大串鬼画符。而后把写好的“药方”拿起吹了吹,递给他,让他去付款抓药。

“小哥,烦请快点,真他娘的疼!”富态中年人龇牙咧嘴的走到药台前,将药方交给小王。

“嘚来,大官人勿急,我们这百破伤愈膏乃是祖传秘方,据说以前皇帝用了都连说了三个好字呢。”说着他便从柜台地下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陶瓷罐子。

“大官人,施用这个百破伤愈膏有个小条件,就是得用我们店这配套的洁面巾轻拭伤口。这个洁面巾里有我们精心配置的药液,所以稍微有一点点小疼痛,烦请您忍住。”说着,还不待富态中年人回复,便狠狠的将洁面巾捂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更是使劲的揉了揉。

“嘶——疼疼疼……”

中年人在洁面巾刚贴上脖子的时候就是倒吸了一大口凉气,而后被小王使劲的揉了揉,更是连连吐出三个疼字。待从小王手中挣脱后,直捂着脖子跺起脚来。

“大官人,勿怪!良药苦口,为了让药效达到最好,让您不留疤痕,实在是得罪了。”小王连忙陪着笑脸解释道。

“唉,真神了,居然不流血了。真是神药啊,可惜就是太疼了,哎吆……你下次给我提前说一下啊,嘶——恐怕当初皇帝说的三字是疼疼疼吧,嘶——”

富态中年人把手从脖子上拿下来,居然一丝血迹都没有粘在手上,瞬间觉得颇为神奇。只是转眼想到那股子钻心的疼,又埋怨起来。不过,他哪里知道自己刚才被小王暗中点了止血的穴道,才止住了伤口的流血。

“大官人您大人大量,这次确实是小的莽撞了。烦请您上前,还得给您上一些这百破伤愈膏。”

“你,你这劳什子百破伤愈膏不会也是那般疼人吧?”中年人望着小王手中乳白色的药膏,想起刚才那股钻心的痛感,顿时有些发憷。

“大官人请放心,这个保证你一点也不会疼,而且抹上这个之后,药到病除,不留疤痕。”

富态中年人半信半疑的向着小王挪了过去,眼中满是怀疑之色。

小王也没客气,一伸手将乳白色的药膏抹在了大官人的脖子上。

在药膏抹上的去的一刹那,大官人眼中的怀疑之色变成惊喜之色。药膏抹在自己的脖子上,不仅毫无疼痛之感,反而一股清凉的感觉缓冲了本来的痛感,甚是舒服。

“哈哈,好,这药真好。”

“大官人,此药一日两次,每日早晚各一次,三日之后包您药到病除,祛斑美容,英姿翩翩。诚惠纹银一百两。”

“嗯嗯嗯,好,这药的确神奇。好好好,什么!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

大官人听到祛斑美容,药到病除,英姿翩翩,满意的不停的点着头。结果后面的一百两一出来,瞬间语调高了几百度。

“大官人,咱们这个是祖传的秘方。药效您刚才也亲身体验了,也就是您来了,其他人想买我都不卖的。我们收集了十年的材料,才熬着了这么一小罐。要您一百两也是成本价,小店刚开张,都是成本价销售,真不贵的。”小王笑着跟大官人解释道,伸出的手倒是没有缩回来。

“哼,老爷我不是付不起钱的人,不过要是治不好,看我不砸了你的店。”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重重的拍在了小王的面前,立马转身要走。

就在小王刚拿起那一百两的银票的时候,大官人转过去的身子又转了回来。还不待小王口中的“大官人”喊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抄起药台上的百破伤愈膏罐子,转身气呼呼的走出了药店。只留下两个小厮在后面不停的喊着“老爷,您等等我们啊”。

“嘿嘿,小王老板,这就一百两到手啦?今晚吃点好的?”老李看着小王手中的银票,笑眯眯的冲着小王说道。

“这才哪到哪啊,我们这门店,这装修,这些药材,花了我好几千两银子呢。开门都这么久了,才来这一个病人。老李,你可不能懈怠啊。”

“小王老板,这病人不来,我也不能到大街上去拉人来看病买药吧。再说您这服楹联不是写的很好嘛。宁愿架上药生尘,但愿世间人无病。”

“嘿嘿,那都是给别人看的,你还真信啊!老李啊,你还是太天真了,难怪一辈子是老童生呢。咱们不能老是孩童一样天真,得成长。”

“你,你,哼!孺子不可教也。”

老李气呼呼的不愿在搭理自己的小王老板,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就诊太师椅上,将头扭向另一边,嘴里不停的嘀咕着铁公鸡,一毛不拔之类的词语。

“嘿嘿,老李,这就生气啦,忒小家子气啦。老板我虽然年级小,但是度量大。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你,哼!”老李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指了半天,终是没说出什么来,扭头不搭理起小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