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让子弹飞一会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21字
  • 2021-12-13 15:02:07

刚才的两名乞丐走后没多久,外面便彻底炸开了窝。然后,一队队的乞丐来药店里“唱曲抓钱”。

“哎哎哎,你,刚才来过了,出去!”李心会看着有几个乞丐来了一次,又混在别人队伍再来一次,厉声呵斥出去。

“还有你,一人只能抓一次,不能用用两只手。”

“拿完钱的快点走,别影响店里的生意。”

“说你呢,别瞅别人,都来第三次了,想挨揍是不?”

一会的功夫,一众乞丐便来了个遍,有几个贪心不足的,李心会也没搭理他们。

“唉,你弄了多少?”

“我才抓了四十八文,你呢?”

“可以了,我才抓了四十六文,老李头抓的多,他弄了六十多呢!”

“他那糟老头怎么弄了那么多?”

“嘿,他去了两次,那个看门的没认出他来。我第二次去,被他一眼认出来了,差点挨揍。”

“谁说不是呢,我换了衣服都被赶出来了。不过,这一下顶咱们平时干两三个月的了,一会去喝酒去?”

“哈哈,好,今晚一定要尽兴!”

外面的众乞丐像过年一样,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冤大头,都兴奋的很。

“都消停消停,别忘了正事!”此时,一个穿着浑身打满补丁的破旧道袍的白发老头敲了敲腰间小鼓的包边,提醒道。

“老大,这药店出手可比王五阔绰的多啊,要不咱们算了吧?”

“是啊,长老,那王五就给咱们仨瓜俩枣的,就让咱们跟那王恒死磕,不划算啊。”

“闭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们接王五钱的时候咋不说这话?”白发老头闻言有些不喜。这正事还没干成呢,自己的收下就要被王恒给收买了。

“这……”

刚才本打算打退堂鼓的一个年轻乞丐本想说“实在不行就把钱退回给王五”,可刚张开嘴便说不下去了。这钱放进自己兜里容易,要从自己兜里再掏出来可就像是要割自己的肉了。

“好了,照老规矩办,小七,你们去把药店给围了,一个人也别放进去。菜狗子,你带俩人去给弟兄们弄点吃食,不许买酒啊!”

“得来!”一众乞丐一听要吃饭了,顿时来了精神,刚才从药店拿钱的愧疚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有些时候就是这样,纵使你带他千般好,只要过后便会化作一个模糊的印象。而后,若是另外一个人略施小恩,便会对他感恩戴德,并把前人抛诸脑后。

“王大哥,他们果然开始堵门了。”

李心会看一众乞丐将门口围了个严严实实,顿时兴奋起来,跑到正躺在躺椅上饭后小憩的王恒这里,巴拉巴拉说了起来。

“别打扰我,咱们今天打烊休息,去把店门关了。今天下午好好休息,我们晚上去逛夜市,赏花灯。”

“好,我现在就去关门。”

看着李心会熟练的安装着门店大门板,并挂出了今日歇业的告示牌。众乞丐一边笑着,一边大口吃着热腾腾的饭菜。

“嘿嘿,老大,他们认怂了!”

“那必须的,老大出马,马到成功!”

看着恒源药店关门,一众乞丐大有一副胜券在握的感觉,开始奉承起带头的那位白发长老来。

“有些不对,不应该这么顺利,你们都给我提起精神来。今天,天不黑不许回去,明儿天明一早过来集合。”

“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个小事,弟兄们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白发长老有些疑问,按照他的经验,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今天并未发生什么事情,想来那恒源药店的小老板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明天继续来,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出道以来这么多年,还真没失过手。

渡节郡的夜市热闹非凡,甚至比白天还要热闹。

白天里,大家都忙着干活,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到了晚上,大家都闲了下来,便彻底放飞了自我。

“李大哥,前面有套圈的,我很喜欢里面的那个陶瓷存钱罐,你能帮我吗?”吴秀秀睁着俩个大眼睛,期盼的望着李心会。

“这,可以是可以,只是……”李心会望了望王恒,有些迟疑,毕竟他最主要的任务表示保护王恒。

王恒也明白李心会的意思,摆摆手道:“你们去玩吧,这夜市上总不会跑出一群江洋大盗吧?”

“那行,走,秀秀!”李心会闻言,便高兴的跟着吴秀秀跑去套圈了。

“老爷,李公子是哪里人啊?”吴用望着跑远的两人,轻声问到。

“京城的。”王恒随口答到。

“那他是否婚配?”

“结婚倒是没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订下娃娃亲。这帮子有钱人家的孩子,就喜欢提前备着,生怕以后找不到合适的。”

“哦,李公子家很有钱?”吴用闻言,心头一紧,望向前方,担忧起来。

“京城卖药的李家,还行吧,一般情况。”王恒有些无所谓的说道。

“是那个御医世家李家吗?”吴用顿时被惊得睁大了眼睛。

“你这又当爹,又当娘的真是操碎了心。放心吧,我王恒的妹妹,配得上他。”

吴秀秀本来长得就挺清秀的,以前因为家里事多且穷,一直很干瘦。这一个多月,已经渐渐胖了一些,整个人也白净了很多。

吴秀秀一直喜欢李心会,可李心会大大咧咧的不知道。

不过,两个年轻人,天天玩在一起,干柴烈火的,很容易出事。所以,吴用一直看在眼里,愁在心里。

他家说得好听是书香门第,说难听了就是一个落魄秀才,现在还寄人篱下。他怕自己的宝贝姑娘陷得很深,无法自拔,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恒虽也是看的出来,却是乐见其成。他从小和师父一起,眼光高的很,别人和他比,俱是高攀。因此,他从来没有门第之见。

一个官宦子弟能和自己妹妹结为连理,完全正常的很。若是真的论起门第,也是对方高攀。

“老爷,秀秀她妈走得早,她从小就吃苦,好不容易安稳下来,我……”

“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想管也管不了。秀秀是个有主见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就是了。唉,前面有个灯谜走廊,咱们也去瞅瞅去。”

说着王恒拉了拉,还在低头吃着小糖人的吴戎,一起向灯谜长廊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