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风波又起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23字
  • 2021-12-11 22:06:48

第二十七章

王恒和李心会担心回去的早了有些尴尬,便在外面找了家不错的酒楼吃午饭。

“这家老板有点抠,菜量太少了,下次不来了。”酒足饭饱之后,二人出了酒楼,走在回去的大路上。王恒嘴里吊着牙签,裹着嘴巴,嘟囔地说道。

“还行吧,味道挺不错的,得亏咱们来的早。后面那些都排队等着呢。”李心会不以为意地说道。

“反正以后不来了,一顿饭居然吃了我二两银子。对了,咱们一起吃的,得一人一半,你的那一两从你薪水里扣啊。”王恒吃了一顿饭花了二两银子,有些肉疼,忿忿不平,心里不停的埋怨自己为什么点菜之前没先问价钱。

“王大哥,你这几十万两身家的人,还算计这一两二两的?你可真是……得得得,从我薪水里扣。”李心会闻言也是有些无语,不过看王恒肉疼的模样,要吃人的眼神,还是同意了。

“我告诉你啊,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这老话说的好啊,这——唉,你走路不看路啊,这么宽的路你也能撞上。唉,你撞了人连句‘对不起’也不说,你有礼貌吗?”王恒正要好好教育教育李心会这个富二代,却突然被从拐角出来的一个人给撞了个满怀。那人也不说话,站稳身形后,也不搭理王恒,与王恒擦肩而过后继续前行。

“嘿,这家伙这么嚣张?”我去教育教育他。

“算啦,走啦,该回去了。”王恒见李心会要去找他理论,连忙抓住他,拉着他往药店走去。

王恒拉着李心会走过了两个路口,见周围没人了,才慢慢停下来。

“王大哥,今天有点不对劲啊!”李心会没想到王恒不仅自己不追究对方,还拉住了自己,有些疑惑的问道。却看见王恒正在低头看着手中不知何时拿出来的纸条,便问道:“看什么呢?”

王恒将纸条递给李心会。

李心会看着纸条下意识的念道:“注意王五,他要报复你们。”

“这是刚才那个撞你的人给你的?”李心会稍一思索,问道。

“这个王五是谁?”见王恒点头,便又问道。

“你也认识,那个牙行老板。”

“我了个乖乖,这家伙还敢找事,这是老寿星吃砒霜——不想活了吧。”李心会闻言后有些义愤填膺,转而又问道:“他明知道张维新与你的关系,还敢胡来?他就不怕张维新找他麻烦吗?”

“你啊,还是太年轻,法律只是禁止那些影响人们生活底线的事情。在法律的擦边球里,张维新拿他们也没有办法。”说着,王恒便把自己在核观县药店的事情跟李心会说了一遍。

听着核观县那群乞丐和用刀插大腿的泼皮,这大大刷新了李心会的三观。这些家伙真是癞蛤蟆爬到脚面上——不咬人但是恶心人啊。

“走吧,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回去准备点东西。也看看这渡节郡城里的地头蛇和核观县城里的地头蛇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最好能出点让我们眼前一亮的妙招。”王恒毕竟是经历过一次的人,对这事没啥大惊小怪的。李心会从来没遇到过,挺好奇的,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这让他有些期待王五的动作。

王恒回到药店便上了二楼开始鼓捣药材。

众人见他脸色不善,便都没有多问,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整个下午,风平浪静。吴秀秀见李心会时不时的就往店外瞅,便关心的询问是否有病人或者朋友前来。

李心会自然不能告诉她,自己是在等“癞蛤蟆大队”,便告诉她没有,自己只是随便看看。

直到众人开始吃晚饭,也没见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李心会有些怀疑王恒是不是被人耍了,那个王五根本就没那个胆子。

“吃完饭,大家早点休息。今天晚上,心会,你在一楼睡。”王恒第一个吃完饭,放下碗筷,跟李心会说道。

“额,好吧。”李心会本想说就点药材,还怕人偷啊。又想到店里还有秀秀一家人,便答应了下来。

“李大哥,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老爷怎么让你睡一楼啊。”吴秀秀感觉出有些不对,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于是向李心会问道。

“嗨,没事,今天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惹老板生气了,老板罚我今晚睡一楼。”李心会担心如实说了会吓到吴秀秀一家人,便撒了个善意的小谎言。

“晚上一楼冷,要不我去找老爷说说,别让你睡一楼了。”吴用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两个小年轻在闹别扭,便打算去做个和事佬。

“吴叔,你千万别,没多大事。睡一楼还是睡二楼,这点事对我们练武之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区别。”

“好吧,一会我给你多拿床被子来。”吴用见李心会坚持,便没再多数什么,毕竟偶尔睡一次一楼,的确不算啥大事。

第二天早晨,李心会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将药店大门打开。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你这年纪轻起的这么晚,怎么还这么萎靡呢?”李心会刚把店门打开,就听见身后王恒的话传来。

“王大哥啊,你这信息不准啊,我看了一晚上的店,连个人影都没有。”李心会有些幽怨的望着王恒。

“你看看那里。”王恒用手指了指门框下面的一个白色三角符号,符号很小,不仔细看都看不清楚。

李心会蹲下仔细看看了,的确是一个空心的白色三角符号。他又看了看其它的几个门框,最下面也都被标记了三角符号。

“这是昨晚做的?不应该啊,我明明一直在一楼啊,没听见外面有动静啊。”李心会此刻是确定自己等人的确被人盯上了。可他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自己后天八层的修为,居然会被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了记号。

“好了,不就是记号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抓紧开门营业。喝水的害怕被呛死,还能就不喝了!”王恒倒是淡定的很,不怕他们不来,自己忙活了一下午,还就怕他们不来。

李心会也不在多说,开始忙活着打扫卫生,把大堂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

吴秀秀姐弟俩则帮着他们爸爸吴用做早饭。

而王恒则神秘兮兮的又一个独自在二楼捣鼓着什么秘方药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