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邻里纠纷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040字
  • 2021-12-10 22:08:54

众人见李心会走到事主身旁,说话也挺有道理,才纷纷住了嘴。

“你们孩子被狗咬伤了吗?”

“虽然没有淌血,不过你看这把孩子吓的,还有手的青了。”小姑娘父亲,又一次检查了一下孩子的手,确定没有受伤,只是有些青紫,却没有破皮。

“那你想怎么样?”

“他养狗不牵绳,幸亏没有咬伤我家小妮儿,他得赔我……十两银子。”小姑娘父亲想着都是邻居,也没狮子大开口。

“好了,你先别说话。”李心会给小姑娘父亲摆了摆手,然后转过身对狗主人说道:“他的话,你都听到了,你怎么说?”

“我的狗不咬人的,那小姑娘也没受伤,他又没什么损失,凭什么给他钱?”狗主人虽然心虚,但是还是不愿意出钱。

“好,你不出钱是吧,那咱们去衙门,看看官老爷你判你赔偿多少!”李心会话音未落,便要拉着狗主人去县衙。

狗主人一听说要惊官了,瞬间蔫儿了,死活都不走。自古以来,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这里面的故事他可是从小听到大的,真要是惊动官府了,没个几百两恐怕都出不来。他连忙说道:“别别别,别去衙门,我给,我给!”还不等小姑娘父亲过来,连忙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递给他。

“好,你俩的事结束了!”李心会看两人都不说话了,便说道。

“来,你过来!”李心会看泼皮要偷偷溜走,上前一步,一把抓着衣服给揪了回来。然后冲着小姑娘父亲说道:“他是不是刚才救了你家小妮儿?”

“是的!”小姑娘父亲显然是认识泼皮,一脸嫌弃却又有些畏惧。

“那你该怎么谢他?”李心会问道。

小姑娘父亲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这位自己宝贝女儿的救命恩人。李心会见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便从他手里拿过五两银子递给泼皮。

“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可以,谢谢,谢谢!”小姑娘父亲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答应着,然后弯腰向泼皮致谢。

“不用谢,不用谢!”泼皮此刻仿佛吃了蜜一般,挠着头,嘿嘿的乐着回道。这种被人重视,被人感激的感觉,他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好了,你俩的事情结束了。该你们俩了,五两银子,够赔你的狗了吗?”李心会这时又把目光转到了狗主人身上。

狗主人此刻看看泼皮,看看小姑娘父亲,又看看李心会,仿佛明白了什么。嘴上却是依旧不肯妥协,委屈的说道:“我那狗是我的小宝贝,我辛辛苦苦养了好几年呢,就五两……”

“狗就是狗,伤人就该死!”李心会对着狗主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就是,就是。”

“还不见好就收,非要见官吗?”

“行了,事了了就好了。”

……

此刻,大多数的围观群众都明白了李心会的意思,这是要将小女孩父亲给泼皮的五两银子赔给狗主人。这种皆大欢喜的大结局是最合适的。众人也纷纷劝起狗主人来,还有几个人很强硬的恐吓了几句。

“这,这,算啦,五两就五两。”

泼皮将五两银子递给狗主人,狗主人拿着五两银子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围观的众人见当事人都走了,热闹也散了,纷纷回去干自己的事了。

小姑娘父亲抱着小姑娘向李心会表示谢意,正要邀请李心会和泼皮到家中做客吃饭。却发现泼皮拽起路边躺着的死狗,哼着小调高兴的打算去吃狗肉了。

李心会也婉拒了小女孩父亲的邀请,向一边的王恒那里走去。

王恒见李心会功成身退,也是转身向药店走去。不过,在走之前,给李心会竖了一个大拇指。

回到药店,吴秀秀把刚才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跟吴用说了一个遍。说道高潮处,兴奋的不能自已,小脸都激动的红扑扑的,就好像自己就是事情的当事人一般。

吴用听完后,只是微笑,半天才说了一句:“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莫要多管闲事的好!一个养狗的二世祖,一个泼皮,总归是不安全。”

“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是英雄本色,要不是李大哥,他们弄不好这会还在吵呢。”吴秀秀显然是对李心会今天的举动崇拜的很,望向李心会的眼睛里都放着耀眼的光。

“秀秀,爹爹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吴用见女儿反驳自己,也是不恼,只是又告诫她莫要多管闲事。

“爹,要是人人都这样,老爷和李大哥都不管我们,我们恐怕就要家破人亡了。”秀秀又出声反驳道。

吴用闻言后,想起自己一家人的遭遇,恍如隔世。不再说话,只是把头低下,一眼不发的翻着身前的账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秀秀!你怎么和你爸爸说话呢。”王恒大声责斥道。“你爸爸说的都是为了你好,不让你多管闲事是怕你有危险。管闲事是要在你自己拥有绝对的实力下才能做的。不管是我,还是李心会,都不是泼皮,土财主能惹得起的。可是,你不行,一般人都不行,不然有可能就会变成偷鸡不成蚀把米,祸及家人。今天看热闹的人那么多,没几个傻子,他们怎么都不管?就是因为他们害怕被报复,不管是那个泼皮,还是那个富二代,甚至小姑娘父母俩都没有一个吃素的。秀秀,你要记住,小命只有一条。哪怕你自己不怕死,也要替自己的家人考虑考虑,值不值得。”

吴秀秀闻言,把头深深的低下,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王恒见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小题大做了,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便出门走了。

李心会看着这尴尬的场面,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赶忙跟上王恒,也出去了。

吴秀秀委屈的走到吴用身旁,一把抱住吴用,一边哭着,一边道歉:“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吴用拍着女儿吴秀秀的肩膀,轻声安慰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