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互相试探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003字
  • 2021-12-10 16:48:31

一场午宴吃了一个多时辰,王恒婉拒了白水寒的服务安排。宾主尽欢,各自离去。

泗州商会,白石杨坐在书房里,静静地翻看丐帮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情报。

“老爷,您在吗?”白水寒从书房外面轻声喊道。

“进来吧。”

白水寒推门走进书房,将手中的账本恭恭敬敬的放到书桌的一角,然后退后几步,静静地站在白石杨对面。

“老爷,这是这个月的账目,请您过目。”

“嗯,先放着吧。”

“是,老爷!中午的时候,核观县的那个药店老板王恒来了。我照您的吩咐,将这个月的分红给了他,并在金佰瀚招待了他。”

“他最近有什么动静?”白石杨依旧翻看着身前的一堆情报,头也没抬,随口问道。

“他店里的那个老头不知去向,又来了个叫李心会的年轻人。这个李心会不是本地人,听口音是京城方向的,约莫十八九岁,有后天八层以上的修为。前些日子,王恒他们在来郡里的路上被威龙山的土匪给截了。这个李心会和威龙山大当家吴颂打了个平手,想来这个李心战力不俗。这些天,他们和城东牙行的老板王五弄了点冲突。最后是新上任的郡尉张维新给帮忙解决的。”

“那个李心会应该是医药世家李家的人,京城那边的情报说是后天七层的修为,难道最近突破了?那也算是个小天才了。至于这个王恒,他是李珍行的私生子。不过,才十八岁便有宗师修为,看来李家未来的家主非他莫属了。”白石杨合上眼前的情报册子,冲着白水寒说道。

“老爷,我有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白水寒有些面露难色。

“怎么啦,我家那小子又缠着你学功夫了?”

“那倒没有,少爷最近读书认真的很。是这样的,我今天中午宴请王恒的时候,并未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内力,于是我就试着向他身上输了一道内力,结果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老爷,您说会不会王恒根本就不会武功?”

“嗯?竟有此事?”白石杨闻言吃惊的问道。白石杨的灵犀瞳自练成之后,从未出过错。他也是凭着灵犀瞳躲过了好几次杀身之祸。

“千真万确,老爷!”

“怪哉,怪哉!算了,把王恒周边监视的人撤回来吧,最近人员紧张,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了。另外交待一下那个王五,让他去称量称量这个王恒,搞清楚他和张维新的关系。最主要的是要弄明白,张维新和李家是什么关系?”

“是,老爷!”

“你下去吧。”

白水寒从书房退出来,带上门后,便匆匆离去了。

话说王恒中午吃的有点多了,走路都变了形,叼着一根牙签,迈着八字步晃晃悠悠的到了药店。

药店里下午并不忙,众人围着一个小桌,嗑着瓜子喝着茶,悠闲的聊着天,不时地传出阵阵笑声。

“老爷,您回来啦!”吴秀秀第一个发现了王恒,连忙热情的和王恒打着招呼。

“恩,你们先玩,我有些困了,我先去眯一会。”王恒是真有些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白酒,能撑到现在已经很是难得了。

正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饭后躺一躺,精神长一长。

睡醒后的王恒,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楼上一步一歪地走下来。

“啊——老吴,心会和秀秀呢?”王恒又长长地打了个哈欠,见店里只有吴用在,其他人都没在,便开口问道。

“老爷,他们在南边看热闹呢。好像是一个泼皮踹死了一条狗,那狗主人不依不饶的,正在闹腾呢。”吴用没出去,只是听刚才吴秀秀嘟囔了几句“那狗该死”,“狗主人心黑”等等之类的。

“这俩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我得去看着他俩,老吴你继续看店,我走了啊。”王恒一听也是来了兴致,体内的八卦之魂瞬间觉醒,人也精神了起来。毕竟爱八卦是人之本性,八卦里面充满了快乐。

吴用望着王恒的背影,嘟囔了一句,也没人听清。可能,也许,大概是“五十步笑百步”之类的话吧。

王恒在人群外朝里面看去,听了好一会才明白了前因后果。

起因是一个遛狗的绳子断了,狗撒欢的到处跑。

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坐在路边的一个小板凳上,拿着一个鸡腿正坐在门口卖力的啃着。

这断绳的狗奔着小姑娘的鸡腿一口咬去,把小姑娘吓得哇哇大哭。这小姑娘不知是被吓呆了,还是性子执拗,抓着手里的鸡腿就不松开。

这在外人看来,就变成了一只恶犬咬住了小姑娘的右手,还死死的不松口。

旁边一个出了名的泼皮,不知怎么突然爱心大发,上去两脚便把这狗给踢死了。

这时,狗主人拿着狗绳姗姗来迟,不停的道歉,却看到自己的爱犬躺在路边抽搐了几下,从嘴角流出几缕鲜血,死了。

那后面的故事便精彩了,小姑娘的父母冲着狗主人不依不饶,言辞犀利。狗主人一边道歉,一边反驳自己的狗从不咬人,还一边要泼皮赔偿自己的狗。

围观的路人也是几种观点,有指责狗主人遛狗不牵绳的;有说小孩子也没受伤,做和事老的;有埋怨泼皮多管闲事的;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起哄打架的。

后面来的人,管中窥豹,各种奇葩言论丛出不穷。

王恒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越来越热闹的场面。甚至有些看景的,因为观点不合都要吵了起来。

这场面眼瞅着就要越来越乱了……

“都闭嘴,吵什么吵!”此时,一声大喝,从人群中传来。原来是李心会看众人都在和稀泥,出声大喊道。

众人闻言,瞬间安静了下来,见是一个少年的喊的,又开始低声各顾各的聊了起来。

“闭嘴,一个个的看热闹不嫌事大,都是邻居,非要打个头破血流才安心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