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泗州商会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513字
  • 2021-12-08 22:19:57

恒源商会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在三天后正式营业了。

王恒是老板兼坐堂大夫,吴用是账房先生,李心会是护院,吴秀秀是前堂小厮,吴秀秀的弟弟吴戎责备安排到附近的书院读书去了。

开始的几天,附近的人看王恒是陌生人,还如此年轻,都不敢来店里看病。只有偶尔的几人拿着药方,来店里买药。直到王恒成功救治了几个病急乱投医的重患,他的“神医”名声才慢慢响了起来。

安静平和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药店走上了正规,每天都有人来看病抓药。吴秀秀也学会了抓药,煎药等活计。只是平静的生活让李心会有些不适应,整天不在药店,早出晚归的不是钓鱼就是打猎。

“老吴,你和秀秀看店。我今天上午有事,要出去一趟,中午有可能不回来了。你们别等我吃饭了。”

“好的,老爷。”

关于吴用称呼自己老爷的事,王恒改正了好几次,可这件事吴用执拗得很,最后王恒也便妥协了。

今天距离白石杨买走冰肌雪花膏配方已经一个多月了,也到了他们约定好的分红日子。

王恒没有白石杨的联系方式。不过,泗州商会倒是好找的很,总部刚好在渡节郡。

泗州商会的总部位于城东门不远处,建造的并不奢华,甚至可以说有些简谱。不过,占地面积却是极大,整整的两条街都是泗州商会的仓库。

王恒走进泗州商会的办事大厅,便有小厮殷勤的上前招呼,询问要办理什么业务。

王恒也不墨迹,直接说明来意,找白石杨谈些生意上的事情。小厮不敢耽误,连忙好茶伺候,匆匆向后院跑去。

片刻后,小厮带着一位精瘦男子,从后院赶来。

“白管家,就是他,他说要找会长谈生意,还非要找会长当面说。”小厮指着王恒说道。

白管家远远的一眼便认出了王恒,当初十万两银票和冰肌雪花膏的药方还是他去交易的。

“哎吆,我说怎么今天早晨喜鹊老是叫呢,原来是王老板您要来啊。您大驾光临也不提前知会我们一声,水寒也好为您接风洗尘啊。”精瘦男子是白石杨的管家,名唤白水寒,同时也是丐帮的八袋长老。白水寒善施暗器,尤其擅长夜里杀人,敌人听见风声之际便是送命之时。因此得了个江湖名号:西风阎王。

“白管家,我最近忙着搬家,今天才抽出身来。想来闲着也没事,就过来碰碰运气,若是能遇到白会长最好,真碰不到也能来跟你们打个招呼。”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王恒见白管家殷勤的很,自然也是花花轿子人抬人。

“哦,王老板这是搬来郡里了?那倒是好,今天王老板一定不要走了,我们好好的喝一顿。”白水寒闻言更显兴奋。

“不用客气,既然白会长今天不在,我过几天再来。”王恒听出今天恐怕见不到白石杨了,便想要回去。

“那怎么行,王老板您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走,不然让会长知道了,还不抽我一顿。走,今天我做东,咱们去郡里最好的酒楼金佰瀚。不知道王老板您听说过没有,家有贤妻做好饭,不如渡节金佰瀚。”白水寒一手抓住王恒的左胳膊,便拉着王恒向外面走去。

“金佰瀚?我刚来郡里,还真没听说过。”王恒见白水寒盛情难却,只得跟着他一起向金佰瀚走去。

金佰瀚在内城,王恒和白水寒走了半个时辰才到。

远远的望去,金佰瀚并不显眼,店面外观甚至有些古朴陈旧。进了金佰瀚,才发现什么是别有洞天。

金佰瀚大厅有两层楼高,吊着一座大大塔式座灯,每个灯上都罩着琉璃瓦,显得分外奢华。

金佰瀚里都是双十年华的漂亮姑娘充当服务小厮,给人充满青春活力的感觉。一楼虽然奢华,却并不是吃饭的地方,而是洗澡,按摩的场所;二楼的就餐场所都是豪华单间,而且做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三楼是豪华客房,且都是会员制,一般人即便是有钱也不能入住。

白水寒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刚进来不久,便有一个主管模样的人匆匆赶来招呼。

“白长老,您吉祥!您还是老地方?”

“嗯,还是老地方,不过今天来的可是贵客,把好酒好菜都上齐了。”

“得来,小玲,带白长老和贵客去天字一号房。”

名唤小玲的女子赶忙跑过来,向着王恒和白水寒鞠了一躬,便引路向前。

“白管家,他怎么叫你白长老?”王恒有些不解的问道。

“唉,也没啥,我跟着我们老爷,在丐帮里混个虚职长老。不说这些小事,王老板,你是第一次来这里,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家有贤妻做好饭,不如渡节金佰瀚’这句话可不是浪得虚名。一会费用全算到我的账上,好好安排王老板。”白水寒跟王恒聊着,又顺嘴安排小玲要服务好王恒。

“是!”小玲高兴的答应着。她们这些小厮侍女都是靠提成赚钱的,今天的白水寒和王恒显然是不差钱的主。光今天的饭钱,服务费等提成就够自己大赚一笔了。若是能够趁机搭上两人的关系,自己很有可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金佰瀚的上菜速度很快,一会就满满的上了一大桌,各种山珍海味都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白水寒从怀里掏出三万两银票,递给王恒道:“王老板,这是第一个月的分红。您可千万别嫌少啊,这第一个月因为采购了大量的原材料,销量也还没有彻底铺开。等下个月估计最少也能到五万两分红,第三个月应该最少有十万两分红。”

王恒接过银票,也没有数,直接放进自己怀里,也是笑道:“嗨,我还信不过你们嘛。泗州商会作为咱们渡节郡最大的商会,我是放心的很。就是今天没能见到白会长,有些可惜!”

“王老板,您是不知道啊。这个月可把我们会长忙坏了。核观县上个月死了很多人的事,您知道吧?”白水寒大大咧咧的抱怨道,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王恒的眼睛。

“哦,你是说小郡王被土匪杀的事?不是都已经破案了吗?”王恒故作好奇的问道。

“王老板,您是有所不知啊。小郡王被杀之前,丐帮在核观县的分舵被人一锅端了。另外,波莫教两个护法和几十个核心弟子也在核观县被人全杀了。后来,波莫教二长老和三长老,带着十几个护法非要来核观县报仇雪恨。直接惊动了京城刑院司,刑院司派了判官文书,勾魂使者,十几个金衣捕头和波莫教大战了一场。”白水寒一边说着,一边盯着王恒的眼睛,想要从中探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可惜一直一无所获。

“啊?还有此事?那定然是朝廷将波莫教打的屁滚尿流吧?”王恒的确是不知道后面的故事,那时候他已经来渡节郡了。

“唉,波莫教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二长老和三长老都是成名已久的大宗师。他们与刑院司的一众官员捕头大战了一场。据说双方都有死伤,最后波莫教众人被赶出了秦风国境内,想来应该是波莫教败了。”

“哈哈,我就知道,他们这些人肯定不是我们秦风国的对手,一群小毛贼罢了。我们干了这杯,为秦风国贺彩!”王恒大笑着端起酒杯,与白水寒干了一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