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没罪也该杀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38字
  • 2021-12-07 20:00:33

王恒一众人来到衙门,正赶上衙门的办事员点卯上班。

今日前来办事的人不多,很快就轮到了王恒他们。

办事员似乎认识老者,面露难色,请众人稍候,便急匆匆的向后面的房间走去。

一会后,办事员有些低落的从旁边的房间走出来。不好意思的对众人说道,今天领导不在,恐怕办不了商业街门店转让手续,需要等几天再过来。

老者听闻后,没有说话,脸上透着一股子绝望。双臂深深垂下,不再看办事员,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唉?就这么走啦?”李心会看老者要走,感觉自己忙了一早晨有点可惜。

众人跟在老者后面出了衙门,便遇到牙行老板带着一伙人嚣张的冲着他们大笑着。

“怎么样,老头?死心了吧?早就给你说过,你那店除了卖给我,你谁也卖不出去!”牙行老板嚣张的笑着。

老者抬抬头,想反驳几句,却终是什么话也没说出口,叹了口气,向着来的路走去。

王恒和李心会此刻总算明白了过来,原来是牙行老板买通了衙门办理转让手续的官员,让老者的门店无法交易,方便他强买强卖。

“这帮子杂碎!”李心会看着对方不可一世的模样,恨恨的说道。

王恒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牙行老板,微微弯起嘴角,轻轻冷哼了一声。

“王老板,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王恒众人正被牙行老板气的难受,没有看到另外一伙人正朝这里走来。他闻言,转头一看,原来是张维新和张五。喊话的正是张五。

“哦?张大人,五哥,真巧啊,你们也在这里公干吗?”王恒连忙回到。

“王老板,你们在这里办理什么业务?”张维新对王恒颇有好感,又加之前天晚上共患过难,已然是把王恒当作朋友一般。

王恒这才把自己买房子,牙行的刁难,衙门办事处的沆瀣一气等经过跟张维新娓娓道来。张维新听后也是气愤不已,只让王恒众人稍等。

张维新气冲冲的走进衙门办事处,直接走进办事处深处的那个房间里,对着房间的官员便是一通训斥。片刻后,从房间里匆匆跑出一名五十岁左右秃顶男子,跑到王恒等人面前,一阵阵作揖道歉,然后领着众人前去衙门办理手续。

这次的效率非常的高,三下五除二便办理完毕。

张维新等着王恒众人走完手续,将众人送出衙门,便也回衙门办公了。

王恒将银票交给老者后,建议他还是买成土地比较安全。

等老两口成为地主,到时候有一众租户陪同,也能起到保家护院的作用。农户相对朴实的多,在农村里养老也要安全的多。

老者显然是被牙行老板弄怕了,连忙点头称是,然后就欲去买地。

看着陪着明显轻松了许多的的老者,王恒安排李心会陪同他走了几个交易所,购置了几百亩地,并办理好了手续。

忙活了一上午的众人再次回到门店,已然是正晌午了。

此刻,门店里站满了牙行的人,中间躺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年长的约莫四十岁,瘦弱单薄,还时不时的咳嗽几声。年幼的还是个孩子,看起来有十岁左右,也是饥瘦如柴,正无助的蜷缩在年长男子的怀里,眼神里充满恐惧。

王恒众人来到店里,看着眼前的场景,皆是眉头一皱。

“爹,爹,小弟!”小厮看清躺在地上的两人,惊的发出声嘶力竭呼喊,声音都已变了腔调。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小杂种,你来了,还钱吧!”牙行老板扬了扬手中的卖身契,一把揪起准备搀扶父亲和弟弟的小厮。

小厮的母亲三年前患了一场重病,不仅花光了全家的积蓄,还欠了很多外债。后来,更是无奈地借了高利贷。

高利贷,利滚利,很快便逼得一家三口签了卖身契。

“行啦,他们欠你多少钱?”王恒见此场景,哪里还不明白,这是牙行老板被自己搅乱了低价收买门店的计划,在恶意报复呢。

“到今天为止,正好一百两。”牙行老板挑了挑眉,朝着王恒大声道。

“明明只借了你们五两,就是加上利息也最多十两银子。”小厮眼瞅着牙行老板狮子大开口,怒斥道。

“小杂种,你不是什么利滚利嘛!这上面有你们死鬼老爹的签名和手印,你想赖账?”牙行老板一脚踢在小厮的身上,然后骂道。

躺在地上的男子闻言后,只是低头不停地留着眼泪。

“好,我替他给了!”说着王恒从怀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牙行老板。

“好,老板阔气。”说着接过王恒手中的银票,仔细查看了一遍,确定是真的后,将手中的卖身契扔给了王恒。

“小杂种,算你运气好!就是不知道你弟弟有没有你的运气?”牙行老板说着便又从怀里拿出一张卖身契,然后冲着王恒晃了晃。

“别墨迹,这个多少钱?”王恒脸色渐寒,冷冷地说道。

“老板,诚惠纹银两百两。”

“你!”李心会此刻哪里还不明白这分明是讹诈,借出去五两银子,便要收三百两,这简直比土匪还要心黑。

王恒拦住李心会,又从怀里拿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牙行老板。

“算你们运气好,以后别再落在我手里。我们走!”

牙行老板将手里的卖身契又扔给王恒,这次还特地扔在王恒的脚下,骂骂咧咧的带着牙行的伙计扬长而去。

“张帮子贱人,真是欺人太甚,王大哥你刚才拦着我干什么?不然,我非要教训他们一顿。”李心会此刻义愤填膺,愤愤不已。

“好啦,先看看他们吧。”王恒努了努嘴,指了指躺在地上抱头痛哭的三人。

王恒将三人扶起,检查了一下小厮父亲和弟弟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想来牙行之人为了能卖个好价钱,下手也都是有分寸的。

王恒从外面弄了几个菜,众人齐齐坐了一桌。即是为老两口送行,也是算自己成功入主此处接风。

这顿午饭吃的很是开心。

老两口总算去了自己心病,活跃了很多,也开始打听起王恒和李心会的私生活。

小厮一家三口则要拘谨的多,他们家的卖身契都在王恒手里。这就相当于王恒成为了他们的新主人,他们在担心着自己未来的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