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车船店脚牙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02字
  • 2021-12-07 19:43:14

清晨,王恒洗漱完,走出房门。

“王大哥,早上好!”

王恒被李心会突如其来的问候弄了个猝不及防,吓了一跳。

“早,身体都好了?”

“那点小伤,睡一觉就好了,嘿嘿。”李心会挠了挠头,大大咧咧的笑道。

“走吧,吃早饭去。”

“好嘞。”

王恒与李心会走出客栈,便看见路对面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昨天晚上和王恒打招呼的那名小厮。小厮看见王恒两人出了客栈,连忙跑了过来。

“老爷们好,请问要吃早饭吗?我知道个好地方,特别地道。”小厮搓了搓已经冻得通红的双手,殷勤的说道。

“你脸怎么了?”李心会看见小厮脸上青了一片,他记得昨天晚上还没有的。

“这是小人昨晚不小心摔得,不碍事。”

“你这摔得有水平,能摔到脸。”李心会打趣了一句。

“好了,前面带路吧。”王恒打断李心会的话,让小厮上前带路。

小厮带着王恒二人穿过两条街,在一处路边棚里坐下。

此处开店的是一对老夫妇,他们也笑着跟小厮打着招呼。这里虽然破旧,却是很干净,上饭的速度也很快。两碗滴着几滴香油的豆腐脑,几个特色烤面饼,一小盘咸菜便齐了。

王恒二人用筷子将豆腐脑搅拌均匀,便就着烤面饼吃了起来。

豆腐脑有些粗糙,口味也并不突出,只是普通的做豆腐剩下的碎料。咸菜和烤面饼做到倒是不错,吃起来很是爽口。

“你怎么不吃?”王恒见小厮只是坐着,并为动筷子,便问道。

“小人吃过了。”小厮连忙说道,可话音刚落,一阵“咕噜噜噜”的声音从自己肚子发出,他瞬间脸红了起来。

“老板,再来一万豆腐脑,两个饼。”王恒没理会小厮,只是喊着老板上饭。

老板应着,很快端上了上来。

小厮红着脸端起豆腐脑吃了起来,很是香甜。这让王恒胃口也好了起来,大口吃完剩下的早餐。

吃完饭,还不等王恒付钱,小厮麻利的从兜里掏出几个铜板,依依不舍的递到早餐店老板手里。

“老爷,就是这家店。这家店的老板儿子本是外地的官老爷,可惜年前遭了灾,在任上去世了。老板心灰意冷,决定将店铺卖了,回老家养老。价格很优惠的,比市面的价格便宜将近一半呢。”

王恒三人吃完早饭,便和小厮一起来到了小厮口中的待售的门店。王恒听着小厮的介绍,看着四周的地理位置,又打量了一下店面的外观。这个店面地处十字路口的黄金位置,两侧各两间门店。门店门口的两条道路是郡城的主街,将居民区和商业区一分为二。

此刻,虽是早晨,往来的人员车辆已是络绎不绝。最主要的是街道很宽,道路两侧还预留有行人和车辆临时停靠的位置。

门店共有四间,分别是街角两侧头两间。看得出来,老板对这门店投入了不少花费。三层的小楼建的格外大气,依然是此地的地标建筑。

简单来说,王恒非常满意。

此刻,小厮已经敲开门店的大门,从里面走出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者。

“哦?是你啊,你们来啦。”老者显然是认识小厮,跟小厮打着招呼。

“爷爷您好,这两位就是想要买您店铺的老板。”小厮连忙介绍王恒二人给老者认识。

“老板你好,请问这店面作价多少?”王恒见老者面色和善,便也直奔主题。

“我家的情况,你都清楚吧?”

王恒闻言后看了一下小厮,点头道:“我也是昨天刚到郡里,有些简单的了解。”

“那就好,我这座楼前前后后花了近二十万两,现在着急出售,若是你能三天内凑齐十万两纹银,便卖与你了。”老者也是个爽快人,看来确实是着急出售。

“钱没问题,如果今天能去衙门做完手续,马上就可以付钱。”说着王恒将怀里的十万两银票放到桌子上。

老者看着银票,显然也是有些激动。当即便说去衙门做手续,将店铺转让给王恒。

王恒一行人,从店铺走出,刚要去喊辆拉客的马车去衙门,便被旁边窜出来的一伙人给拦住。

“小杂种,原来是你坏的事。”领队的人王恒有印象,正是王恒昨天光顾牙行的老板。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厮后,又冲着老者讥笑道:“老东西,你这是要做什么?”

老者和小厮显然对牙行老板很是畏惧,低头不敢说话,不由自主地躲到了王恒的身后。

王恒没有搭理牙行老板,给李心会使了个眼色。李心会会意,抖了抖身子,走在王恒前面,将拦路的牙行伙计给撞了个趔趄。

王恒领着老者和小厮便向衙门走去。

“哼!小子,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嚣张,咱们走着瞧。”牙行老板看自己伙计挡不住王恒众人,也是不恼,冷笑一声,说道。

郡城衙门在城中央,距离王恒他们也不是太远。众人见打不到马车,便一边聊着天一边向衙门走去。

这时,王恒才明白里面的故事。

老者儿子本是边境武将,年初的时候在一次作战中不幸牺牲,可惜未留下子嗣。未等老两口结束悲伤,随着朝廷送来的抚恤金,麻烦也接踵而来。

老两口的这栋楼成了麻烦的根源。

本来老两口将门店楼放在牙行寄卖,作价十五万。可是,牙行卖了几个月都未能卖出去。

后来,老两口才知道牙行涨价两成加价三万两出售,售价已经到了十八万两。

老者找牙行理论,却是各种推诿,不见结果。老两口合计了一番,迫于无奈,决定这三万两银子自己出,降价到十二万两银子。

再往后的故事便让王恒和李心会刷新了认知——触目惊心。

牙行见老两口好欺负,也无人操持家事,便不仅不帮着寄卖门店,还进行搞破坏,阻拦老两口卖店。

后来,老两口迫于无奈,价格是一降再降,直到现在十万两就着急出售。

这么一拖二去,小一年过去了,门店还是没有卖出去。

王恒听着老者的故事,心中暗叹:老是听说“车船店脚丫,没罪也该杀”,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是不可能领会到这里面的深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