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师兄弟夜谈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328字
  • 2021-11-19 20:00:28

当呼延涛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个破庙之中。

庙门两侧歪歪扭扭的挂着两个木板,此刻只能在篝火的映照下,勉强看清上面的字:我有什么灵,连自己断肢脱皮,都难治好;汝又何必敬,请大夫开方用药,倒是正途。

“呵呵,这副对联倒是有趣。”呼延涛环顾四周后,只见一名身着黑色紧身衣,头戴黑色遮颜帽的青年正蹲在篝火旁拨弄着火堆,轻声说道。

黑衣青年闻言,转过身来,撤下帽子和面巾,走过去将呼延涛扶着坐了起来。

“醒啦,感觉怎么样?”

“你是小师弟?”呼延涛张口问道。

“如果师父没有再收其他人的话,我应该就是了。”黑衣青年轻笑着应道。

“不知不觉三年多了,不知道师父怎么样了?”

“师父已经仙逝了,我把他埋的。他不让我埋,非让我把他火化了,撒到名山古刹,大江大河之中。我嫌那麻烦,没听他的,随便找个地方埋了。等你们回去了,到山后还能看看。”

黑衣青年嫌弃的说道,好像是实在受不了师父的模样。

“哈哈,埋了也好。可惜我是回不去了,不然倒是能和师父埋一起才好,咳咳……”呼延涛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

黑衣青年闻言一时愣住,摆弄篝火的手也停了下来。

“你伤的很严重,很多伤口上都有毒。想必是和你比斗的人的兵器都淬了毒药。我治不好你。”

“没关系,我本来也活不久了。这三年我杀人太多,虽然都是该死之人,我还是被杀意入体。我主修正气剑诀,你知道的……”

“你还有什么心愿?”黑衣青年顿了一会,轻声问道。

“我本意杀尽世间该杀之人,可直到后来才发现恶人是杀不尽的。可惜后来我知道自己杀意入体,我已经没有时间再找其它方法,只能继续以杀止恶。你不要走我的老路。”呼延涛一脸疲态,却直勾勾的看着黑衣青年。

“放心,我本修的就是杀人经,我不怕杀意。再说,我也不想管老辈们的事情。你死了,我们师门就剩下我自己了。我要去逍遥快活,才不会和你们这样无聊,一辈一辈的烦死了。”

“呵呵,咳咳……那也好,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呼延涛就没了声音。

黑衣青年伸手把呼延涛的眼睛闭上,将其抱到旁边准备好的柴火堆上。

“便宜你了,师父想让我火化我都没干。你这待遇比师父都高。我呐,心无大志,不会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榆木疙瘩,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烦死了……”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的从黑衣青年眼眶涌出。

熊熊燃烧的大火把呼延涛吞没,一代英杰在破庙里悄悄落幕。

时间的车轮依旧不急不慢的滚滚向前。

秦风国渡节郡核观县的一家医馆悄悄开始营业了,因为其店面以前是开棺材铺的,周边的人都没有来这里抓药的。没有其它原因,就一个——不吉利。

医馆装修的很是奢华,翻新后的医馆分为上下两层。第一层宽广的大厅分为两部分,前面是接待问诊区,后面是一排排药匣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售货架之上。

药架与就诊区由一个横跨客厅东西的长吧台区分开来。

此时,一个长相俊秀的青年,托着腮,无聊的趴在吧台之上。

“唉吆喂,小王啊,你这活可清闲。这大白天的还没收工啊,晚上和姐姐去和河边小树林抓蝴蝶啊?”

“胡姐啊,还是大白天呢,怎么就收工啊。再说晚上抓蝴蝶是什么鬼啊?”

一个体型丰满,打扮妖艳的中年女人斜趴在吧台上,还用手顺势抓住名唤小王的青年的左手。小王抓紧把手从中年女人手中抽出,还被她顺势摸了一把,赶紧回到。

“我说小王啊,还想努力啊?姐,养你啊!”

“胡姐,瞧您说的,我要是真让您养了,我怕我死去的老爹会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啊。要是他晚上去找您讲道理,那多麻烦您啊。”小王站直了身子,笑着跟胡姐打趣道。

“啧啧啧,小调皮,你要是不想努力了,记得来找姐啊。姐那几个店可都是日进斗金,到时候还不都是你的。嘻嘻……”胡姐说着又把手伸向小王放在吧台上的手,可惜被小王躲了过去。

“嘚来,要是我什么时候不想奋斗了,一定来找您。”小王笑着附和着。

“娘,娘,京城的李大叔来店里了,您快点回去吧。王大哥,好!”

胡姐刚要继续调戏小王,被一阵急切的少女声打断了。此事,从店门外跑进来一个少女,脆生生的喊道,待看见小王后,又文静的问了一声好,还福了一礼。

“真是催命鬼,好了好了,我们走吧。别看了,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胡姐刚好走,就看见小芳正拧着双手,低头羞红着双暇,愣愣的望着小王。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提高了音调,提醒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娘——我哪有?”小芳的脸更红了。

“走啦走啦,他不是你能拴住的,那小子坏的很!哼,快回家。”

说罢,胡姐便拉扯着胡小芳往门外走去。

“王大哥再见!”

胡小芳远远的跟小王打了个招呼,便消失在药店之外。

药店的小王笑眯眯冲胡小芳摆了摆手,倒也不恼胡姐的言辞。而后,药店后堂走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唉,小王老板,你这艳福真是让人羡慕的很啊。”

“嘿嘿,这没办法,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朵梨花压海棠。”名唤小王的青年望着眼前的老者,挑了挑眉道。

“不过,老李啊,你的汤头歌都背会了吗?我们这药店都开门这么多天了,也该开始营业了啊。”

“大体是差不多了,不够这样真的可以吗?我可是什么病也不会看啊。

老李是小王花钱从乡下请来的老童生,识字却没啥学问。读书多年,连个秀才都没考上,也确实算是胸无点墨。

老李被小王以每月一两银子的价钱请来,然后让他一直诵读汤头歌。又花钱给他买了新衣服,修了修胡子和眉毛,打扮的一幅隐士高人的模样。而后,安民堂大药房便正式开始装修营业了。

“嘿,这个你别管,凡事有我呢。你尽管开方子,字迹潦草一些,最好什么人也看不懂你写的是啥。具体抓药由我负责,有问题也是找我个这个老板,也不会找你。你啊,记得男人就说肾虚,女人就说血气不足,都是需要调理。然后随便背诵几个汤头歌,就乱写点药方,剩下的就交给我。我给他们那些滋补营养的药,然后让他们戒戒房事,基本大多数的病都能好转,我们稳赚不赔,哈哈!”

小王笑着对老李说道,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