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携手抗敌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280字
  • 2021-12-05 12:31:41

李心会见陈疤脸向自己袭来,怡然不惧,抄起车上的长枪,迎面攻去。

“李心会,你小心,我去叫人!”王恒眼见李心会手持钢枪与十几个土匪战成一团,连忙下车向身后的张县令车队求救。

不等王恒走到张维新车队,就见十几人拿着武器向这里走来。

“王老板,勿慌!些许毛贼,螳臂当车,当横扫之。”原来是张维新的官家张五带着一众护院前来帮忙。

陈疤脸和一众土匪修炼的乃是一种名为《黑虎刀》的三流功法,以大开大合的招式为主,虽然威力不俗,却招式简单,且无法形成配合攻击。

陈疤脸等人与李心会一开始还能战个旗鼓相当,随着李心会熟悉了他们的攻击节奏,他们便开始节节败退。短短十几个回合,便有几个土匪被李心会扎了个透心凉。

陈疤脸见众土匪不仅帮不了自己,还被杀了好几个,便冲众人喊道:“你们去抓那个小白脸,这小子爷自己来!”

土匪们本就被李心会杀的有些胆寒,此刻自然乐意脱离战圈,去捏软柿子。于是,众人纷纷抄起武器向王恒攻来。

李心会此刻杀的正兴起,突然想起王恒还在后面,连忙向后撤去。谁料陈疤脸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连出杀招,粘着他,不让他回去保护王恒。

“心会,不用担心我,你快点杀了他。”王恒站在张五带着的一众护院中间,大声的向着李心会喊道。

李心会看见杀向王恒的土匪们,被张五带着护院们挡在车队外圈,顿时放下心来。

他转身耍了个枪花,将枪口对准陈疤脸,冷笑道:“看来,今天佛祖要来渡你们了。”

“废话少说,再来!”陈疤脸言闭,又和李心会战成一团。

李心会在功法和修为上都要高过陈疤脸,可惜初入江湖,实战经验缺乏。好几次,明明要将陈疤脸击杀于枪下,又被陈疤脸硬生生扳了回去。不过,随着战斗继续,李心会成长的很快。

在李心会不断猛烈的攻击下,陈疤脸终于不慎中招,右肩被枪尖刺中,钢刀脱手飞出。

“去死!”

李心会见胜局已定,便要一枪结果了陈疤脸。

却不想,此刻,在路边漆黑的树林一把钢刀向着李心会激射而来。李心会连忙抽枪扫向钢刀,同时喝到:“谁!出来!”

刚才偷袭之人的修为颇为不俗,李心会此刻紧握钢枪的双手,被刚才的钢刀震得有些颤抖。虽然对方是占着偷袭之利,可钢刀上的力道是实打实的。

从路边漆黑的树林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并不壮硕,却身形匀称。只看一眼,便知此人精悍强壮。

“多谢大当家搭救,不然兄弟这次就栽了。”

陈疤脸捂着右臂,走到男子身后,怨恨的看着李心会。

“打了小的,老的出来了?”李心会虽然知道自己修为不如眼前的这位大当家,却也是丝毫不惧。经过刚才的交手,他明白这群土匪空有一身修为,功法招式垃圾的很,并无多少战力。

此刻,见自己的老大来了。众土匪均退出站圈,站在疤脸身后,眼神却是自信起来了,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这位小哥,众位侠士,今日是我们威龙山的不是。惊扰了诸位,在下在此给大家赔个不是,希望化干戈为玉帛。改日闲暇,诸位来威龙山,我等一定酒肉管够,扫榻相迎。”大当家拱手做了个江湖抱拳礼,收拢手下,便欲离去。

“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我们是泥捏的嘛!”李心会闻言却是毫不领情,冷声道。

“李少侠,今日我们万幸也没有什么损失,不如便算了吧?”张五见李心会不欲罢手,还想再战,赶忙上前劝道。

“没事,些许毛贼,螳臂当车,正好为民除害。”李心会大咧咧的一摆手,抖了抖自己手中的钢枪。

“这……”张五本想再劝,听到李心会此刻的话是如此熟悉,简直和刚才自己的话一模一样,便也没有再多言。

“哦,这位少侠,你要如何?”大当家好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时有了兴趣,双眼微睁,轻蔑的说道。

“打赢我!”李心会此刻也是精神上了头,一扫钢枪,傲然说道。

“好,好好,那今日我便领下少侠的枪法,还请少侠不吝赐教。”

说着大当家一摆手,从身后一个端刀土匪手中抽出一把血红色的钢刀,然后盯着李心会说:“此刀名唤饮血,跟随我已经二十年,每战比饮血,少侠小心了。”

大当家话音刚落,从四周树林里又窜出来几十个土匪,与刚才剩余的几十个土匪一起,将王恒和张维新的车队团团围住。

王恒和李心会等人不知道,土匪们自然明白大当家的习惯。大当家的饮血只要出窍便一定会杀个痛快,大多时候都是一个活口不留。

李心会见此有些后悔了,刚才若非自己多嘴,他们已然都离开了。

这次自己若是胜了还则罢了。若是自己输了,恐怕被围在中间的这几十口人就要无一活口了。

“枪名烈罡,十年之内必扬名天下。”李心会握紧长枪,回应了一句,而后施展身法便冲向大当家。

两人都是武功卓绝之人,外功功夫已然炉火纯青。转眼间,二人之间刀光枪影不断闪现,拳掌腿脚对轰出声犹如闷雷。

正所谓高手过招,生死只在一瞬间。

两人经过前期几十招的摸底,开启了杀戮模式。

枪法霸道,一寸长一寸强;刀法诡谲,一寸短一寸险。

真正的以命相搏起来,修为的差距和经验的劣势让李心会不慎露出破绽,被大当家一刀劈飞,还未落地又遭一记穿心腿,远远地摔在马车前面,口中喷出一大片鲜血。

李心会知道自己此刻不能倒下,挣扎的重新站起,用枪撑着身子。他稍作调息,调整了下枪口,又要再战,却听见后方传来张县令的声音。

“大当家,还请化干戈为玉帛,本官核观县县令,正要去郡城上任郡尉一职,能否给本官一个薄面?”张维新走到众人面前,一拱手,说道。

“原来是张大人,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核观县都说你是张青天。可是,张青天你也得讲理才对啊。非是我不给张大人面子,实在是有人不愿我离开啊。您说呢?

“再者说,今日夜黑风高,在场的诸位若是不小心遭遇了哪里的马匪,没留一个活口。又一不小心被野狗啃了尸首,我就算是想给您面子,也怕找不到您啊。”

大当家话音刚落,周围的众土匪放生大笑起来。而反观张维新等人,脸色苍白起来。

张维新抬手指了指大当家,终究没说什么,重新走回车队中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