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路遇劫匪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015字
  • 2021-12-04 21:59:14

三天后的清晨,老李的侄子风尘仆仆的来到核观县。

老李侄子名叫李心会,比王恒稍小几个月,今年也是十八岁,刚刚成年。武学修为后天七层,一直以来都在李家老宅修行,也算是初入江湖的小白。

“王大哥,咱们今天就要走嘛?”李心会来之前,只被告知要护卫一位公子一段时间,其它的事情一律未提。他现在见到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王恒,倒也不拘束,很快便热络起来,不停的问东问西,整个一好奇宝宝。

“嗯啊,东西都备好了,今天必须出发。”王恒有些意兴阑珊,他实在没想到新来的这位李心会居然这么话多。说实话,他有些不适应了。这种感觉说不上烦,你懂得,就像是一只小奶狗兴奋地跑过来朝你摇尾巴,你摸摸它的头,它“汪汪”叫两声跑开了,片刻后又重复刚才的事情。

老李在李心会到后不久,便匆匆离开了。

王恒与李心会打包了整整两马车的行李,简单吃了顿早饭,便启程了。

渡节郡城与核观县城距离八十公里,骑马的话只消半日便能赶到。可若是马车载货的话,就需要近两天的时间。

王恒与李心会一人驾着一辆马车,悠闲的跟在其它商队的后面。

由于货物往来的需要,每日上午都有核观县前往渡节郡城的车队。因此,王恒与李心会倒也不会孤单。

日渐西斜,王恒斜靠在马车座位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轻声哼着小曲,很是惬意,却没有注意到前方路面上的一个石坑。

随着“嘭”的一声撞击声响,王恒的马车剧烈的颤抖起来,然后左扭右晃了几下。马车车箱的左轮从车轴中滑出,整个马车顿时侧歪趴窝了。

李心会听见后面的响声,赶紧将车停到路边,跑过来查看王恒的情况。

王恒倒是并无大碍,身上连处擦伤也没有,只是被摔了个屁儿墩。

两人望着少了一个轮子的马车,和滚到另一边的车轮,有些无奈的道了声倒霉。

发生这种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们两人也换不了车轮,只能静等后面的过路人帮忙。

换车轮本身便挺麻烦的,更何况车上还满满地装着一车行李。

两人齐动手,将车上固定的绳子解开,然后把行李一件件搬下来。

王恒和李心会忙活了好一会,眼瞅着便要天黑了,才堪堪将车上的行李清理干净。

此刻,从核观县方向慢慢驶来一队人马。

“老爷,前面一辆车,车轮坏了,把路挡住了。”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对着一辆马车车厢说道。

“派几个人去搭把手,帮帮忙,天马上就要黑了。”车里的老爷回复到。

王恒的马车在几个老把式的帮助下,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修好了,而且他们还帮忙将王恒的行李给重新搬上马车固定好。

王恒看着忙前忙后的众人,心中十分感激。常听人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古人诚不欺我。

王恒不断的说着“谢谢”,“辛苦”等感谢的话。

待彻底忙完后,在管家的引导下,走至车队主任马车旁,当面向其致谢。

车队主人先开马车车厢的窗帘,表示些许小事,不足挂齿,还是抓紧赶路要紧。

“唉,这不是张大人嘛!”王恒从半掀开的窗帘下瞅见了车里人的模样,居然是核观县令张维新。

“哦,这不是王老板嘛!你也要去郡里?”张维新本想催促王恒抓紧赶路,突然想起上次免费拿了人家一瓶价值五百两的冰肌雪花膏,还是笑着打起了招呼。

“相公,天要黑了,还是快些赶路吧?”王恒正要上前打招呼,交谈几句。听闻车厢内传来的一阵温婉的女声,便连忙应道:“实在抱歉,我们马上就走。张大人,我们郡城见。”

张维新挥挥手,回了句“回头见!”便放下窗帘,重新在车厢里坐好。

王恒与李心会连忙驱车赶路,以免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此刻天已然彻底黑了下来,这里距离最近的驿站也得半个时辰的路程。

在黑夜里,仅靠着车上点燃的火把散发的微光,是无法驱赶马匹赶路的。王恒与李心会只能一手举着火把,一手牵着缰绳,领着马儿向前走。

可王恒他们才刚走了没多远,便发现前路被一根巨木拦腰截断。巨木之上正中央笔直的插着一把钢刀,钢刀旁边是一个手拿着火把的长满络腮胡子的壮汉。

壮汉赤裸着上衣,脸上一道几乎贯通上下的伤疤显得格外的狰狞。

“你是干啥的?快点把路让开!”李心会看着坐在巨木上的敲着二郎腿的壮汉,厉声喝道。

“此地无粮亦无银,西北风过不入门;若问为何来此地,佛祖点化有缘人!”壮汉微微抬头,一把抓住插在树干上的钢刀,冷声说道。

“呵呵,还真是个劫道的,说吧,什么道道?”李心会闻言后,明白自己是真遇到劫道的了。

此人一看便是个练家子,浑身气血充盈,恐怕最少也是后天武者。只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同伙在,一时之间,李心会也有些顾忌。

“本想要点买路钱,奈何家中姊妹多,若要佛祖不来渡,十万纹银我去说。”疤脸壮汉的目光穿过李心会,落在王恒身上,张嘴喊出十万两纹银的要求。

“大胆贼子,你找死!”李心会自然不知道王恒身上揣着十万两银票。他听完疤脸壮汉提出十万两纹银,只觉得自己被人侮辱了一样,这明显就不想善了了啊。

“就怕你小子没断奶,牙口不好。弟兄们,灭了他们。”

随着疤脸的一声大喝,周边开始亮起火把,二三十个手持钢刀的土匪从四周围了上来。

“小子,阳关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今日你休怪爷爷我心狠手辣,到了阎王爷那里记得给我问声好。记住了,杀你的是威龙山陈疤脸,别做那冤死鬼。”说着便抄起钢刀向李心会杀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