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瞒天过海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176字
  • 2021-12-03 12:00:36

可是,当吴修握着战刀冲进刘护法晋级之所时,被自己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刘护法静静地坐在草堆上,依旧保持着盘膝晋级,五心向天的姿势。

可是他的头依然是深深垂下。

吴修一咬牙,手中战刀猛地向着刘护法胸口砍去。

“嘭”的一声撞击声响起,刘护法被吴修砍出去老远,撞到山洞石壁上,又弹了回来,在地上滚了几圈。

吴修见此,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刘护法晋级失败,自己散功而亡了?看来自己命不该绝。

随后他又有些无语,若是早知道他会散功而亡,自己也不用这么拼命了。不过,他又感觉刘护法晋级失败恐怕要归功于自己。

吴修拖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返回刑院司在核观县的秘密据点。

“你怎么了?谁伤的你?”

吴修刚进门,一身的血腥气便引来了宋铁。宋铁抓住吴修的手,感知着吴修虚弱的脉搏跳动,激动的问道。

“先扶我过去,今日差点便栽了。”吴修虚弱的说道。

宋铁把吴修搀扶着送到厢房,一边帮着吴修上药,一边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修把自己今晚的境遇细细地给宋铁娓娓道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想到你小子还能逼死个先天高手,哈哈,就凭这个,你可以吹一辈子了。”宋铁听完吴修的经历,大笑着拍着吴修的肩膀说道。

“咳咳咳……”

“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忘记你是个伤号了。”宋铁见自己拍的吴修咳嗽不止,赶忙连声道歉。

“这个刘护法看来是波莫教隐藏的暗手,没想到折在了小小的核观县的山洞里。你小子虽是个福将,这次恐怕也要摊上麻烦了。八王爷小郡王的事查来查去也没啥进展,你又办了一件这么大的事。看来核观县我们是没法待了,得抓紧回京城。”

宋铁能做金衣捕头肯定不是一个傻大粗,他和吴修已经来核观县半个月了,本来也是该回去了。现在波莫教在核观县接连死了两位护法,尤其还有刘护法这种“暗手”,后续的报复恐怕不会轻,他们必须尽快返回京城,让上头处理。

“好,三天后我们就回去。”吴修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是自己刚刚服用了秘钥,一时之间还不能长途奔袭,只得继续静养三天。

且不提刑院司的两位金衣捕头,王恒匆匆返回药店,看了看老李还是没有回来。便再也无法忍受自己满身的腥臭味,在院子里冲起了冷水澡。

晋升先天之境,在内力转变成灵力的过程中,灵气从外面灌入身体,经身体凝练变成灵力。这个过程也是洗精伐髓的过程,肉体凡胎经灵气洗涤后,不仅强化了周身血肉筋骨器官,还将体内杂质排除体外。

这体内的杂质经周身气穴排除,粘连在体表,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腥臭味。

王恒一个作为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年轻人,忍到现在已然是非常煎熬了,发现老李不在后,一刻也忍不了了。

老李是伴随着第一声鸡叫才回来的,王恒没有搭理他,就当自己不知道,且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昨晚,初入先天的王恒兴奋的一夜无眠。

以前无法修炼的先天功法,现在修炼起来就像拨云见日一般,修炼起来得心应手,进展更是一日千里。

王恒今日等到了日上三竿才起,老李居然也没有起床,知道王恒洗漱好了才悠悠打开房门。

“老李,昨晚睡的这么香啊,太阳都晒屁股了才起来。”

“哈哈,老啦,赶不上你们小年轻了。”老李抚须笑道,脸色丝毫不变。

“哼!”王恒鄙视的瞪了一眼装蒜的老李,转身出去吃早饭了。

“嘿,大早晨的,王老板你咋啦,谁又惹你了?”老李不明所以的在王恒身后抱怨道,然后也跟着王恒出去吃早饭了。

核观县山洞外的事情,今天一早便被两个上山砍柴的樵夫发现了。不过一上午的时间,又是弄的满城风雨。

好在这事看起来属于江湖仇杀,对普通老百姓并没啥影响,倒也没有造成什么动荡。

不过,这倒是给了核观县的一众江湖实力一个警示:核观县现在水深的很,稍不小心便会小命不保。

从中午开始,不少实力稍弱的实力便匆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衙门里,县令张维新听着手下捕头的报道,一阵阵的头大。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向来与世无争,默默无闻的核观县接连着出了几起大案要案。

“报!”

“说,不会又有命案了吧?”张维新听闻一个传令兵从衙门外冲进来后,喊道。

“启禀大人,刚才刑院司送来一个腰牌,和一封信,一定要大人亲启。”

“拿过来。”

张维新翻看了一下手中的鎏金令牌,确定并非假冒的,便打开了信。

信的内容大概是城外波莫教歹人乃是被刑院司清除,请张维新帮忙善后处理尸体。至于波莫教高层报复之类的事情,提醒张维新不用担心,刑院司会处理后续事情。

张维新长呼了一口气,只要不再发生大案要案就是好事。他将信重新装入信封收好,然后安排捕头去处理尸体。

张维新又想起,前些日子在义庄搁置到腐烂变臭的城隍庙死尸,便吩咐捕头直接把山洞的尸首就地掩埋,不用再拉回义庄结案了。

捕头带着众捕快应声而去。

王恒和老李吃完早饭,返回药店。王恒便把自己打算将药店兑出去的事情和老李说了。

理由嘛,自然是一番天老大,老子老二的论调。小小的核观县城太小了,不足以施展王恒的才华,尤其是近来居然经常“闹鬼”。留在这里也是浪费生命云云。

这小小的核观县最近的确是有些太热闹了,大有一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的趋势。所以,对于离开核观县,老李也是持赞成态度的。

不过,老李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王恒能带带自己的一个侄子。

王恒孑然一身惯了,自然是百般不肯。有个李珍行牌狗皮膏药已然是无可奈何了。再多一个,他怎么能受的了。于是,便随口提了一个条件,必须让老李别再掺着自己,别跟他去郡城。

没想到,老李爽快的一口答应了,弄的王恒想找理由拒绝老李的侄子也没办法。

老李的侄子要三天后才能到核观县,因此两人便商量药店三天后关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