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移花接木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079字
  • 2021-12-02 22:00:08

王恒在刘护法身旁盘膝坐下,闭眼凝神,周身内力开始阵阵翻腾。

先天之境之所以与大宗师之境有着天地间的差别,就是因为不到先天,只能驱使自身内力战斗。而先天强者除了本身内力转化成灵力后,灵力更加精纯浑厚以外,最主要的便是先天强者能够感悟天地大势,能够以自身灵力驱动一部分天地之力。

据说,先天强者修行到高深之处,能够飞天遁地,使用道法,甚至突破虚空,羽化成仙。

此刻,王恒气势不断攀升,体内的内力从周身气穴向外涌而出。而在其每喷出一部分内力之后,又疯狂地吸引着四周的灵气入体。这个过程便是大宗师晋升先天之境的最主要的一步。

将自身内力全部排空,而后体内吸入灵气,经自身凝练后变成自己的灵力,完成之后便是先天之境。

王恒此刻全神贯注地晋级,洞府外面却是剑拔弩张,热闹非凡。

此刻外面起冲突的是刑院司金衣捕头吴修和波莫教为刘护法守卫洞口的众教徒。

吴修本来并没有打算与波莫教起冲突,前来警告他们一声,别让他们太嚣张,惹出乱子。因此,起初他听说刘护法晋级大宗师之境,也便没有硬闯。

大宗师在江湖门派里能做到长老之位,基本上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在朝廷里面还真不算什么,朝廷的供奉最少也是先天之境的强者。所以,吴修虽是宗师之境,倒也不惧刘护法是否突破大宗师。只要他们能够在核观县老老实实地待着,别惹麻烦,他也不介意送个顺水人情给刘护法。

可是,在他的感知里,明明刘护法依然是突破大宗师之境了,怎么气势还在不断的攀升?难道他还要继续冲击先天之境?吴修此刻心中有些打鼓。

一个大宗师也许算不得什么,可先天强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让波莫教出现两位先天强者,整个波莫教周边的格局都会发生巨变。那么也许直接会影响到朝廷在北边的部署。

想到这里,吴修坐不住了,他准备强闯进去,破坏刘护法的晋级之路。

只听“噌”的一声,吴修手中战刀出鞘,瞬间砍杀身边两名波莫教教众,而后向便欲向洞中冲去。

可他刚迈出去一步便感觉浑身发冷,仿佛自己下一刻便要命丧黄泉。他连忙用刀戳地止住身形,猛地一个后空翻向后闪去。

就在他还在空中翻滚,未落地的时候,耳中传来三阵“嘭,嘭,嘭”的响声。

待他重新抬起头来,才发现刚才的地方被前面和两侧三支弩箭贯穿。弩箭的箭尾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这要是刚才不小心着了道,恐怕不死也得重伤,往后便只能任人宰割了。

“结阵!”随着波莫教领头人的一声大喊,波莫教众聚在一起,各种武器齐齐的指向金衣捕头吴修。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们找死,那便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吴修说着紧了紧手中的战刀,而后便冲向波莫教一行人。

洞内的王恒此刻虽然在全力冲击先天之境,感官并没有被封闭,外面的动静他也是听的分明。可是自己正在晋级的关键时刻,无法动弹,只能兵行险着,相信波莫教的实力。

洞外的战斗异常惨烈,吴修虽然是宗师境强者,而且是达到了宗师三层的老牌宗师。可显然刘护法带来的波莫教众人也没有弱者,修为都在后天八级之上,里面还有几个后天大圆满,距离宗师也只是一步之遥。波莫教众人依靠着阵法和秘法,一时之间也是和吴修打的有来有去,不落下风。

吴修感知着洞内不断升高的气势,心中有些着急,心一横,一咬牙便使出了以伤换伤的打法,战力瞬间飙升。

这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果然有奇效,虽然自己被不小心砍中了数刀,却是实实在在地斩杀了众多波莫教教众。波莫教的阵法也是破了。

波莫教众人且战且退,向背后山洞退去。

吴修随修为明显高过波莫教众人,在狭小的山洞通道里也并没有多少优势,前进的速度份外缓慢,有几次差点被配合默契的波莫教教众给重伤。

到现在他也是骑虎难下,只能尽快突破众人,彻底灭杀刘护法。否则,他一个金衣捕头可无法承受先天强者的怒火。

狭小的山洞根本容不下那许多人,波莫教众人且战且退,依托有利地形,设置陷阱,暗器等等,分兵阻挡,层层设防。这让着急的吴修一时手忙脚乱,又气又恼。

山洞深处的王恒此刻已是不再着急,自己晋级即将完成,心中大定。

他没想到波莫教还是有些实力的,凭借一套阵法和悍不畏死,居然能阻挡一个全力厮杀的宗师这么长时间。

吴修此刻感知着山洞里的气势已经停着抬升,明显是要到晋升的关键时刻了。此时,若是让他冲破自身屏障,便是彻底踏入先天之境了。

吴修也不再保留,从上衣胸口处掏出一个灰色陶瓷小瓶,从瓶中到处一粒丹药,张嘴服下。

吴修服下丹药后双目赤红,浑身气血翻滚,内力蒸腾。整个人就像是在洗桑拿一样,浑身冒着白色的蒸汽。

波莫教众人见状也明白拼命的时候到了,纷纷握紧自己手中的武器,向吴修冲来。

吴修吃的是刺激修为的禁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服用的。此药虽然能助其在一刻钟之内内力大增,但此后三天修为会十不存一,虚弱非常。

此时此刻,吴修也顾不得那许多了,自己必须在一刻钟内解决战斗。

吴修与波莫教剩余的众人拼杀在一起,双方均是拼尽全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整个山洞通道里被鲜血染红,断肢残骸遍布山洞通道,这里分明已经变成了一条黄泉路。

待吴修斩杀最后一个波莫教教众,拿着已经卷刃的战刀,便向山洞里冲去。

他此刻心中有些慌乱,自己已经感觉不到山洞里的散发的内力气海了。

也许刘护法已经突破成功了,但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寄希望还没有结束,还能有时间留给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