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达成合作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354字
  • 2021-12-01 20:43:02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各大势力来核观县的人马,悄悄地忙了起来,却是所获甚少。不过,安静的表面下却是暗潮涌动,各大势力迫于无奈,开始相互联合。

第二天上午,张县令带领着县城大小官员一早便在东城门静候朝廷派来调查的钦差。此次前来的钦差大有来头,是新晋吏部尚书胡锦初,当朝一品大员。

本来,这个案子调遣吏部侍郎搭配一位刑院司一位金衣捕快已是足以。可是,因为牵扯到皇家郡王,而且是将堂堂郡王削成人棍,这是赤裸裸地打脸朝廷,所以朝廷也是异常重视。

核观县外五里的官道上,一队身着战甲的将士正围着一辆马车休息。马车上坐着的正是钦差胡锦初。

胡锦初今年尚不到六十,看起来非常和善,体型微胖,活像个弥勒佛。

“大人,前方斥候来报:核观县县令张维新率一众官员在核观县城东城门外等候大人。”

“一路匆忙,终于到了,启程吧。”

“是!”来到胡锦初马车旁汇报的将领,收到回复后,领命而去,安排大家起程。

中午,随着张维新与核观县一众官员在县城最大的酒楼回雁楼为钦差胡锦初接风,城隍庙事件彻查工作正式全面开始。

随胡锦初来的,还有刑院司两位金衣捕头银鞭宋铁和嗜血吴修。不过,这两位金衣捕头并未赴宴,一到核观县便直奔城隍庙而去。自然,他们晚了一步,城隍庙已经没有他们需要的任何有用信息。

下午,新一轮的全城缉拿又开始了。不过,这次显然比上一次激进和细致的多,简直可以说是挖地三尺。虽然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是在很多大户人家搜到了不少不法违制之处。于是,从晚上起,一车一车的箱子不断拉到胡锦初下榻的院子里。

这里面的故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张维新虽然有些异议,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风风火火的全城大搜捕持续了三天,而后“查出”真凶是隔壁县的一伙土匪。随即胡锦初便领队灭了那伙“土匪真凶”,公审之后将其斩首示众。

胡锦初这个钦差大臣雷厉风行,来去匆匆,结案之后便折返回京了。整个过程不过旬日,在整个核观县众人懵圈之时,已不见了踪影。

虽然胡锦初走了,另外金衣捕头却没有随他返京,两人悄悄地留在了核观县。

刑院司搜查核观县之时,前几日来的各方势力纷纷被赶出了核观县。现在钦差大人一走,他们又折返了回来。

朝廷来人是为了查出城隍庙的真凶,把其明正典刑,维护皇室的威严。各方势力也是为了查出真凶,不过他们是为了确认真凶是否是“一先生”。

最近几日,王恒窗外已经被几波“飞檐走壁”的高手听了墙根了。甚至有次,还有个胆大的给他吹了迷烟,而后在他屋里到处翻找。

于是,核观县闹鬼的传说开始盛行起来。有好几家还专门去找了大师前来做法。

“啊啊啊……”王恒一遍拆着门板,一边打折哈欠。(王恒的门并非双开门,而是十几个竖着的木板卡着门槽组成木门)

“王老板,昨晚没睡好?”老李端正一盏茶,一边吹着从里面冒出的热气,一边和王恒打着招呼。

“废话,你让人听上一晚上的墙根试一试。这伙人真是有病,他们怎么不去听你的。”王恒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老李。这些日子,来的几波人都是只关注王恒,并没有搭理老李。这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留下了什么证据,让这些人锁定了自己。

“哈哈,可能是他们看我老人家年老多病,怕打扰我睡觉吧,哈哈……”

“是是是,你的确是年老体衰了,快点回家养老吧。”

“这里就挺好,非常适合养老。老朽恐怕要老死在王老板身边了,哈哈……”

老李和王恒现在每天都拌嘴,一开始老李不是王恒的对手,老是被王恒捉弄。现在,他也能时不时地反击几次,有时候超常发挥还会弄得王恒哑口无言,郁闷非常。

“你,你,你是要赖上了我嘛。”王恒闻言后有些激动,他可真是有些烦这位李珍行了。

“请问,谁是恒源药店的老板?”王恒和老李正在吵闹的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他见两人没有注意到自己,朗声问道。

“是是是,我就是,您是要抓药,还是要看病啊?”王恒闻言,赶紧招呼道。

“老板您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泗州商会白石杨,想和您合作一下冰肌雪花膏。”

“哦,我叫王恒,是这家店的老板。我的冰肌雪花膏可是个摇钱树,你想怎么个合作法?”王恒见这个白石杨相貌堂堂,彬彬有礼,倒也是没有一口回绝。

“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纹银十万两独家买断;另一个是您以秘方入股,我们两家合营,利润五五分。不知道王老板您看如何?”白石杨看着王恒给出两个提案,眼睛却用余光瞄着旁边喝茶的李珍行。

“嘿嘿,上道啊!不过,我看你这俩方案都不行,合起来倒是不错。给我纹银十万两,然后我们两家再合营,利润就按你说的五五分。”王恒一挑眉,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他可不能吃亏。

“嗯……也可以,那明天我来和王老板谈具体合作章程。”白石杨皱眉考虑了片刻,伸出右手,与王恒的右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好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王恒没想到白石杨居然没有谈价直接就定了下来,他是做好再给白石杨让五万两的准备了。可是这个白石杨真是壕气,十万两眼睛不眨一下就定了下来。

“帮主,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待白石杨离开恒源药店,他身旁的一个小厮模样的精瘦男子靠过去说道。

“说!”白石杨轻声说道。

“帮主若是需要那份药方,属下今晚就为您拿来。何须给他十万两银子,后续还要给他分成?”

“就你?那小子虽然极力掩盖身上的气息,却瞒不过我的‘灵犀瞳’。他最少也是宗师境的武者。”

“啊?宗师跑去开药店?”精瘦男子惊呼出声,满脑子的疑问。

“他店里的那个老头,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大医药世家李家的李珍行。听说他为突破先天境云游四方去了,现在看来是突破先天了。”

“啊!那个老头是先天强者!”精瘦男子吓得冒出一身冷汗,幸亏自己没有招惹他俩。他突然想起前几天自己跑进他俩房间翻找证据,心脏不争气的剧烈的跳动起来。

“虽然不知道他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先牵上关系,我们后面慢慢查。”白石杨现在心中也是满满的问号,这小小的核观县到底有什么秘密,竟让这两位甘心在这里开药店。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