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张县令很急,在线等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217字
  • 2021-11-28 20:00:31

张维新今年二十八岁,三年前金榜题名,高中榜眼。本来是要安排在翰林院做编修的,也就是未来内阁的储备人员。可是,他却不愿在翰林院苦熬,非要下放地方,于三年前就职核观县县令。

三年来,核观县在张维新的努力下,经贸畅通,政绩优异,已是连续两年被评为十佳县令。

可是,他今天犯愁了,非常的纠结……

本来,县里突然出现一股暴徒,一夜之间抓了几十个妙龄少女。他果断下令挨家挨户搜查,却什么也没有查到。

自己煎熬了一天之后,突然被告知所有失踪的女孩都自己回来了,他顿时喜出望外,心中不停的感谢老天保佑。

还没等他平复好自己大起大落的心情,又被告知城外城隍庙出大事了。

他看着城隍庙里的惨状,一股子寒意直冲心房。

虽是大白天,他只觉得异常的冷,那种明明穿了很多衣服,却好像赤身裸体的待在寒冬腊月一样。等他进入城隍庙密室地牢之后,看着里面被肢解的四肢,四处血淋淋的残肉,再也忍不住的呕了起来。

城隍庙密室地宫的墙上,被人写满的血书。内容是城隍庙惨状的一系列细节,包括前几天城隍庙后面坟茔里的死尸来历。

张维新看着已经晕厥的小郡王,心道坏了。他连忙招呼人喊来大夫,将小郡王带回县衙,仔细照顾。又安排众捕快保护现场,仔细勘察。

张维新马不停蹄地将事情的起末写成奏章,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此事涉及皇亲国戚,自己一个小小的县令恐怕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同时,他又叫来自己的管家,让他立马出发,带了一份密信,直奔京城自己的恩师杨羲之。

张维新仔细梳理了一下前因后果,自己从始至终都并未参与其中。韩县丞与小郡王的买卖人口证据确凿,实难辩解。好在自己只是被蒙在鼓里,最多是一个失察之过。

只是,这小郡王被处以私刑,他竟全然不知。即便是这些证据,也是那个行凶人提供的。关键是如果找不到这个行凶人,恐怕难以向朝廷交待。

八百里加急,恐怕也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京城。去京城一天,京城震荡一天,派遣钦差大臣来此两到三天。

张维新必须在五天内搞清楚事情的全部来龙去脉,最好抓住那个行凶者,否则自己恐怕要被拿出来当那替罪羔羊了。

张维新放下了所有的事情,全程跟踪破案,誓要在三日内侦破此案。

话说两头,各表一枝。张县令此刻着急的很,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县城里却是一片热闹场景,前天丢失的女儿,昨晚奇迹般的都回来了。

很多人家都觉得是天可怜见,老天爷也不忍看他们家破人亡。这些淳朴的人不停的感谢着上苍,都决定要积德行善,开始免费赠送吃食给附近的贫苦人家。

那些经商的也开始打折优惠,大促三天。

其他商家知道后,也许是真的感同身受,也许是为了抢夺客户,也都开始了大促销等活动。

今天早上,老李坐着牛车也回到了药店。

这几天的事情,分外精彩,可惜他都不知道。待众人七嘴八舌的给他说了一遍后,他也是感慨的很,大有“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

此时的胡姐已经好好梳洗了一遍,虽未化妆,却也不再是昨天那般憔悴的模样。

偶尔转头望向胡小芳,看着小芳朝她笑笑,她也跟着笑,一脸幸福的模样。

众人听完小芳讲述昨天惊心动魄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情节,时不时的也是惊呼一阵,喝彩一阵。

“嘿,这帮子龟孙子真该杀!”

“就是就是,该杀!”

……

“杀的好,杀的秒!”

“你们说这位大侠到底是谁?”

“管他是谁呢,反正是大好人,是我们核观县的英雄!”

众人七嘴八舌的谈论着,王恒和老李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也随着笑笑。

一直到快吃午饭,众人才纷纷回家。

这次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王恒的药店里,王恒和老李两人坐在大堂里静静的喝着茶。

“小王老板,今天能不能暂不营业啊?”

“老李啊,你这么偷懒可不行啊,我可是给你开工资了。这刚给你放了三天假。虽然你自己提前一天回来了,你也不能刚开始工作第一天就要放假啊。”王恒听完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点着老李促狭的说道。

“呵呵,就算是老朽偷个懒,那就烦请老板您体谅一下。”

“好,好,不就是关门半天嘛,小事。”王恒说着便走到门口,把关店的牌子挂上,顺手关上了大堂正门,并在里面将门栓锁上。他现在是小富豪了,也算是腰缠万贯了,一天的营业额在他这里真不算什么。

“谢谢老板啦。”老李将身前的茶盏挪到一边,正了正自己的衣襟,郑重的说道。

“嗨,老李你今天怎么啦?不对劲啊!”王恒还是第一次见老李这么郑重的模样,感觉更像是去朝圣一般。

“老板,您请坐,听老朽讲一个故事。”

“好唻,你讲,我最喜欢听故事了。”王恒拽过一个椅子,椅背靠前,倒骑在椅子上,一幅好奇宝宝的模样。

“老朽姓李,名唤珍行,今年六十有三了。”

“李珍行,你是真行啊,这名字好。”王恒也是刚知道老李的名字,听见这么有意思的名字,便接过话茬,打趣起来。

“呵呵,名字是父母给的,老朽倒也是习惯了。老板我接着往下说故事,您耐心听。”王恒连忙道好,老李也便继续讲了起来。

“老朽出自国医世家济世堂,我二弟便是现在的济世堂家主李珍动。呵呵,老板您稍安勿躁,我并非有意欺骗,我也的确不懂医术。我虽然出身国医世家,可是我从小便不喜学医,只喜欢练武。”老李看见王恒听见自己出身国医世家时的表情,赶忙解释道。

“我们秦风国目前有四个医药世家,除了我们李家,还有华家,张家,孙家。我们虽然是姓氏不同,祖籍不同,其实我们都是同源。我们四家的老祖都是同一个人的学生,那也是我们所有医者的祖师爷——扁鹊。”

王恒听到这里,心中微动,他可是知道扁鹊的,甚至知道的比这个世上其他人知道的更多。

“老板,您也知道我们祖师爷扁鹊?”老李眼眸一闪,看见了王恒情绪上的波动,心中也是血气上涌,激动不已。自己连忙调节好情绪,免得被王恒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