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英雄末路
  • 英雄不恤身
  • 微醺小饱
  • 2653字
  • 2021-12-20 15:35:24

“肃静,肃静!大声喧哗,成何体统!”

随着一声爆喝,偌大的广场终于安静了下来。

今日是武林正道领袖青云门召开武林大会的日子,也是“血剑狂魔”呼延涛来青云门“拜山”的日子。

就在刚才呼延涛,一人一剑轰碎青云门的山门,在众人的阵阵骚乱中迈步向山上走来。

呼延涛来历不详,自六年前横空出世。先后斩杀三江虎寇,漠北鹰王,山东响马刘等一干黑道众人,声名鹊起,短短一年便有了“邪剑侠”之名。

而后更是一路除暴安良,从北向南,见山拔寨,遇水灭贼,把整个秦风国给犁了个遍。

直到三年前,一向行侠仗义的“邪剑仙”突然将目标瞄准到各大门派。并且以雷霆之势,荡平了巨剑宗、西陀帮、黑苗寨等多个名门正派。

一时之间,各大门派,忧心忡忡,人人自危。

此刻,血剑狂魔呼延涛手提一把紫青色宝剑,正一步一步的走在青云山的石梯上。紫青色的宝剑上还不时的滴下几滴鲜红色的液体。

青云门掌门玲珑子一声暴喝过后,看着广场上望着自己的众人,心中不免有些悲愤。

虽然玲珑子对自己的实力很有细心,但考虑到呼延涛战力惊人,还是把众多江湖好手叫了过来助阵。

最近一个月,青云门山下的势力,基本上都被血剑狂魔呼延涛给横扫了。门内弟子也是死伤无数。

作为掌门,玲珑子也是颇为无奈。

“诸位同道,除魔卫道就在今日,随我前去除魔!”说完玲珑子双脚一蹬,凌空虚点,飞身向山门而去。其身后诸位青云门长老,内门弟子紧跟而上。而后是其他门派一众前来助阵之人。

青云门迎客台前,呼延涛抬头向山上望去,盯着欺身前来的青云门众人,眼中满是蔑视与不屑。

“天道沧桑,正道煌煌;以我之身,修我青云;逞强除恶,济世安良;七星阵下,斩妖除魔。”

一众青云门内门弟子将呼延涛死死围住,齐齐喊着青云口号。

青云剑阵由七名青云剑客发动,以七人中的三人为防御剑阵,剩余四人为攻击剑阵。

合三人之力防御一人,合四人之力越阶攻击,乃是青云门真正的底蕴之一。

呼延涛见自己的几次攻击都被青云剑阵拦下,心中也是不慌。

“有点意思!”说完呼延涛瞬间斩出七道剑气,青云剑阵的七名弟子瞬间被同时击飞出去,纷纷倒地咳血。

“可惜,阵是好阵,人非好人!”

“恶贼,休得放肆!”

青云剑阵被迫,青云门下皆脸色难看起来。青云门执法堂长老闵意如起身厉声喝道,随机手持双鞭,向呼延涛攻来。

俩人眨眼间交手十几次,场中尽是剑光鞭影。

“降魔卫道,应是群雄皆至,怎能少了我姜宫。”眼见闵意如渐有不敌之相,旁边的驻马帮少帮主姜宫说着加入了战团。

“来得好!”眼角撇过姜宫,一剑荡开闵意如,顺开一招“破甲剑”。

姜宫连忙挥剑抵挡,可惜终究是连人带剑被呼延涛一式轰飞,嘴中大口大口的往外冒着鲜血。

“噗,呼延涛,你竟敢废我丹田!”

“本来想一剑斩了你的,没想到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居然挡下了。驻马帮做的什么买卖,我就不用细说了吧。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尤其做拐卖妇孺儿童之事,令人发指。本来想着等青云门事了之后再去踏平你驻马帮,没想到你着急去投胎,索性今天就随了你的心愿。”

“噗,噗……”

姜宫本来想回顶几句,刚张开嘴,又是大口大口的咳血。

“玲珑子,你还记得三十年前沭河水库决堤大灾吗?”一剑重伤姜宫之后,呼延涛见玲珑子一众人都已到场,随寒声问道。

“本座当然知道,天灾难测,当年沭河两岸死伤惨重。我青云门作为沿岸门派,也是竭尽全力救灾救民。”

“一派胡言!三十年前,你青云门与河北魔宗波莫教交战正酣,你们为阻拦波莫教援军南下,炸了沭河蒙斯山水库。恰逢遇到特大暴雨,六十亿立方米洪水倾斜而下。致使沭河两岸东西三百公里,南北一百五十公里区域被淹。直接死亡两万六千人,两百多万人被泡在水里五天五夜。一千多万人受灾,一千七百多万亩农田被淹。加之后续病死,饿死,共造成二十四万人死亡。此事,你有何话说?”

“胡言乱语,此事早有定论,休要向我青门身上扣恶名!你有何证据?”

“我呼延涛做事从来不讲证据,讲证据是阎王爷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是送你们去见阎王爷。”

“呵呵,好,你很好!”玲珑子闻言,也是气极反笑。鼻孔中不断喷出的热气,和不断起伏的胸膛显示着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玲珑子正要上前灭杀呼延涛,耳边突然出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顿时又止住了脚步。

“玲珑子掌教切勿着急,此人已中了我的蚀骨散功香,不出半炷香,必定毒发。”

玲珑子耳中传来的正是药门门主小药仙的千里传音。

玲珑子瞄了一眼身旁的小药仙,给了她一个了解的眼神。

“呼延涛,姑且不谈此事是否为我青云门先辈所为。这些年我们青云门一直锄强扶弱,救济百姓,积德行善无数,总算是造福一方。你如此一意孤行,势要灭我青云道统,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吗?”

“你青云门这些年圈地囤粮,大发灾难财。以为拿些蝇头小利,便能洗白你们那肮脏的所作所为了?玲珑子,你们的死期到了,受死吧!”

“黄口小儿,你好生不识抬举。本座念你是一时才俊,才好言相劝。既然你要找死,那本座便成全你。”

说着玲珑子宝剑出鞘,一道犀利的剑气迎面刺向呼延涛。旋即,两人便站成一团。

呼延涛浑身血气翻滚,双眼渐露红光,手段尽出。各种精妙的剑招接踵而至的刺向玲珑子。玲珑子竟一时落入下风,眼看着便要被呼延涛斩于剑下。

玲珑子见势不妙,摒弃防守,以命搏命,引得呼延涛与其内力对决。

呼延涛看出玲珑子的意图,倒也不惧内力相拼。双方左掌猛地的对轰一下,两人齐齐向后倒退三步。

玲珑子顿时感觉喉咙一甜,一股腥味与甜味的混合液体从喉咙中倒灌进嘴里。他连忙咽了下去,赶紧调息体内流窜的内力。

“哈哈,玲珑子,你的死期到了,我看今日还有谁能救得了你。你——”话音未落,猛地一口鲜血从呼延涛的口中喷出。

“诸位英雄,呼延涛已被本座重伤,为民除害就在今日,诸位英雄不用估计其它,并肩子上啊。”

玲珑子话音刚落,青云门的众长老和一众与青云门交好的“武林好汉”一齐向呼延涛攻去。

“来吧,我呼延涛今日便要大开杀戒,杀出个朗朗乾坤,杀光你们这些衣冠禽兽,人间败类。”

……

惨烈的大战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呼延涛满身是伤的站在一堆尸体之上,左腿大腿上插着半柄短剑,左肩上的刀口还呲呲的冒着鲜血。身前的众人也是被他此刻狰狞的模样吓的不敢向前。

每次以为呼延涛已经虚弱至极之时,上前的武林众人均被其斩杀。

呼延涛睁着血红色的双眼,冷冷的看着他们。

“无胆鼠辈,偷袭暗算都不敢承认。今日未能诛尽贼寇,杀尽欺世盗名之徒,实乃吾之憾事,可惜,可惜!”呼延涛说着就要倒下。

“他要完了,快去杀了他。”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可谁也没敢上前,因为前几次上去的人都已经彻底的躺在了呼延涛的脚下。

呼延涛双手拄着剑,环视了一圈后,轻蔑的说到:“仗义每多屠狗辈,小人尽在名望门。”

说完之后,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