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亡来电
  • 诡异画室
  • 吃火鸡的鱼
  • 5394字
  • 2022-03-30 12:33:26

“嗡嗡嗡——”

凌晨四点,新新家园二期四号楼401,手机震动响个不停。

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将手机按掉,依旧震动不休。

叶声迷迷糊糊探出头来,眯着眼睛从屏幕的亮光看着来电。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她的脸被照亮。渗水的卫生间滴答滴答,带着一种潮湿的味道。

“这个时候打来干什么?”

是老板的电话。

叶声下意识的按了接听。

凄厉的嚎叫从手机传出,划破寂静的夜,吓得人心脏停跳。

“救我!救我——”

“我真的错了,别找我,我会给你烧香,给你供奉长生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饶了我吧!!!”

叶声一下子清醒过来,紧接着就是怒火中烧,“老板,就算我昨天跟你辞职闹得不怎么愉快,你也不用半夜吓人吧!”

另一端仿佛听不见她的声音,老板林禄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凄惨无比的求饶声中还带着挣扎的动静。

慢慢的,挣扎的声音小了。

“她,她走了。”

“无论是谁接到我的电话,一定要救我,我在琅景水榭82号,我当初不该去天坛的,更不该挖到那个东西,她会要我的命!”

说话颠三倒四,被吓得不轻。

“什么天坛?”

粗重的喘息声,好像就在耳边。

叶声几乎能够听见另一端剧烈的心跳声。

“那个孩子,她阴魂不散,一直在跟着我!最开始,她站在门外直勾勾盯着我,后来,她走进了房里,慢慢的,每一次,越来越靠近……今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住进了我的家里,一个孩子背对着我在厨房做粥,粥好香啊!好香啊!她端着粥走到我面前,里面是肉块,生蛆的烂米,还有头发,梦里我根本不觉得害怕,竟然将那种东西吃了下去……”

一阵稀里哗啦的呕吐声。

叶声后背发麻,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挂断。

心脏急促跳动。

通话并未结束。

另一端依旧传来声音。

“梦里,我像平常一样洗漱,像平常一样睡觉。她站在我床边,看着我入睡,然后,举起了菜刀……”

“我猛地惊醒,她真的站在我面前,菜刀劈了过来。”

“我……”林禄的声音哽咽,“我现在全身都是血,没有力气,求你,救救我……”

叶声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另一端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看见了无比可怕的东西。

林禄声音变形,以一种无比错乱的语调飞快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根本没有走!”

“我看不见她,是因为她爬到了我背后!”

“我……”

通话仓促结束,叶声握着手机,冷汗涔涔。

她看向四周,忽然间觉得黑暗之中隐藏着无数双眼睛,哪里都是可怕的东西。

屏幕暗下。

叶声慌忙将手机重新按亮,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哆哆嗦嗦走下床,按亮了房间的灯。

她以为只过去了很短的时间,可当她拉开窗帘的时候,朝阳升起,临窗的方向朝霞如血鲜红,铺满整个天空。

已经是五点二十四分。

“反正已经辞职了,再多睡一会儿吧。”

叶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打开了电视。

新闻联播里女主持十年如一日的声音让她平静了一些,电视里播报一起凶杀案,熟悉的词汇让她重新陷入恐慌之中。

“……琅景水榭发生一起恶性杀人事件,死者林某被分尸一百二十六块,腹部残留着七名女子的头发……”

旁边是一张洒满鲜血的马赛克图。

叶声拿出手机,翻看着通话记录。

“没有,没有……根本没有跟老板通话的记录。”

“难道只是一场梦?”

叶声浑浑噩噩去了公司,不少同事都关切的问她,不是提前一个月说过辞职的事,昨天也提交了辞职申请吗?怎么又过来了?

叶声看着姜霓,有些恍惚的坐回自己的位置,“没事,我没忘拿东西。今天,老板有来公司吗?”

“没有啊!他每次不都中午才来吗?”姜霓满脸费解。

“他……”叶声停顿一下,嗓音有些颤抖的说,“他上个月聚会的时候,说过的那些你还记不记得?”

“那些都是醉话,小叶你别放在心上,咱们都知道他个林扒皮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说话就当放屁,听过就放了!”

“不、不是……”

从前叶声也觉得他是在故意找茬,她刚到公司的时候,还是个刚毕业的新人,有一次林禄不知道是记混了还是喝醉了,指着她说:“小叶,你把公司当自己家一样,当然是好事,但是你也别把孩子带到公司啊!”

那时叶声心里有点儿不舒服,事后跟林禄委婉的说了一下。从那之后,林禄就没说过这件事。

结果上个月聚会的时候,林禄喝得醉醺醺,两眼充血指着她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别把孩子带到公司吗!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叶声对于“耳聋”两个字很敏感,因为她爷爷就是聋哑人,当场就跟林禄发了火。

平时林禄这家伙让他们加班不给加班费也就算了,强行布置他们正常工作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工作量,摆明了让他们回去之后还得工作也就算了,休息日还照旧夺命连环CALL也就算了,结果他居然信口胡说她连孩子都有了,害得她到现在还被很多同事以为英年早婚,单身到如今。

叶声实在没法儿忍,果断辞职。

但如果,林禄真的看见了呢?

叶声心里发毛。

缠着林禄的……如果真的是小鬼的话,那也是被林禄挖出来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林禄会看到有孩子在自己身边?

为什么那通电话最后会打给自己?

叶声一头雾水。

出现这种常理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叶声毫无解决的办法,跑到长德派出所坐了一下午。

警察同志给她倒了水,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

叶声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将晚上发生的事说出来。毕竟,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与林禄的死有关,她用手机搜了搜消息,到现在还没找到犯罪嫌疑人,要是怀疑到自己头上,那真是无妄之灾。

天快黑的时候叶声回了家,她现在根本不敢关灯,囫囵吃了饭,整个人又困又累,但精神上受了强烈刺激,半眯着眼睛,缩在沙发打盹儿。

半昏半醒之间。

“嗡嗡嗡——”

手机震动不停。

叶声一下子惊醒。

她现在真是怕了接到电话,拿过手机一看。

屏幕赫然显示“林扒皮”三个字。

平日里略带些调侃性质的联系人备注,此刻无端端带出一种阴寒与惊悚的感觉。

“他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又会……”

叶声根本不敢接通,重重按下挂断。

没用!

没用!

根本没用!

叶声眼睁睁看着手机屏幕上绿色的按钮滑动。

一个有些模糊的低哑的声音传出——“叶声?”

鸡皮疙瘩爬上了胳膊,一阵恶寒从后背密密麻麻蔓延到后颈,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叶声屏住了呼吸。

脑海里一团乱麻。

为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是我?

昨天打过来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是谁。

“是你吗?”

传来的声音很奇怪。

叶声能够听出是林禄的声音,但与他平常的声音有些不一样,就像是喉咙嘶吼尖叫了很久很久,又或者被什么东西毁坏,说话的时候吐词有些连音,模糊不清,她甚至听见有什么黏糊糊液体滴落的声音。

呼吸加快,肾上腺素飙升。

“我……好冷,好痛……”

林禄的声音重复的断断续续的传过来,叶声几乎被这种凌迟般的煎熬逼疯。

她开口:“林总,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好多地方……好痛、好痛啊!叶声,救我……这里好黑,你替我来……”

替?

叶声有些毛骨悚然。

正要开口,忽然听见一道“啪嗒”声,宛若炸雷一般在她耳边响起。

叶声猛地警醒,弹坐了起来。

室内灯光通明,沙发旁啃了一半的苹果已经氧化发黄,电视里播放着洗发水的广告,电视前的绣球花有些枯萎,叶声重重喘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水杯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

“真是噩梦。”

路过厨房的时候,叶声嗅到浓郁的肉香,不由驻足在门口。

厨房里的孩子穿着一件明亮的黄色裙子,围着叶声常用的那件红色围裙,踮着脚,拿着锅铲在锅里拨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叶声唇边不由的浮起一抹笑容,自从家人不在之后,她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家的温馨,看见地上的碎瓷片,忍不住说道:“小心点,别伤了手。我来帮你吧。”要不是这瓷盘砸到地上,她还真不一定从那场噩梦中醒来。

女孩依旧背对着她,童稚天真的声音无比可爱,在空旷的室内幽幽回荡。

“不用了,我喜欢煮粥。这种特别的肉粥,只能我一个人煮。”

“姐姐一定会喜欢我煮的肉粥。”

“你一定要,一滴不落的吃完呀!”

叶声忽然有种奇怪的错落感,忍不住用力拍了拍脑袋,试图将这种怪异的感觉甩开。

突然间,手机铃声欢快响起。

“谁家的猪猪该起床了?哦哦!迟到的猪猪变成了肉罐头……”

叶声吓了一跳,记起来是自己设的闹钟。

早上七点的闹钟。

“真是讨厌的声音。”女孩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充满了阴森之感。

叶声的心脏疯了一样狂跳。

她想起来。

自己一个人独居。

哪里来的妹妹?

朝厨房看去,只见朝阳从窗子洒来,金色的光辉为瓷白的盘子镀上了一层不真实的色泽,地上的碎瓷片凌乱散落。

窗子大开。

大概是她昨晚神不守舍,做完了晚饭忘了关窗,瓷盘放在边缘,被闯进来的野猫弄倒。

“也只能这样想了。”

叶声蹲下身,将碎瓷片一一拾起,打开冰箱准备喝点儿冰雪碧压压惊,却发现雪碧已经被喝光,菜也没了。

阴雨连绵三四天。

好不容易出了太阳,叶声出门买了点菜和饮料,提着菜准备回家的时候,暴雨倾盆。

她没带伞,躲到路边的芙蓉超市避雨。

黄昏时分雨才停。

走在泥泞的街上,空气湿漉漉的,带着土腥味。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挡住了最后一点阳光,阴冷,滞闷。人行道左边的铺子有的已经关了门,这种时节,少有人出门,生意都不太好。满是脏污的垃圾桶堆得溢了出来,蚊蝇腾飞,恶臭扑面而来。拐角的路灯上贴着寻人启事,一个穿着黄色雨衣,手里拿着透明雨伞的小女孩从印刷纸上望过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久了竟然会觉得有些可怕。

叶声移开视线,看着光与暗在昼夜之间交替,忽然间想起来老家流传的一个故事,日夜更替之际,从颠倒的世界看过去,能够看见平常看不见的脏东西。

颠倒的世界可以是水面,可以是镜面,当然,也可以是你弯下腰,从腿缝往后看的一瞬间。

心如擂鼓。

一道道带血的小小脚印从拐角的地方延伸过来,一直持续到她身后,泥泞之中,血腥味变得格外明显。

叶声忽然感觉后背变沉了许多。

她今天穿着紫兰色丝绸衬衫,黑色外套,原本看见的应该是紫兰色或者黑色,可是颠倒充血的眼中,却突兀的出现一抹亮黄色。一滴血从亮黄色的布料缓缓滑下,在她几近窒息的注视中,落入小小的血色脚印中。

滴答。

滴答。

难怪,维修师傅检查了好几次,每一次都说,卫生间没有漏水。

林禄挖出来的小鬼,早就盯上了她!

无论叶声此前多么唯物主义,面对这种场景,也只能心底大吼一声以壮肝胆:“你这样不请自来爬到别人背上是不是太热情了一点?”

胆战心惊。

叶声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拐了个弯儿,往愿真寺的方向走。

要是搭公交,半个小时就到,但是走路的话,起码得一个小时。

漫漫长路,距离愿真寺越近,喉咙间的那种窒息感就越深。

不妙的是,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兴许是下午有雨,今晚夜雾极浓,五米开外根本看不清景物。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路灯的光被黑暗与夜雾吞噬,像是隔了层毛玻璃,雾蒙蒙照不清晰。

安静得吓人,连一声狗叫都没有。

叶声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哒、哒。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仿佛听见了另一道脚步声。

如影随形。

就在她身后。

她现在敢回头吗?

真正的猛士,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猛回头。

叶声只觉得自己现在不像在阳间,哪里都去不得。无论她将自己身后的东西带到哪里,都是给别人带去灾厄。

没见着人,也算是好事。

“这段路也太长了吧。”叶声看了眼手机,之前是七点二十八,现在已经快到九点了,哪怕她走三步歇一步,现在也该到了呀!

眼角的余光不住的往身后瞟。

喉间的窒息感越来越严重。

那一抹亮黄就像是催命的召魂符,每看一眼,都让她觉得自己距离阴间更近。

脑海思绪疯狂转动。

再这样下去,她必死无疑。

身后的小鬼多半就是被林禄挖出的那个无疑,她现在就趴在自己背后,那么紧跟在她后面的,多半是另一个脏东西。

牙关紧咬,眼见着是不可能到愿真寺了,叶声双手用力撑地,一个后弹跳,拼命朝身后反撞。

一种奇怪的质感。

像是撞到某种飘忽的东西。

叶声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整个后背重重倒在地上,一刻不停,飞快在地上爬过,起身朝前方冲去。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喉间那种窒息感确实减轻了不少。

与此同时。

眼前忽然跳出一行半虚幻的银灰色文字。

[检测你已接触恶鬼种子,【恶鬼庄园系统】自动激活。]

叶声吓了一跳:“什么鬼?”

好不容易跑到了愿真寺,寺庙已经关了门。

不过寺庙外头的凉亭可以供人休息,叶声便缩在了凉亭,手里紧紧攥着手机,有些呆滞的望着前方。

银灰色文字不断跳动。

[恶鬼【柳霁婴】受创3%,执念+1,恨意+3!]

[恶鬼【江鸿】受创7%,怨念+2,恨意+7!]

……

“这就是传说中的系统?”叶声没读过几本小说,但是上学的时候也听同学提起过这种逆天的存在,心头不由一阵激动,“难道大劫之后,从此我就要迎娶大帅哥创立自己的事业走上人生巅峰了?”

定睛一看。

“【恶鬼庄园系统】是什么鬼?总觉得带着一股子坑爹的味儿!又是恶鬼又是庄园的,你搁这儿玩养成吗?”

手指轻轻触在【恶鬼庄园系统】几个字上,下方弹出一行字。

[将恶鬼当作种子,将怨念作为养料,用鲜血灌溉,自身为土壤,将会收获怎样的果实?]

叶声恨不得当场把这系统扔了,拿脚丫子扔了!

“还果实……我都快被玩死了,玩个屁的养成啊!”

“能不能来点给力点儿的系统!”

“别人家的系统逆天改命,我的这个夹缝求生?还不一定能够求生!”

撑着脑袋,叶声只觉得头大如斗。

平复心情后,叶声看到银灰色文字已经刷新完了,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庄园图标。

图标上有蓝天,下有草地,中间是一颗树,树上挂着各种狰狞恐怖的恶鬼头颅。

“还整得有模有样的。”

叶声点了下图标,映入眼帘的是个人页面。

——————

姓名:叶声

性别:女

等级:1

经验:0

生命值:23/30(虚弱状态)

体力值:19/30

副职业:低级画家(2/10)

主职业:无

个人属性:体力5、敏捷7、智力9、魅力7、幸运2

自由属性点:0

技能:无

积分:0

备注:【简直弱爆了!你种一颗菜,菜都能把你剁了!】

——————

叶声看完后瞬间想锤人:“这破系统……”

又重新看了一遍。

“所有属性都在个位数,也太惨了吧!话说我明明有职业,是正正经经的平面设计好不好,怎么就‘无’了?话说画家就画家吧!整个低级画家干什么?这么嘲讽真的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