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兄姐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556字
  • 2021-11-22 09:55:04

骆谨言还想要再问什么,一个穿着浅紫衣衫的少女提着食盒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哥,君摇醒了?”

骆君摇越过骆谨言朝她看过去,那女子长了一张清雅明丽的容颜,跟楚楚可人的沈令湘不同,她眉眼疏朗秀丽,举手投足间是落落大气。

这是她的继姐,骆家大小姐骆明湘。

“大姐姐。”骆君摇轻声叫道,“大姐姐是给我送饭来的吗?辛苦大姐姐了。”

不仅是骆明湘就是坐在旁边觉得妹妹醒来之后就大为不同的骆谨言也是一愣。

骆明湘都有些记不得上一次骆君摇叫自己姐姐是什么时候了,更不用说这样脆生生软糯糯的叫大姐姐了。

还是骆君摇七八岁之前的事情吧?

骆君摇七岁的时候被老太太强行带到跟前去教养,时间久了,就跟她们渐渐疏远了。

“大姐姐?”

“嗯?”骆明湘回过神来,就看到骆君摇正坐在床上委屈巴巴地望着自己,“大姐姐,我饿了。”

骆明湘也顾不得多想,算算她确实有快一天没有进食了。

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一盅精心熬制的粥和几碟小菜两块松软的点心,一边道:“起来吃吧,天色不早了,少吃点,省得晚上难受睡不着。”

骆君摇欢呼一声,连忙爬下床来凑到桌边吃东西。

她是真的饿了,总感觉自己仿佛很久很久没吃过东西了一般。

旁边骆明湘和骆谨言看着坐在桌边吃得不亦乐乎的小姑娘,抬头对视了一眼。

这是睡一觉起来就变了个人了?

还是打击果然可以使人成长?

“大公子,大姑娘,二姑娘,表姑娘来看二姑娘了。”门外,丫头恭敬地禀告。

不等骆明湘开口,骆谨言就淡淡道:“告诉表妹,二姑娘身体不适要休息了,让她改天再来看。”

“是。”丫头应声下去了。

骆明湘有些诧异地看了骆谨言一眼,见骆谨言剑眉微蹙似有不悦也没有多问。

再看看骆君摇,只见她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点心,仿佛没听见丫头的话。

察觉骆明湘的目光,骆君摇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大姐姐,你要吃吗?”

骆明湘抽了抽嘴角,摇头道:“我不饿,你吃吧。”

“哦,好的。”

“……”

见状骆谨言若有所思道:“摇摇,你身边的南玉还有南竹几个这几天侍候不了你了,明天请母亲另外给你添几个人。可好?”

骆君摇顿了一下,很快就点头道:“好呀。”

这两个人是最熟悉她的,虽然她有着傻乎乎的骆君摇的记忆,也难保不会被人看出来什么。

另外,骆君摇没看出来,可不代表她也看不明白。

那两个丫头的主子到底是谁,可还不好说呢。

她可不是傻乎乎的骆君摇了。

骆谨言唇边勾起一抹淡笑,“乖。”

骆君摇刚吃完饭,已经送走了宾客的骆云和苏氏就过来了。

骆云细声安抚了女儿一番,看着她重新睡下四人才转身出门,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再提过关于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骆君摇独自一人躺在宽大的雕花拔步床上,翻了几个滚才停下来。

无论是从记忆中看到的还是现实中,骆家人真的都对骆君摇很好。不过她其实也有些理解原主的,就如同她自己,她当然也知道爸爸妈妈很爱她,但这些理智上知道的爱并不能替代小孩子渴望亲人的陪伴。

长大了尚且好些,在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她也会在爸爸妈妈离开的时候大哭大闹,会在他们一去一年半载才回来的时候跟他们怄气。

只是她生活的环境好很多,身边的人都会对她做正向引导。

而原主就差多了,对她好的继母继姐不是亲生的,唯一亲生的祖母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她。

姑姑和表姐看似对她很好,然而说话做事无不是别有用心挑拨离间。

虽然原主傻乎乎的,其实她也并没有那么坏。

她爱极了谢承佑,用尽全力杜绝女子靠近他,把自己弄得声名狼藉。

但她最多也只是挤兑阻拦那些姑娘靠近谢承佑,从来没有伤害过她们,更没有使过什么阴暗的手段陷害谁。

她讨厌继姐和继母,也只是对她们不太客气,偶尔被忽悠着帮着姑姑表姐跟她们作对,主观上却也从没想过要怎么伤害她们。

或许也正是因此,今天大姐姐还依然愿意心平气和地来给她送饭听她讲话吧。

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骆君摇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过去之前,迷迷糊糊地想着,如果再看到那傻乎乎的小姑娘,一定要告诉她……

她的家人都很爱她,并没有责怪她。

骆家的书房里,骆云和苏氏各据一方坐着,骆谨言骆谨行两兄弟并肩站在一边。

骆云将手中一页纸重重地拍在桌上,咬牙道:“谨行,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显然是对次子的成果很不满意。

骆谨行脸色也有些难看,“爹,人已经暗中抓起来严刑拷打了。对方一口咬定了是自己买来助兴的,不知道被谁偷走了。”

骆云冷笑,“这话你信么?”

骆谨行当然不信,“孩儿会继续审讯!”

骆谨言微微蹙眉问道:“那个叫南玉的丫头还有今天下午接近过迎风阁的人呢?”

骆谨行道:“全部抓了,还在审。那个叫南玉的一直在外面放风,没进去过。不过那药是香料制成的,必须控制时间。所以摇摇必然是在迎风阁中了药的,但我们没找到迎风阁里有香料的痕迹。无论是香炉还是香囊都没有。”

骆谨言思索着,“显然是有人趁乱处理了,香炉太显眼了,应该是香囊或者类似小而且不起眼的东西。”

骆云皱眉道:“我带走摇摇的时候便让人将其他人遣走封锁了迎风阁。我若没记错,其他人都在门外,只有两个妇人进去了,她们应当没有这个时间。”

骆谨言道:“还有一个人。”

书房里沉默了片刻,骆云道:“你是说,令湘?”

骆谨言沉着脸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骆云道:“摇摇要在迎风阁见谢承佑的事情,令湘也知道。”而且很可能还是她暗中挑唆的。

骆谨行倒是一愣,有些不信,“大哥,令湘跟摇摇关系好,应当不会吧?”

骆谨言沉声道:“就是关系好,所以才能知道具体情况。”若是关系不好,难道摇摇还会将自己的事情到处乱说?

骆谨行脸色顿时一沉,他对这个表妹印象不坏,但对方若果真算计摇摇,就别怪他不客气!

坐在旁边的苏氏蹙眉道:“若是香料,为何玄昱公子没有中毒的迹象?难不成那药只对女子有效?”

众人都是一怔,骆谨言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冷声道:“谢承佑提前服用了克制药性的药,此事果真与他有关?!”

书房里一片安静,一个小小的王府公子,竟然能够将手伸到骆家来?

骆谨言剑眉紧锁,不知怎么的他还是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

谢承佑若真的想要与骆家结亲,只需要按照摇摇所说让穆王府来提亲即可。退一步说,只需让人看到他与摇摇在一起举止亲密即可。

反倒是下药的事,不仅多此一举,而且…一旦暴露便会引得父亲勃然大怒。

对谢承佑来说,反倒是可能弄巧成拙,可不是一件好事。

谢承佑这人心高气傲,他笃定了摇摇对他一片痴心,下药的可能本身也不大。

而且,从将谢承佑赶走之后,他就都让人暗中盯着。

谢承佑的表现,像是根本就不知道摇摇被下了药。

难不成这人心机深沉至此,知道他们会被派人盯梢才故作姿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