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君摇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135字
  • 2021-11-21 09:55:03

笨笨的小姑娘,好惨哦。

蓝萌在心中想着。

可是,然后呢?

真正的骆君摇去哪儿了?

一个苍白的少女出现在她跟前,少女长了一张和梦中骆君摇一模一样的面容却苍白得和那鲜活骄纵的少女几乎不像是一个人。

“你…你是骆君摇?”蓝萌问道。

梦里还带换装的?难道这是鬼魂的统一制服吗?

少女点了点头,对她道,“你也是骆君摇。”

“我才不是。”蓝萌道,“我是蓝萌!蓝天的蓝,萌萌哒…呃,萌芽的萌。”

骆君摇道,“以后你就是了。”

蓝萌皱眉,有些疑惑,“你…你不想回去吗?”

骆君摇眼神黯淡地摇摇头。

“为什么?谁年轻时候不遇到几个人渣,这点小事你就要放弃人生,放弃你的家人吗?”

骆君摇微笑着摇头,蓝萌觉得有些奇怪,这个白衣飘飘的姑娘一点儿也不像她看到的骆君摇。

“你真的要把身体让给我吗?你不怕我做坏事吗?”蓝萌问道。

骆君摇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不会做坏事的。”

周围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蓝萌在空荡荡的地上坐下,单手托腮望着骆君摇,“你难道不想你爹爹吗?你爹爹很疼你呀。”

骆君摇摇头:“我很笨,很傻,一点都不配当定国大将军的女儿吧?”

蓝萌有些莫名其妙,“虽然你有点…呃,倒也不至于吧。再说了,爹爹就是爹爹,哪有什么配不配的?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了啊。”她也没有像爸爸妈妈一样变成厉害的科研人员啊。

骆君摇笑容有些苦涩,“我爹爹是个大英雄,可我…只会让他丢脸。”

蓝萌道:“我明白,谁年轻时候不遇到几个渣男呢?小姐姐,只要振作起来你还是整个皇城最酷的崽。别忘了,你可是骆大将军的女儿呀。”

骆君摇笑了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做个好女儿的。萌萌,以后拜托你了。”

“啊?”你可真容易相信别人啊。

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骆君摇笑道:“你看到了我的记忆,我当然也看到了你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骆君摇走到蓝萌跟前,蹲下摊开双臂搂住了蓝萌,“以后你就是骆君摇了啊,拜托了。你要记住,千万不要相信谢承佑!”

蓝萌伸出手刚要回抱她,眼前的女子却已经消失无踪,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将她包裹住了一般。

“小姐姐?小姐姐……”

一只手轻轻覆上了她的额头,蓝萌……骆君摇猛地睁开了眼睛。

“摇摇在叫明湘还是令湘?怎么又变成小姐姐了?”轻柔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蓝萌有些怔怔地望着坐在自己床边的蓝衣青年。

“啊?”

青年有些无奈,“还没睡醒?刚刚不是在叫姐姐吗?要见令湘表妹?我让人去请她过来。”

蓝萌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摇摇头,小声叫道,“大哥。”

面对原主的父兄,她总是难免觉得有几分心虚的。不过此时却又莫名多了几分亲近感,不似先前面对骆云时全然是害怕被揭穿的心虚和歉疚。

“乖。”青年大手按了下骆君摇的头顶,声音带着温和的笑意,“大夫已经来过了,说你受了惊吓,吃了药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蓝萌心想:我都死过一回了,惊吓确实是挺大的。

现在,我就是骆君摇了。

她发现,要接受这个身份并不困难,就像是接受眼前的青年是她的大哥一样。

以后我就是骆君摇了,她心中默默对自己道。

“大哥,我睡了多久?现在什么时候了?”骆君摇小声问道。

骆谨言道:“你都睡了半天了,这会儿已经亥时三刻,父亲母亲已经在送客了。”

骆君摇已经搞清楚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虽然这是原本的骆君摇所为,但现在却是她的事了。

“大哥,对不起,我错了。”骆君摇低头,小声道。

今天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丢脸的不只是她一个人,还有整个骆家。

骆谨言沉默了一下,方才揉了揉她的发顶轻声道:“没事,有哥哥和爹在,别怕。”

原本骆谨言心中也不是丝毫没有火气,但骆谨言还是想亲口问问妹妹。

“摇摇,你老实跟大哥说,今天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骆谨言正色问道。

做亲人的,哪怕明知道自己人也有错,也还是忍不住想要将错处都推给别人。

骆君摇低头思索了片刻,才低声道:“对不起,大哥,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表姐跟我说谢承佑家里要为他选亲了,但是爹爹…爹爹不喜欢摄政王府的人,肯定看不中他。所以我才……”

骆君摇仔仔细细地将自己记忆中的事情跟眼前的人说了一遍。

骆谨言温润的面上闪过一抹厉色,“你说是谢承佑想要轻薄你,你才动手打他的?”

骆君摇点点头,她当时其实只能算是自我保护。

她没有记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当时的情形还有谢承佑那个态度,不管事情如何开始的先打了把责任推给他再说!

就算推不掉,打人总比跟人苟合要强吧?

况且她当时的身体状况,说谢承佑冤枉也未必。

骆谨言神色阴沉,“是令湘给你出的主意?她也知道这件事?”

骆君摇摇头,“表姐只说如果能让爹爹不得不答应就好了,是我自己……想出这样的主意的。我想…如果穆王府上门提亲,我非要嫁给他,爹爹总会答应的。”

骆谨言哪里会不知道她的意思,无外乎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别说,以他爹对摇摇的疼爱和愧疚,是绝拗不过她的。

骆谨言垂眸,若有所思,“你和谢承佑约在迎风阁的事情除了南玉还有谁知道?”

骆君摇道:“我只跟表姐说过。”

骆谨言闻言气得连连冷笑,“好!好得很!”

骆谨言哪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分明就是故意想要毁了摇摇!

谢玄昱他好大的胆子!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龙子凤孙就没人敢动他了么?

那么,沈令湘在这其中又是扮演了什么角色?

是她第一个发现并引了其他人过去的。

但她若也是参与者,只要时间再晚一些,摇摇身上中了毒未必能抵挡得住,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

骆谨言阴沉着脸,这其中的蹊跷,还要再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