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痴傻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481字
  • 2021-11-22 09:16:18

骆云出了门,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高大青年正站在门外等着他。

青年长得高大俊朗,英气勃勃。

“爹,摇摇没事吧?”

骆云摇摇头,“没事,睡着了。怎么不进去?”

青年道:“摇摇不喜欢我,看到我说不定还要生气。”

骆云道:“刚才我看摇摇…好像乖了许多,可别是吓坏了吧?”

青年挑眉,心中暗道:就算被吓到也应该是鼻青脸肿的谢承佑被吓到了吧?不过想起妹妹刚刚遭了一劫,青年心情也阴郁起来了。

“爹,摇摇真不要那谢承佑了?”

骆云轻哼了一声道,“那种小白脸哪儿配得上我骆云的女儿?仲诚,让你去查的事情……”

对于谢承佑被自己女儿打了的事情,骆云没有丝毫的愧疚和歉意,有的只是满满的嫌弃。

连个十六岁的小姑娘都打不过,还敢号称什么文武双全?

别不是旁人给谢衍面子,吹出来的京城第一公子吧?

还有今天的事,若是让他查明跟谢承佑有关,就算是穆王府和摄政王府也救不了他!

青年正是骆云的次子,骆谨行,字仲诚。

骆谨行正色道:“爹,你放心。最多两天一定会有结果。”

“很好。”骆云恶狠狠道:“我倒要看看,谁敢算计我骆云的女儿!”

骆云对自己的女儿还是信任的,就算她再顽劣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是!”骆谨行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敢算计摇摇,这些人是真当摇摇没有父亲兄长不成?

蓝萌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少女名叫骆君摇。

她是大盛朝定国大将军骆云的女儿,上面还有两个哥哥。

她年幼丧母,父亲常年征战在外无法照顾她,便迎娶了骆夫人的表妹丧夫的苏氏为继妻照顾女儿。

骆家父子常年在边关,继母确实对她很好,只比她大一岁多的继姐也很疼她。

只是她渐渐长大,总是听祖母和姑姑说继母不好,占了自己亲娘的位置,处处向着自己亲生女儿等等。

时间久了骆君摇渐渐便和继母继姐生出了嫌隙,转而与祖母姑姑表姐亲近起来。

她并不太记得,自己还极小的时候继母是如何在她生病的时候整夜不睡抱着她,祖母又是如何对自己不闻不问的。

她十三岁的时候出城游玩遇到了坏人,被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称谢承佑救了。就此一见钟情,从此原本顺畅无忧的人生被划上了终点。

她努力追求讨好谢承佑,在每一个可能的场合上前搭讪,为谢承佑的一个眼神一句话而开心不已。

无论什么东西只要谢承佑多看一眼她就费尽心思弄来送给他,哪怕是父亲派人从边关送回来的珍稀宝贝。

外人只说骆君摇不知廉耻,追着一个对自己无动于衷的男人不放。

但她们并不知道,谢承佑私底下对她也并不是那么冷漠的。

偶尔他也会送她小礼物,会对她诉说他的苦衷。

说他虽然是摄政王府大公子,但谁都知道摄政王谢衍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原本只是穆王府庶长子谢衡之子,谢衍是他亲叔叔。只是因为谢衍二十多岁了却还无妻无子,又常年征战在外祖父担忧他在战场上若有意外身后无人,这才将他过继给了谢衍。

他说虽然人们明面上敬他是摄政王府大公子,暗地里却都嘲笑他要称呼一个只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父王。

他说他想要自己建功立业,让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他不能喜欢她,他不能让人以为他贪恋定国大将军的权势。

骆君摇很伤心,但是表姐却一直安慰她。

表姐说男人都是爱面子的,谢承佑想要入朝为官名声就更重要了。等到他觉得自己有资格配得上骆大将军的女儿了,一切自然就好了。

为了这一天,她需要耐心一些,可以暗中帮助他更快的成功。

表姐在她写不出来信的时候帮她写,帮她出谋划策,帮她挑选玄昱公子会喜欢的礼物。在她伤心时细心安慰她,开导她。

比起处处教训她这不行那不许的继姐,骆君摇觉得果然表姐才是自己真正的亲人。

直到两天前父亲回来,她正苦恼着要不要告诉父亲自己的心思,然而表姐却告诉她一个消息。

穆王府开始准备为谢承佑挑选妻子人选了,穆王府大少夫人已经选好了几个中意的,只等摄政王回京过目之后就从中挑选一个为谢承佑定亲。

她立刻就慌了,连忙拉着表姐求她想办法。

表姐也很是苦恼,只说玄昱公子如今既无功绩又无官职在身,舅舅和摄政王素来还不对付,恐怕就算提了也不会同意的。

若是有什么办法让舅舅不得不同意就好了。

她冥思苦想了许久,决定先见谢承佑一面,两人也好一起商量这件事。

只是父亲刚刚回来家里看得严,这两日她根本没有机会出门,只能趁着今天让人找谢承佑过来。

她想告诉谢承佑请他家上门来提亲,只要确定了此事,她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说动爹爹答应的。

但是她不明白…他应邀来了迎风阁,却又为什么突然变脸?

往日里总是谦谦君子的男人突然变得可怕起来,他想要轻薄她,她不肯他就满脸轻蔑地说她故作矜持,说她不知羞耻,说她下贱。

他在她耳边低声说,“骆君摇,你既然这么贱,这么想要嫁给我,那本公子就成全你,干脆做戏做全套又如何?你要记得……这是你自己求来的,你这样,除了我还有谁肯要你?”

“骆云有你这样的女儿,可真是一世英名丧尽啊。”

她想,或许她真的很不知廉耻,很下贱吧?

她曾经眼巴巴地捧着自己熬了好几个夜做的荷包去送给他,却被他不屑一顾,被他的朋友们嘲笑丑得连乞丐都不会要。

她曾经在雪地里苦等着谢承佑赴约,最后等到自己着凉发烧晕倒,谢承佑却一直没有出现。

但只要他让人送来一个不值钱的小玩意,说他被人绊住了不是故意失约的,她就开心了。

她曾经因为谢承佑说喜欢一副古画,费尽了心思想方设法去跟人高价买了过来,却被他转手送给了别人。

她曾经绣了写着他名字的手帕送给他,却被他丢给身边的小厮拿去当抹布,传扬的整个皇城都知道,人人都嘲笑骆家二姑娘是个花痴。

虽然被人耻笑,但当时的骆君摇并不觉得十分难过。

因为她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不想让人觉得他贪慕骆大将军的权势。

她是定国大将军的女儿,她的父亲是高祖太宁皇帝亲封的世袭定国公,掌握着大盛两大精锐之一的玄甲军以及三分之一的兵马。

若不是小皇帝年纪小,她就算想做皇后都可以。

表姐说,谢承佑只是太骄傲了,不愿意让人低看了。

骆君摇并不介意,她想表姐说得对,谢承佑有他的骄傲,那她就将自己放低一些。

她一直以为自己在为了他们的未来努力,委曲求全。

但那一刻谢承佑满怀恶意的眼神却让她突然变得清醒无比,仿佛是这几年从未有过的清醒。

他真的厌恶他,看不起她。

她所以为他的骄傲导致的反复多变,不过是他在偶尔心情好的时候施舍给她几分暖意,大多数时候都不屑一顾罢了。

那一刻,巨大的痛苦席卷了她,她无力地将自己沉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