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父女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142字
  • 2021-11-19 09:55:10

蓝萌泡了一通冷水澡,又被灌了一大碗药之后,那种难耐的燥热感终于渐渐散去了。她平躺在床上,盯着床顶精致的刺绣花纹心中暗恨道:“别让本姑娘知道是谁干的,早晚弄死你!”

“摇摇,没事了吧?”

骆云走进来看着正盯着床顶发呆的女儿,心疼地伸手摸摸她的额头问道。

蓝萌摇摇头,小声道:“没事了,谢谢爹爹。”

她还有些心虚,看着眼前高大魁梧的男人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若是被认出来自己是个冒牌货,她会不会被当成妖怪烧死?

一瞬间脑海中浮现出了n种坊间流传的穿越后生存指南。

失忆?受到打击性情大变?还是硬混过去?

可是,没有原主的记忆她要怎么混过去啊?

见她蔫哒哒的模样,骆云越发心疼哪里还记得别的?。

“摇摇别怕,有爹在,以后谁都不敢欺负你。”

蓝萌吸了吸鼻子,突然感觉鼻子有点发酸。

眼前这是一个很爱也很紧张女儿的父亲,但是…他的女儿却已经不见了,她不是他的女儿。

同时又有些心酸,她爹就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跟她说过话。

不是她爹不疼她,而是忙,忙得连见面都是奢侈。

从蓝萌有记忆开始,她爸妈就日常泡在实验室里,就连她爷爷奶奶伯父姑姑堂哥堂姐都在为国效忠,蓝萌从小是被保姆带大的。

虽然不缺吃穿,家人也都很关心疼爱她。但对一个才几岁的小孩子来说,一年见不到父母两次,再深切的关爱也很难体会。

蓝萌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却并没有变得独立坚韧。

长大后虽然因为信息技术方面的特殊才能进入了国安部门,却反倒是狐狸窝五个女孩子中最娇气,最爱撒娇的一个。

说到底,就是缺爱。

她撒娇是因为想要人关注,想要人抱抱疼疼,谢安澜曾经就调侃过她有肌肤饥渴症。

在尚且不懂事的童年,她甚至在生日的时候暗暗许愿父母的实验室研究所全部都倒闭就好了,这样爸爸妈妈就可以永远陪着她了。

突然想起来,她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蓝萌只觉得心里更难受了。

也不知道爸爸妈妈知不知道她死掉了…他们一定会很难过吧?

想到这里,眼泪就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了。

“摇摇……”看着这样的女儿,骆云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他并没有多少跟女儿相处的经验,妻子生下女儿的时候他就已经驻守边关。女儿两岁的时候妻子过世,他原本将两儿一女都接到了边关,但边关环境恶劣小女儿娇嫩得根本无法承受。

才不过几天,原本白白净净的小娃娃就病得奄奄一息了。

骆云无奈只得将女儿送回京城教养。

所幸继妻苏氏是已故妻子的表妹,因为丈夫战死沙场独自带着一个女儿。在知道他有意找一个继室照顾女儿之后,主动上门表示愿意做女儿的继母。

老母年迈又与已故妻子不和对孙女也十分冷淡,骆云再三考量还是同意了苏氏的提议,娶了苏氏进门为继室。

只是女儿渐渐长大,和苏氏的关系却并不太好,倒是跟寡居在府中的妹妹骆氏和外甥女关系亲近。

骆老夫人跟他原配妻子关系恶劣,连带着也不喜欢这个孙女。

反倒是苏氏进门之后,因为厌恶苏氏对孙女才多了两分亲近,但这其中有几分真心实在难说。

女儿越长大就越是敌视继母和继姐,当初希望能由继妻教养女儿的愿望可算是落空了。

对此骆云也并不能责怪继妻,作为一个继母苏氏很是尽职尽责。

虽然摇摇不肯听她教诲,但她掌管着府中中馈,一应吃穿用度上绝没有人敢亏待摇摇半点,也算是让骆云略感安慰了。

女儿不仅跟继母关系不好跟父兄更加疏远。

骆云自知一年陪着女儿的时间也不过几天,有时候甚至两三年见不上面。疏离才是正常的,哪里舍得责怪女儿?

如今边关太平,两个儿子也长大成人可以独挡一面了,骆云这次回京就打算多待一段时间。

也是盘算着女儿年纪不小了,打算为她相看一个好人家。

他虽然相信苏氏的为人,但女儿家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他还是要亲自看看才能放心的。

虽然骆云才回来两天,但骆君摇心悦摄政王府大公子谢承佑的事情骆云也是知道的。

骆云原本还想着若是女儿实在喜欢,就算他不想掺和那些事情也还是愿意与摄政王府结亲的。谁曾想还不等他仔细打听,就发生了今天的事情。

骆云知道这谢承佑绝不是摇摇的良配,无论如何也不打算同意这门婚事了。

谢玄昱看不上他女儿,他自己又算个什么东西?

还真把自己当成摄政王府的大公子了?

西贝货罢了!

至于传闻中女儿骄纵跋扈这些小事情骆云并不在意,父兄常年不在家,纵然苏氏对摇摇再好也难免有不周到的地方,骄纵跋扈总比软弱怯懦被人欺负好。

“摇摇,你听爹爹说,那谢玄昱不是好人,咱不要他成吗?回头爹爹一定给你找个更好的如意郎君。”边说着骆云一边将自己麾下的年轻将领扒拉了一遍。

本事高,武功好,身体好,人品好,还要长得好看的!

最重要的是,在他手下他就能盯着,将来也有他儿子盯着,不让人欺负他的宝贝女儿。

骆君摇不敢说话,只是靠在骆云怀里重重地点头。

谢玄昱是谁?那不重要。

见女儿这么轻易答应,骆云也是一愣。

他还以为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让女儿接受呢,毕竟这少女心事他这种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总是搞不太明白。

听说这小丫头已经追着谢承佑两年多了,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难道是今天的事儿伤心了?

不管怎么说,肯放弃就好!

骆云立刻道,“乖孩子,你喜欢什么样的回头爹给你找来。咱们找个比谢承佑长得还俊的!”

“嗯。”蓝萌点点头,“…爹,我、我有点困了。”

骆云立刻道,“是刚刚吓到了?那爹不打扰你了,你再多休息一会儿。”

“嗯,爹爹慢走。”蓝萌松了口气,连忙道。

骆云看着她拉起被子连脑袋一起罩住,无奈地摇摇头伸手将被子往下拉了一些掖好才起身离开。

至于今天的事,还是等摇摇睡醒了再问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