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捞过界!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11字
  • 2022-01-02 09:55:09

摆脱了烦人的人,几个姑娘愉快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穿梭玩耍。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街上的人却越来越多了。

街道两旁悬挂的各式花灯都亮了起来,整个南市都被笼罩在五光十色的灯火之中。

火树银花不夜天,今晚,这里恐怕是整个皇城最明亮的地方了。

“思思,别多想。”见赵思思还有些神思不属,宋琝握住她的手低声道,“两国结盟的事情也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那个二王子说话未必管用。”

骆君摇也点头道:“是啊,别担心。这次结盟是咱们大盛占上方吧?就算和亲也不是高虞人想如何就如何的。”

赵思思一怔,看着眼前几人关心的模样,也不由微笑道:“我没事,不用担心。如果真的不可避免,我不会害怕的。咱们不是出来玩儿的么?别想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们快去那边看看,那边好漂亮!”

“那是打铁花,我在外面见过,咱们过去瞧瞧!”秦凝也笑道。

“快走!”

打铁花是一门少见的焰火技艺,要将铁熔烧成铁汁,几个打花艺人穿梭其中,铁汁飞溅如瀑,光彩夺目令人目不暇接。

每一次光华流动,周围围观的人们就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叹。

胆子小的姑娘们更是捂住心口,生怕那炙热的铁汁落到艺人身上。

敞阔的台子周围,火树银花光华耀目,四周喝彩声四起。

骆君摇也跟着鼓掌喝彩,看到一个少年端着托盘过来讨赏,便也跟着给了一颗小碎银子。

骆君摇正要回头跟身边的徐惠说话,却觉得身边有什么轻轻动了一下,她反手就朝旁边抓去。

就在这时徐惠被人拽了个趔趄,眼看徐惠额头要磕到跟前的是石台边缘,骆君摇只得伸手一把将人拉了回来。

再低头一看,她腰间挂着的玉佩不见了。

这可是大哥送给她的礼物!!

骆君摇目光飞快朝着后面人群中看去,看到一个人匆匆逃离的背影。

“呀,我的荷包不见了。”徐惠道。

显然对方是个老手,一次偷了俩。

骆君摇暗暗磨牙,伸手将徐惠推到沈红袖身边,“你们自己玩,我去去就回来!”说完便转身朝着那小偷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君摇?!你去哪儿!”沈红袖吓了一跳,连忙叫道,“别追!”

骆君摇已经身形灵巧地钻入了人潮中,只来得及朝后面挥了挥手转瞬间就不见了身影。

虽然只看到了那小偷半个背影,但骆君摇的记忆力却是惊人得好。而且浏览搜索的速度极快。她可以在片刻间从数百几乎完全相同的图片中找出唯一一张有些微不同的,也可以在数百张图片中毫无障碍地找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这项技能用来搜寻追踪也是极其有效的。

“你给我站住!”

那小偷也没想到自己才跑出没多远就被人追上来了,吓得头也不回溜得更快了。

街上人头攒动,两人还是逆着人流而行,骆君摇虽然身形娇小伶俐,但是在人群中钻来钻去也颇为艰难。

那小偷显然对附近颇为熟悉,看准了一条小巷便挤出人群冲了进去。

骆君摇瞅准了人略少一点的地方,一个纵身也跃了出去追进了小巷里。

比起亮如白昼的大街,小巷子里就显得阴暗了许多。

那小偷对附近的路十分熟悉,在巷子里绕来绕去的打转,骆君摇一时也追不上他。

骆君摇心中气闷,但其实那小偷也万分郁闷。

这小姑娘也太能跑了,明明看起来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啊。追着他不放也就罢了,他竟然还甩不掉她!

小偷捏了捏心中的玉佩和荷包,干脆心一横停了下来。

“臭丫头,不想要命了!”小偷瞪着靠近的骆君摇,凶神恶煞地道。

骆君摇偏着头,就着微弱的光打量那小偷。

是个三十出头,身形矮小消瘦的中年男子。

“你胆子可真不小。”骆君摇道。

小偷略有些得意地道:“今晚这么多人,你以为那些废物巡街御史能抓得住我?小丫头,我劝你识相一点,这东西,就当是孝敬你爷爷我了。”

骆君摇悠悠道:“你弄错了,我是说…偷东西偷到本姑娘身上,你胆子不小。”

小偷嘿嘿冷笑两声,“看你的模样想必是哪家的官家小姐,你说…你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你们家的人敢不敢声张?仗着有几分身手,就真当自己是女侠了?正好老子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俏的妞儿,今天也算是能一饱艳福了。”

骆君摇微微眯眼,往后退了一步。

那小偷以为她怕了,越发得意起来。

晃了晃手里的玉佩笑道:“这玉佩看起来很值钱啊,情郎送的?”

“嘿嘿,只要你乖乖的,老子留你一命。想必你自己也不敢到处乱说,老子只是贱命一条什么都不怕,不知道你怕不怕啊?”

骆君摇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是个暴力的人,但是这上雍欠揍的人实在太多了。”

“了”字尚在嘴边,骆君摇已经欺身上前,凌空一个飞踢将那小偷踹飞出去撞到了小巷的墙壁上。

那小偷猛然遭袭,跌落到地上痛得一时爬不起来。

骆君摇一向懂得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丝毫没有停留不等他爬起来就上前去又是几脚下去,踹得那人嗷嗷直叫。

“偷东西就好好偷东西,怎么还劫起色来了?”骆君摇一边踢一边道,“捞过界是要倒大霉的知不知道?”

“臭丫头!你不想活了!你…哎哟,疼!”小偷原本还想吓唬骆君摇,可惜他不知道眼前这姑娘就从不怕人吓唬。他越说,骆君摇踹得越狠。

“你说什么?让你骂我!”骆君摇又是几脚下去,“没本事还敢学人劫色!”

那小偷绝没想到自己偷个东西竟然也能遇到个硬茬子,当即抱着脑袋认怂。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我这就将东西还给您!”

骆君摇又多踢了两脚才罢手,朝他伸出手,“拿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