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南市灯会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315字
  • 2021-12-30 09:55:04

“大姐姐!大姐姐!”

骆家大姑娘的掬兰院里,正在绣盖头的骆明湘听到少女欢快的笑声,面上也不由露出了几分浅笑。

抬起头来看到正进门的少女笑道:“刚下学怎么就过来了?”

骆君摇扑倒她跟前,“大姐姐,今天南城有花灯,一起去么?”

骆明湘摇摇头道:“我不能去,摇摇自己去吧。”

“为什么啊?我特意回来叫大姐姐一起去呢。”骆君摇有些失望。

旁边丫头翠雀掩唇笑道:“二姑娘,咱们姑娘要出阁了,不能出门呢。”

“就是因为大姐姐要出阁了,所以才要趁着没出阁之前出去玩儿啊。”

翠雀摇头道:“那可不成,规矩便是这样的,姑娘家出阁之前得在家里待着。若是让外人知道了,对大姑娘不好。”

骆君摇有些郁闷,看看笑容温柔的骆明湘,“那好吧,大姐姐想要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骆明湘伸手帮理了理衣服,轻声道:“我什么都不缺,今晚外面人多,去看花灯的时候小心一些。虽然是皇城天子脚下,但入了夜街上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别到处乱跑。”

骆君摇连连点头,“大姐姐放心吧,坏人遇到我算他倒霉。”

骆明湘无奈,轻轻拍拍她的手臂问道:“零钱够不够?要不要从我这儿拿一点?”

骆君摇连忙拒绝,“够了,够了,大姐姐你放心。那我先走了,等我回来一定带最好看的花灯给大姐姐。”

说完骆君摇便转身急匆匆地跑了,骆明湘叫了她两声也没叫住,只得无奈地摇摇头重新拿起了针线来。

旁边的翠雀忍不住道:“大姑娘,二姑娘先前那么对您,您怎么还对她这么好啊?”

骆明湘摇摇头,轻声道:“摇摇先前是有些不懂事,不过她心是好的。”

翠雀有些怀疑,真的吗?

虽然这些天二姑娘是变得懂事可爱了许多,对夫人和大姑娘也十分尊重,但之前……

骆明湘道:“这几年她性子是有些急躁,但是…你看她真的伤害过我和母亲吗?”

翠雀仔细回想了一下,还是诚实地摇了摇头。

二姑娘只是讨厌夫人和大姑娘,有时候在人前说话也十分不客气让夫人和大姑娘没面子。但若说真的用什么阴谋诡计的事情算计人,却是没有的。

骆明湘一边做着女红,一边道:“她当初那般讨厌我和娘,也没有伤害过我们,可见心性是好的。如今懂事了,就更好了。我马上就要嫁了,摇摇若是能好好的,父亲和两位兄长也能多念娘两分情面。”

闻言翠雀也沉默了,大姑娘马上就要嫁人了,但夫人却还要继续留在骆家的。

虽然说夫人自己带着嫁妆出去也能过得下去,但这个世道女子总归是艰难的,更不用说是身怀巨资的寡妇了。

若是可以,大姑娘自然还是希望夫人能留在骆家,下半辈子安乐无忧的。

“二姑娘若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翠雀喃喃道。

骆明湘笑道:“确实,摇摇现在越来越可爱了。”

城南是整个上雍皇城最热闹的区域之一,这里有相邻的几条街市组成了整个上雍最热闹繁华的商业中心。

因在上雍的东南方,皇城百姓们俗称为南市。

大盛是没有宵禁制度的,因此商业和夜市都十分繁荣。

而与靠近西城门的西市不同,南市在内城与外城接壤的地方,一向都是京城达官权贵和普罗大众们最喜欢的打发时间的所在。

“好漂亮啊。”

跟兰音兰珍一起在街头下了马车,骆君摇也不由为这里的繁华惊叹。

此时天色尚未暗下来,但街道两旁已经挂上了五颜六色制作精巧的花灯。

街道上人们来往穿梭,街边上小摊贩们高声叫卖着,时不时还能看到几个发色不同的外族人,空气中隐隐浮动着淡淡的酒香和糕点的馨甜。

因中秋快到了,隐约还有桂花的暗香浮动。

人们的脸上是或平静或悠然开怀的模样,这是太平日久的人们才会有的自在安然。

“等天黑下来了,所有的灯都亮起来了,那才漂亮呢。”兰音笑道。

骆君摇原本对花灯没什么兴趣,只是应了秦凝几个的约才来的,此时看到这些倒是也隐隐有了些期待。

“咱们去找阿凝她们吧,快走,咱们要迟到了。”下学之前她们约好了先各自回去换衣服,然后在南市的品逸居见。

兰珍笑道:“姑娘不用担心,姑娘们更衣装扮挺费时间呢,肯定不会迟到的。”

骆君摇回头瞥了她一眼,“你在说我不修边幅?”

“奴婢可不敢,奴婢是说姑娘天生丽质。”

骆君摇立刻笑弯了眼,眸中星光璀璨,“真会说话,今天买了什么回头姑娘给你们报账。”

兰珍和兰音闻言大喜,“多谢姑娘。”

其实她们倒不是故意奉承姑娘,她们家姑娘确实是天生丽质。

只是从前人们最先被她的骄纵跋扈的行状吸引,或者嘲笑她东施效颦,明明是个不通才艺的庸才偏要学人家清幽雅致的才女装扮,哪里还能注意到她的美貌。

今晚姑娘只穿了一身鹅黄色衣衫,发间用暗金色织金发带系着,精致美丽的小脸素净的脂粉不施,倒是一派清水出芙蓉的纯澈轻灵之感。

只是兰珍的估计到底出了点差错,武道院的姑娘们装扮起来并没有那么费时间,她们赶到品逸居外面的时候正好看到沈红袖等人。

沈红袖等人就在距离品逸居不过几丈远的地方被人拦住了,拦路的是几个明显穿着外族服饰的青年。

外地人,难怪敢当街拦人呢。

估计谁也没想到天子脚下花灯夜市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沈红袖等人身边都只带了几个丫头。

这会儿突然被几个外族青年堵着,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为首那青年穿着草原民族的特色服饰,脖子上挂着一个狼牙做成的项链。相貌倒是还算俊朗,只是肤色比大盛人深了许多,更比不上上雍这样的水泽之乡的人细腻,看上去多了几分粗狂豪迈。

跟在他身边的几个青年也都是差不多的装扮,但其中却有两个大盛人。

那两个大盛青年二十出头的模样,穿着打扮显然也是权贵之家的公子哥儿模样。只是他们却并没有帮沈红袖几个姑娘解围,反倒是笑吟吟地站在一边附和那几个外族青年。

骆君摇皱眉,问道:“那两个人…好像是宁王府的?”

兰音仔细看了看,道:“那是宁王世子的二公子谢承礼和阮相家的小公子阮福。”

身份不凡啊,难怪连安阳郡主都不放在眼里。

这两位的亲爹,可都是当朝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一呢。

不过在骆君摇看来也就仅此而已,毕竟宁王府孙辈最出色的是谢承昭,而阮家下一代的当家人是阮相的嫡长子阮月楼。

这两个,就真是纨绔公子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