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蕲族质子?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831字
  • 2022-01-19 09:53:02

男子不得在宫中留宿,谢衍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王爷。”刚走进王府,左长史朱思明就迎了上来。

“何事?”谢衍脚下一顿,朱思明是王府长史也是正经的朝廷命官,跟王府总管不同,他并不住在王府,没有大事自然也不会这么晚来见他。

朱思明道:“下午大公子从公主府回来,受了伤。”

谢衍抬手捏了捏眉心,继续往境园走去,“这个本王知道,不必理会他。”

朱思明有些惊讶,他没打听到大长公主府今天下午出过什么事,大公子却又一瘸一拐地从公主府回来,难道是王爷打的?

那他确实不该过问,毕竟老子打儿子,什么时候外人都是管不着的。

“还有事?”谢衍回头看到朱思明还站在那里出神,开口问道。

朱思明回过神来连忙拱手道:“蕲族使者今天又来求见王爷。”

“不见。”谢衍留下两个字,漫步朝着王府深处走去。

走了两步,谢衍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停下了脚步。

朱思明连忙躬身道:“王爷还有何吩咐?”

谢衍淡淡道:“听说谢承佑欠骆家的那笔钱还没还?”

朱思明一怔,道:“是,大公子大约一时还凑不齐。”一个无官无职的王府公子,想要一下子拿出那么一大笔钱是不大可能的,而且在朱思明看来,谢承佑恐怕也不太想真的还钱。

然而谢衍并没有这个细听的兴趣。

只听谢衍冷声道:“告诉谢承佑,本王不想看到骆家人找上门来。”

“是,王爷。”朱思明表示明白了。

公主府的宴会过后果然传出了太皇太后重病的消息,不过这种事情最多是宗室贵妇轮流入宫侍疾,对骆君摇这样未出阁的小姑娘并没有什么影响。

过了两天安阳郡主秦凝果然也去了安澜书院,成为武道院第七名学生,倒是惊掉了许多人的下巴。

秦凝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在武道院最多忧虑的还是太皇太后的身体。

不过既然长陵公主让她来上学而不是每日跟着自己入宫侍疾,想必太皇太后的病情也并没有外传的那般严重。

骆君摇倒是有些明白长陵公主的顾虑,只是不知道那叫琴娘的女人怎么样了。若只处置了那女子,骆君摇虽然能理解公主的行为,心里到底有些不得劲儿。

难道即便是堂堂公主,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依然只能冲着女人使劲儿?

“骆君摇!骆君摇!”

骆君摇正坐在书院的藏书阁里发呆,秦凝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骆君摇抬头看了她一眼就低头将目光落回了手里的书上,一边问道:“有事?”

秦凝有些不满,“你怎么每天都躲在这里看书?没听说你这么喜欢学习啊,你是不是在躲着我?”

骆君摇幽幽地看了她一眼,“马上就要到月考了。”

安澜书院每月都会有一次文科月考,无论是玲珑院还是武道院都得考。

这也是骆君摇最头疼的地方,原本的骆君摇基础不好,于是连带着她的基础比原主还不好。

幸好现在安澜书院的课程已经调整过很多了,功课其实并不重。

而在应试教育下长大的骆君摇最擅长总结归纳划重点,她记性特别好,拿了大姐姐从前的功课笔记,临时抱抱佛脚还是有用的。

秦凝不以为然,“那有什么,又不是很难。”

“……”

对上骆君摇幽怨地眼神,秦凝也想起来传闻中骆君摇那稀烂的学业,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我帮你补补课?只要你陪我打一架就行了。”

骆君摇摇头,“谢谢,不用,我自己可以。”

“你真的可以吗?”秦凝不是很放心。

她十三岁早就学会的东西,骆君摇十六岁了还没学会,感觉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真、的!”被鄙视了的骆君摇咬牙道。

秦凝耸耸肩点头道:“行吧,你说可以就可以。今天下学了我们要去南城看花灯,你去不去?”

骆君摇有点想拒绝,大姐姐再过半个月就要出阁了,最近府里忙着呢。

她虽然帮不上太多忙,但是可以回去陪着大姐姐,帮她一起整理嫁妆什么的。

见骆君摇要拒绝,秦凝连忙道:“自从我来了,每次约你去玩你都拒绝,你是不是讨厌我?”

讨厌倒是没有,主要是秦凝也没来几天啊,这不是最近忙嘛。

秦凝道:“去嘛,去嘛。听说玲珑院的人也去,万一遇上了咱们势单力薄的……”

“……”万一遇上了,就算多我一个也没用啊。再说了,大家只是不太对付,又不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想了想,骆君摇有些好奇,“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大家都要去看花灯?”

骆君摇对花灯的兴趣比较一般,毕竟什么灯光秀她没见过?就算是花灯,前世见过的也不在少数。

秦凝以为她有兴趣了,笑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再过两天就是中秋了啊。灯会连续三天呢,今天是第一天。”

“中秋?”骆君摇眼睛一亮,“明天放假?”

秦凝无语,你到底是爱学习还是不爱学习啊?一说到放假眼睛就放光。

安澜书院的课业其实真的很轻松,逢一二三,六七八上学,四五,九十放假,再加上一些节日,即便如徐惠和秦凝这样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也完全不会觉得辛苦。

“休息五天,二十一上课。”秦凝道。

“那我去!”骆君摇果断的收起了手里的书。

一边在心中鄙视书院误人子弟,一边赞扬放假真好啊。

下午一放学,武道院几个姑娘就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奔上自家马车匆匆回家了。

去看花灯之前,她们还得回家换一身衣裳装扮一番才行。

骆君摇坐在马车里悠闲地抱着个零食匣子吃小零嘴儿。

自从公主府的宴会过后,不知怎么的沈令湘也不爱往她跟前凑了。骆君摇也不在意,不忘她跟前凑才好呢,她一点儿也不想跟沈令湘来往。

倒是她那好姑母,三不五时就往暖心苑送点汤啊点心啊什么的。她倒是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那满眼慈爱怜惜的模样总是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马车进了城速度就慢了很多,外面也热闹了起来。

骆君摇刚放下手中的零食匣子,外面突然传来车夫一声惊呼以及急促呵斥马儿停下的声音。

马车急停,骆君摇身子微微往前一倾,所幸她反应快一手按住了跟前的小桌面,“仁叔,怎么了?”

外面车夫道:“突然有个人闯出来,姑娘没事吧?”

骆君摇道,“我没事,没撞着人吧?”说话间,骆君摇掀开车窗的帘子往外看去,果然看到马车跟前的地面上跌倒了一个人。

车夫连忙道:“没,姑娘,马儿没有碰到他,他是自己摔出来的。”

他话音才刚落,路边就有人笑道:“是骆家二姑娘?这车夫说得没错,他确实是摔出去的,跟车夫无关。”

骆君摇朝那说话的人看去,看到了几个衣着装饰不凡的年轻人。这几人站在一起,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那跌倒在地上的人。

骆君摇看看那几人,有些眼熟但是记不太清楚是哪家的公子哥儿了。

那跌倒在地上的人已经慢慢爬了起来,路边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扶他一把。

“惊扰姑娘了,实在对不住。”他走到车窗边,朝着骆君摇郑重地拱手道。

那几个看好戏的公子哥儿哄笑道:“姬容王子,这位可是骆大将军的爱女,你想求人帮忙倒不如求求她啊。”

王子?

骆君摇好奇地看向那站在路边的白衣少年,那少年身形单薄脸色苍白,容貌也十分俊秀,一眼看过去竟有几分难辨雌雄的脆弱感。

大盛没有王子这个称谓,不过这少年看起来除了肤色比一般大盛男子更加白皙,也不太像是外族人。

但骆君摇也还记得,姬姓好像是蕲族王室的姓氏,这少年难道就是蕲族送到大盛的质子?

叫姬容的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又朝着骆君摇拱手一揖,才后退了两步。

骆君摇道:“没关系,人没事就好,以后可要小心一些。”

姬容有些意外地抬头看向骆君摇,骆君摇朝他笑了笑便放下了车窗帘子,“仁叔,走吧。”

车夫应了一声,马车重新缓缓向前驶去。

路边还隐约传来那几个纨绔公子哥儿的调笑声,骆君摇微微蹙眉却没有再说什么,将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