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太皇太后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295字
  • 2021-12-28 09:55:07

“君摇。”苏氏有些听不下去了,没好气地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大姑娘家的,说什么花楼不花楼的?那是你该去的地方吗?”

骆君摇捂着自己的额头道:“母亲,我是做好人好事啊。”

她又不会对漂亮小姐姐怎么样!

“总之!你不准去!”苏氏道:“若是让我听说你去了那种地方,我便告诉大将军,让他将你关在府里哪儿都去不了。”

“哦。”骆君摇只得恹恹地点头答应了。

苏氏有些头疼地看着她:“你也不小了,这次你爹回来就是想给你相看一个好人家。你还整天这么闹腾,可怎么好?”

骆君摇道:“大哥和二哥都一把年纪了,他们比较急,我还能再等等。”

“他们是男子,能一样么?”

骆君摇道:“男子怎么了?年纪大了还不是老菜帮子,再大几年他们怎么还好意思去招惹年轻姑娘?那叫什么来着……老牛吃嫩草!”

啊,其实也不是所有年纪大的人都是老菜帮子,比如那位摄政王殿下就特别好看。

就是……太冷了,靠太近了都忍不住想打哆嗦。

再想到今天还跟人家一块儿听了半场小电影,还是…有点尴尬。

“噗嗤!”

“啪!”

骆夫人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她的头顶上,瞬间把她脑袋里那点浮想联翩拍没了。

“胡扯什么!那是你兄长!”苏氏觉得当真有些愧对大将军和自己已故的表姐,她真的把这孩子养废了。

什么都敢说!

“那…一树梨花压海棠?”

眼看着苏氏的手又举起来了,骆君摇连忙一头扎进了骆明湘怀里,“大姐姐救命!母亲要打我!”

骆明湘抱着骆君摇自己也笑得肚子疼,抹了眼角笑出来的泪珠对苏氏道:“娘,摇摇开玩笑的。就是咱们私下说说,不会在外面乱说的。”

苏氏道:“私下也不许乱说。”

谁知道会不会私底下说习惯了,一不小心就在外面秃噜嘴了?

这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出来,骆家二小姐的名声真的别要了。

沈令湘坐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话题歪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只能默默地闭上了嘴。

不想苏氏教训完了骆君摇又自己将话题扯回来了:“玄昱公子那边钱的事儿你以后就别再提了。”

见骆君摇睁大了眼睛想要说什么,苏氏道:“这事儿我和大将军会解决的,你放心,保管没几天那些钱就给你送回来。一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你也得给他点时间去筹钱不是?以后自己长点心,别什么东西都往外送。”

想起骆君摇被诓走的那些东西,苏氏就心疼。

那哪里是有银子就能买到的啊?折算成那些银子都是骆家吃亏了。

只是自家姑娘傻,吃亏也没法子,好在现在总算是回过劲儿来了。

骆君摇有些好奇:“母亲,会不会太麻烦你和爹了?”

苏氏笑道:“有什么麻烦的?让大将军给摄政王府递个帖子的事儿。”骆大将军亲自出面要账,谢承佑还敢不还不成?

“母亲真好。”

骆君摇抱着苏氏的胳膊笑道。

再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垂着头也难掩脸色灰败的沈令湘,骆君摇笑得更开心了。

那些东西可都是通过沈令湘被诓骗出去的,原主就算再傻苏氏也教过权贵间的行事准则,什么能送什么不能送还是知道的。

诚然原主是个小傻蛋,但你尽逮着一个傻蛋薅羊毛是不是太过分了?

现在好了吧?小傻蛋给你们薅没了。

新版狐狸牌骆家二姑娘,是个没有感情的催账机器呢。

宫中

长陵公主匆匆赶到太皇太后所住的宁寿宫,谢衍已经站在寝殿外等着了。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还坐着年方七岁的小皇帝谢骋和朱太后。

朱太后比长陵公主小两岁,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却依然明艳美丽。

她此时脸色也有些苍白,将儿子抱在怀里安静地坐在一边。

看到长陵公主快步踏入殿中,才朝她点点头有些歉意道:“贤语,知道你今天家中宴客,这个时候叫你进宫来,实在是……”

长陵公主打断了她的话,“皇嫂这是什么话,什么事情也没有母后重要。母后怎么样了?”

朱太后不答,长陵公主不由更加急躁起来,转身就想要往寝殿里冲。

一只手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长陵公主回头看向谢衍。

谢衍沉声道:“别担心,没事。”

“真没事?”长陵公主颤声道。

谢衍坚定地道,“没事,别怕。”

长陵公主身子晃了晃,脚下一软险些往地上坐去。谢衍一把扶住她,让她坐到了旁边的椅子里。

长陵公主靠在椅子里,轻咬着唇角也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寝殿入口的位置。

那里面,御医正在为太皇太后诊治。

这一等又是小半个时辰,几个御医终于从寝殿里走了出来。

只是几个人神色都有些凝重,显然情况依然不甚乐观。

“母后怎么样了?”

“陛下,太后娘娘,王爷,公主。”众太医连忙见礼。

长陵公主凝眉道:“母后怎么样了?”

为首的太医院院使轻叹了口气,躬身道:“太皇太后暂时无事。”

“暂时?”

院使低头道:“太皇太后年轻时受过重伤,当时虽然救回来了,到底是伤了根本。如今……臣等无能,请公主恕罪。”

长陵公主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母后年轻时受伤的事她是知道的。当时本就十分凶险,大夫曾说若不好好调养会影响寿数。

母后能活到现在,也是这么多年精细调养的结果。无论是父皇皇兄还是知非,得了什么珍贵滋补调理的宝贝也都往母后跟前送。

自从父皇驾崩之后,母后的身体就一直不算好。六年前皇兄又走了,当时母后就险些没挺过来。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到了这时候,长陵公主还是心口梗痛得说不出话来。

“知非……”朱太后牵着小皇帝,神色也是惶惶然。

谢衍看向院使沉声道:“尽力稳住太皇太后的病情,再过两天薛百川就能到京城。”

虽然是御医久居京城,但神医薛百川的名字他们却还是知道的。

院使连忙道:“王爷放心,太皇太后这不是急症,这次救回来了,只要不出意外…拖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谢衍点了下头,“下去吧。”

众人松了口气,连忙告退。

太皇太后跟前的内侍从寝殿内走了出来,看了大殿中众人一眼,才走到跟前来道:“太皇太后说她没事,请陛下太后王爷和公主不要担心,都回去歇着吧。”

长陵公主道:“我进去看看母后。”

内侍也不好拦她,只道:“太皇太后睡了,公主小声一些。”

谢衍伸手扶着长陵公主,低声道:“伯母不会有事,别担心。”

长陵公主连连点头,“是,母后不会有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