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宫中来使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357字
  • 2021-12-27 09:55:02

“摇摇,你去哪儿了?!”

看到骆君摇回来,骆明湘连忙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她没事才松了口气。

骆君摇当然不能把长公主的家事告诉别人,只是摇摇头低声道:“大姐姐不用担心,我没事。我就跟谢承佑谈了一下,然后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躲了会儿懒。”

骆明湘担心地道:“真没事?玄昱公子那里……”

骆君摇笑眼弯弯:“真的没事,我就跟他聊了聊还钱的事儿。放心,我们没打架。”

谢承佑只是单方面挨打,他如果不要脸的话当然也可以去告状。

骆明湘这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那玄昱公子跟你不合适,以后离他远一些。”

骆君摇立刻笑弯了眼睛:“嗯嗯,我知道。”

骆君摇看到这样关心自己的漂亮大姐姐,就忍不住想窝在对方怀里蹭蹭。

骆明湘理了理她有点乱的发丝:“好了,别撒娇,我们去找娘吧,令湘已经过去了。”

“好啊。”骆君摇点头,其实她觉得今天的宴会应该没那么快开始。

“大姐姐,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爹爹有了别的女人,会怎么样?”她原本其实想问,如果未来姐夫…但是想想大姐姐马上就要成婚了,这样问好像不大吉利,只得委屈自家老爹了。

骆明湘有些意外:“怎么问这个?也不会怎么样啊。就这一两年你也要出阁了,大哥二哥也要成家了。就算父亲看上什么人,也没什么啊。”

“可是母亲呢?”骆君摇问道。

骆明湘一怔,很快又微笑道:“母亲…应该也没什么想法吧?就算真有什么人,也不会影响母亲的。”

对于这一点,骆明湘对骆云这个继父还是有信心的。比起那些飞黄腾达后就想方设法换妻子的男人,骆大将军还是相当靠谱的。

自己母亲和继父是怎么回事骆君摇不一定清楚,但骆明湘是知道的。

她不是不希望自己母亲下半辈子能过得幸福,也曾劝过母亲。但自从亲生父亲阵亡之后母亲早就没有了别的心思,对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也很是满足。

骆君摇小声道:“那…如果父亲瞒着母亲偷偷有了别人呢?”

骆君摇知道这个时代的世家女子是不太在意丈夫纳妾的,但过了明路纳妾和偷偷养的还是不同的,后者是打了当家主母的脸。

骆明湘平静地打量着小妹妹,半晌才抬手往她头上呼了一巴掌:“这种事情,不如咱们回去问问父亲?”

骆君摇连忙捂着脑袋疯狂摇头。

她可不想试试老爹会不会揍她。

宴会并没有因为长公主的婚姻生变而推迟,她们回到骆夫人身边不久,长公主就牵着安阳郡主的手盛装出现在了宴会厅里。

驸马也跟着长公主一起出席了宴会,席间长公主依旧与宾客们谈笑风生。

若不是骆君摇当时就在场,几乎要以为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了。

骆君摇不知道长公主会怎么处置驸马和那个叫琴娘的女子,不过她将自己听到的事情都转告了长公主,要怎么做就只有长公主自己能决定了。

似乎察觉了骆君摇看向自己的目光,长公主朝骆君摇看了过来,含笑朝她点了点头。

骆君摇愣了愣,眨了下眼睛也朝着长公主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启禀公主,宫里来人了。”宴会正在进行中,门外大长公主府的管事突然匆匆进来道。

长陵公主一怔,很快便笑道:“可是母后有什么吩咐?快将人请进来。”

在座众人也纷纷发出了善意的笑,只当是公主府办宴会,太皇太后派人送来了赏赐给女儿和外孙女做脸面。

管家却并没有应声而去,反倒是快步上前走到了长陵公主身边,躬身在长陵公主耳边低语了几句。

骆君摇随着苏氏坐在靠前的位置,清楚地看到了长陵公主一瞬间苍白的脸色,甚至比之前在明月阁里还要难看。

太皇太后出事了?

长陵公主猛地站起身来,身子却不由得晃了晃。

坐在她旁边的秦迁连忙伸手扶住她,长陵公主冷着脸挥开了他的手。

秦迁脸色微沉,很快却又恢复如常。

温声道:“贤语,怎么了?”

长陵公主垂眸敛去了眼底的神色,很快又抬起头来对在座众人道:“宫中召见,本宫先行失陪,还请诸位见谅。”

看那管事和长陵公主的神色,众人也猜到恐怕是宫中太皇太后出了什么事。

再联想到最近盛传的太皇太后重病的消息,纷纷表示宫中召见要紧,请大长公主先行。

同时也不由在心中琢磨,莫不是太皇太后快要不行了?

否则就算有什么事儿,也不会这个时候召长陵公主入宫啊。

长陵公主匆匆离开,宴会便也没什么意思了。

今天的宴会主要宴请的本就是各家女眷,青年才俊只是少数,大都还跟皇室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各家家主根本就没有邀请。

如今女主人都走了宴会自然也就早早散了。

再说若真是太皇太后病重了,她们还在这里吃吃喝喝也不大合适。

从公主府回来的路上,沈令湘时不时就要看骆君摇几眼,似乎有什么想问却又欲言又止。

骆君摇给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往骆明湘身边缩了缩。

骆明湘抬头看向沈令湘,微笑道:“表妹有什么话要说?”

沈令湘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方才在花园里看到摇摇和玄昱公子去竹林那边了……”

她真正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之后谢承佑就消失了,就连长公主的宴会都没有出席。

要知道谢承佑平时是很重视皇城里这些权贵间人情往来的事情的。

更不用说长陵公主还是太皇太后唯一的爱女,摄政王的堂姐,无论如何也怠慢不得。

骆君摇松了口气:“你想问这个啊?那就直接问啊,表姐一直瞅着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吓得我头皮发麻。”

苏氏闻言也看向沈令湘,只是并没有说话。

沈令湘笑容有些僵硬,“摇摇真爱开玩笑。”

骆君摇浑不在意地耸耸肩道:“我是跟谢承佑说了一会儿话,说完就散了啊。”

“散了?”沈令湘声音有些奇怪,仿佛不能理解这两个简单的字一般。

骆君摇道:“是啊,散了。”

“你们…说什么了?”沈令湘觉得那种已经有点熟悉的不好的感觉又来了。

骆君摇说自己头皮发麻,她现在才是真的有点头皮发麻。

她有些不想听骆君摇说话,但有的事情又不得不问。

骆君摇道:“我跟他说快点钱还我,不然我还揍他!他可能是害怕就跑了吧?表姐,他不会想要赖账吧?”

说到这里,骆君摇漂亮的小脸纠结起来了,“一万两黄金呢,好多钱啊。”

沈令湘强笑道:“摇摇说得对,这么多钱或许一时……”

“要是当初送给朝廷赈灾,太皇太后和太后娘娘说不定会封我个郡主玩玩呢。就算不要…也够去花楼赎好多漂亮小姐姐了啊。”骆君摇喃喃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