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是真爱?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480字
  • 2021-12-26 08:58:49

“王爷,不如先换个地儿再说吧?”

卫长亭一看就知道刚才这对男女在这里面搞了什么事情,心知以谢衍的龟毛绝不会过去碰那些桌椅,便开口道。

谢衍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进了旁边的房间。

卫长亭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这也不能怪他啊。

诚然确实是他把叠影拐走了一会儿,但在长公主府谢衍能有什么事?谁知道才一会儿功夫就会遇到这种事?

谁又知道这两个人竟然如此急切,连这明月阁里有没有人都不管就搞起来了?

不过话说这骆二姑娘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略带同情地看了一眼神色惶恐的野鸳鸯,卫长亭笑容可掬地微微欠身道:“两位,请吧?”

哪怕心中再不愿,秦迁和那叫琴娘的女子也只能跟着起身去了隔壁。

骆君摇看看没自己什么事儿转身准备开溜,不想才刚踏出一步就被人叫住了:“骆二姑娘,这就要走了?”

骆君摇干笑道:“我母亲和大姐姐该担心我了。”

卫长亭笑道:“二姑娘就不想知道…会怎么样吗?”

是挺想的,不过……

“很快就会知道了啊。”

卫长亭道:“王爷不爱说话,在下又晚来了一步。等一下说不定需要二姑娘帮忙向长公主解释一下事情的原委。”

骆君摇有些无语,就那两个人的模样到底是什么情况还需要人解释吗?

再说了,谢衍是不爱说话又不是不会说话。

虽然这么想着,骆君摇还是跟着卫长亭重新回到了隔壁房间。

驸马秦迁是高祖太宁末年的探花,相貌自然是十分不俗,看上去三十出头长得一副俊雅斯文模样。

只是此时他衣衫凌乱,原本挽发的玉冠也不知所踪,腰间的玉带还胡乱的挂着,他正手忙脚乱地想要整理仪容。

只是他越是想要赶紧整理好就越是慌乱,颤抖着手好几次都没能将那玉腰带重新扣好。

“秦大人。”似乎实在有些不忍心,卫长亭轻咳了一声提醒他跟前还坐着一位大佬。

秦迁原本抖个不停的手立刻一顿,抬起头来看向坐在一边的谢衍强行挤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王、王爷……”

谢衍显然并不想理会他,而是看向站在一边的骆君摇和卫长亭,微微抬了抬下巴道:“坐。”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卫长亭立刻笑道:“二姑娘别客气,随便坐,咱们王爷跟你父亲是熟人。”

骆君摇想起父亲提起谢衍的模样,看起来确实不陌生,但关系也确实不咋地。

况且…她几天前还打了人家的儿子。

有些惋惜地看着眼前的谢衍,这么一个好看的人,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叉烧儿子呢?真是暴殄天物啊。

啊,不对!她刚刚在竹林里又揍了他的便宜儿子一顿!

想到这个,骆君摇顿时心虚起来。

谢衍对上小姑娘变幻不定的眼神,不由微微蹙眉。

现在的小姑娘心思都这么活泛吗?这是又在想什么东西?

“知非,出什么事了?”长公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今天刚到长公主府的时候母亲带着她们去给长公主见过礼,这个声音骆君摇自然也不陌生。

话音未落长公主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原本面带微笑的端丽女子,在看到房间里的情形时脸上的笑容顿时淡去了。

长公主名唤谢贤语,是一个端丽明朗的女子。虽然已经三十出头还有了两个孩子,眉宇间却依然带着一股年轻人才有的活力和朝气。

此时她含笑的唇角下压,一双明眸也变得冷淡了起来,一瞬间竟然和谢衍有几分相像。

“知非,这是怎么回事?”长公主平静地问道。

不等谢衍说话,秦迁已经叫着长公主的名字扑了过去:“贤语,你听我解释!这…这都是误会!”

长公主垂眸看着跪在自己跟前扯着自己衣摆的男人,再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簌簌发抖的女人,慢慢伸手将自己衣摆扯了回来:“误会?那你解释吧。”

“我……”秦迁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三个外人,低声道:“贤语,这事…咱们私底下再说可好,现在王爷还在……”

长公主冷声道:“就在这里说,我这公主府没什么不可对人说的,我谢贤语也不怕丢脸!”

秦迁顿时语塞,被摄政王当场撞见他哪里又能有什么解释?

不过是想要私底下向长公主求饶,将这件事掩盖过去罢了。

只要长公主自己不追究,谢衍身为外人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但现在这情形,显然是容不得他敷衍了。

就在秦迁犹豫着的时候,跪在一边的琴娘突然向前膝行几步跪倒了长公主面前:“求公主恕罪,都是我、是我勾引驸马的!一切与驸马无关,都是我的错,公主要怪就怪我吧!”

骆君摇这才看清楚,那叫琴娘的女子相貌清秀,但年纪却显然不小了。

比起长公主的雍容矜贵,着实算得上是平平无奇了。骆君摇有些不解,这驸马就算是婚内出轨,怎么会出轨一个这样的女子?

难不成……是真爱?

秦迁看向跪在地上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惊愕和感动。

长公主低头看向那女子,微微蹙眉道:“琴娘?”

女子状似羞愧地低下了头,不停地往地上磕头:“公主饶命,都是我的错,是我不知廉耻勾引驸马,求公主不要怪罪……”

长公主看了一眼站在那边一言不发的驸马,闭了闭眼睛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够了!住口!”

房间里顿时变得一片寂静,一直没有说话的谢衍这才开口,看着长公主道:“你想怎么做?”

“公主……”秦迁眼中满是祈求地望着长公主:“贤语……”

长公主深吸了一口气,对谢衍道:“知非,今天的事…先不要告诉母后。”

谢衍神色没什么变化,但眼眸却更冷了几分。

目光慢慢从秦迁身上扫过,然后才看向长公主道:“为了他,值么?”

长公主笑了笑,笑容有些惨淡:“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旁边的卫长亭挑了挑剑眉,开口道:“公主放心,王爷和我们都不是多嘴的人。”

长公主跟卫长亭显然也是相熟的,微微扯了下唇角苦笑道:“还要让你们替我遮掩这丑事,麻烦你们了。”

卫长亭摇头不语,其实他多少也有点内疚。

若不是他先前将叠影拉走,估计这会儿也没这事了。

“骆二姑娘,让你见笑了。”长公主看着骆君摇轻声道。

骆君摇连连摇头,小声道:“长公主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谢谢你。”长公主并没有因为骆君摇看到了自己的私事而恼羞成怒,依然轻声细语地道。

谢衍站起身来沉声道:“此事你自行处理,但是……”

他冷冷地扫了秦迁一眼:“别忘了你的身份,你若处理不了,我就替你处置了。”

最后一句话也是对长公主说的,从头到尾谢衍都没有跟秦迁说过一句话。

长公主苦笑道:“我知道,我才是姐姐,你瞎操什么心?”

确实,按年纪长公主年长谢衍四岁,是谢衍的堂姐。

谢衍先一步往外走去,在骆君摇跟前停了一下低头看着她。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很快反应过来谢衍这是示意她一起走。

连忙点点头乖乖跟在谢衍身后往外走去。

卫长亭啧了一声,朝长公主拱手作揖告辞,才一摇手中折扇跟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