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尴尬的再遇(二更)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60字
  • 2021-12-24 11:10:40

见骆君摇不答,谢承佑以为她动了心,脸上的神情越发温柔。

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去握骆君摇的手:“摇摇,你说好不好?”

手还没碰到骆君摇的手背,就见那纤细如玉的小手突然从他眼前一滑而走。

下一刻,那纤细的手指紧紧扣住了他腕间的穴位。

谢承佑只觉一阵剧痛钻心,然后被人一脚踹中了左肋,直接栽倒了下去。

“君……”谢承佑嘴里才有些艰难地吐出一个字,骆君摇已经追上来俯身一拳揍到了他脸上。

“君摇?!”谢承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现在的骆君摇一言不合就动手。一个措手不及失了先机,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骆君摇轻哼了一声,抬脚就往地上的人身上踹去。

“好你个头啊!都跟你说了别烦本姑娘偏要往前凑!你丑到我了知不知道?!”

“摇……”

“要什么要!上次没打够这次本姑娘保证满足你!踹死你!踩死你!骗女孩子的人渣!”

谢承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暴力的姑娘,又不敢大叫引来别人注意,只能狼狈地抱着脑袋尽量躲避骆君摇的施暴。

心中却早已经恨不得将骆君摇扒皮抽骨。

等到骆君摇终于出够了气,这才拍拍手轻哼了一声道:“听好了,赶紧把欠我的钱通通还回来,不然……”在谢承佑眼前晃了晃自己的小拳头,骆君摇露出白森森的小牙齿:“还打你哦。”

“……”

活动了一番手脚,看着谢承佑深一脚浅一脚狼狈地走出竹林,骆君摇只觉神清气爽。

拍掉裙摆上不知怎么沾上的竹叶,骆君摇提起裙摆愉快地朝竹林尽头走去。

她可不想出去又遇到神经病,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宴会快开始了再去。

萌萌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

“嗯?这是…明月阁?”

骆君摇站在竹林边打量着跟前不远处的二层小楼,四周静悄悄地,小楼后面还有几处错落有致的院子,看上去很是雅致。

骆君摇越过月洞门,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这里有人吗?”

无人应答。

这小楼附近静悄悄,四周连个仆从丫头都没有看到。

这明月阁是一座二层用作休息的小阁,面积并不大。

楼下只有一个大厅,大厅里陈设古朴优雅却没什么人气,显然平时也没什么人过来。

骆君摇四下看看,然后沿着楼梯向二楼爬去。

可惜今天的明月阁好像不太安静,骆君摇刚爬上二楼就听到楼下传来了脚步声和人说话的声音。

出于某种可称之为直觉的东西,骆君摇飞快推开了二楼最里间的门闪身进去。

下面来的明显是一对男女,万一人家也想上二楼约会,看到她岂不尴尬死?

她还是从这房间的窗户跳出去比较好。

骆君摇为自己的善解人意点了个赞。

进入房间随手关上门,一转身骆君摇险些吓得叫出声来。

刚一抬头,就望进了一双幽寒的眼眸。

一瞬间骆君摇觉得自己仿佛是落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暗寒潭一般,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从心底升起直冲头顶。

骆君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门外传来的声音却将她惊醒了过来。

谢、谢…谢衍?他怎么会在这里?

“迁郎,这里会不会有人?”女子怯生生地声音在门外响起。

然后是男人的声音:“放心,这里平时除了打扫连下人都不许过来,这会儿宴会快开始了现在就更没人会来了。”

“……”不,这里有人,还不止一个。

骆君摇在心中暗暗吐槽道。

骆君摇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打量着不远处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男人身形修长清瘦,脸色有些过于苍白显然是重伤未愈。虽然独自一人坐着背脊却挺得笔直,仿佛永远也不会松懈一般。

那日在昏暗的树林里,骆君摇只觉得这人长得极其俊美,即便躺在血泊中也依然气势慑人。

但直到此刻骆君摇才真正感觉到为什么这人明明没有什么恶行,整个上雍皇城的人却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再次对上他那一双寒眸,一种彻骨冰寒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带着万丈血腥。

杀人如麻!

骆君摇心中不由跳出一个词来,这个人一定杀过人,杀过很多很多的人。

骆君摇也亲手杀过人,也见过战功彪炳的老将军,见过国外杀人如麻的军阀或毒枭。甚至骆云身为定国大将军,身上也带了不少身为武将的煞气。

但她没见过比他更可怕的人,他并没有刻意释放自己的煞气,眼底彻骨的冰寒也只是那一瞬间,在看清楚是骆君摇后就散去了许多。

此时看着贸然闯入的骆君摇,眼底甚至都没有一丝怒意。

剩下的只是淡漠孤寂与荒凉。

骆君摇甚至觉得,他的眼睛就是一座刚刚经过一场大战之后的战场。

虽然心理活动无数,其实也不过是片刻之间。

旁边房间的门被推开,门外那对男女已经进去并关上了门。

骆君摇在心里松了口气,手脚有些僵硬地站在门口盘算着是推开门离开还是越过眼前的男人从窗口下去。

突然,旁边房间传来一声暧昧的轻吟。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麻木地望着跟前的男人。

男人显然也是一怔,抬眼正好与骆君摇的视线对上。

四目相对,气氛越发凝滞,而旁边的声音却越来越销魂起来。

“迁郎…迁郎……”女子声音轻颤地呼唤着情郎的名字。

“琴娘。好些日子不见,我可想死你了。”男人喘着气道。

“我也想迁哥,你回来几日也不肯来看我,我还当你嫌我了。”

“怎么会?”男人道:“都是那女人管得紧,琴娘…你放心,我定不负你。总有一天,我要休了那女人。”

叫琴娘的女子感动不已:“迁郎,迁郎…”

旁边的声音越发暧昧起来,坐在那的黑衣男子神色虽然未变,但骆君摇却清楚的感觉到他眼底的幽冷寒意。

千、谦、迁、骞……

骆君摇眼神逐渐虚空。

卧槽!

长陵长公主的驸马,不就叫秦、迁么?!

谢衍是太皇太后养大的,长陵公主就是他的姐姐。

难怪这么生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