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可怕的舅舅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121字
  • 2022-01-25 17:33:38

“娘亲,娘亲!”

公主府一座宁静的小院里,安阳郡主小脸红扑扑的,气息微喘地跑了进去,显然之前已经跑过不少路了。

“娘亲,我……”刚踏入房间,安阳郡主的话才出口就瞬间断了。

她有些呆滞地站在门口,刚刚还红扑扑的小脸瞬间煞白,身形僵硬仿佛连手脚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放。

长陵公主正在和人喝茶说话。

虽然已经三十有二,但常年养尊处优让她看起来仿佛才二十五六的模样。眉眼娟秀美丽,肤色白皙如玉,整个人仿佛都蕴含着一种柔和优雅的光芒。

看到女儿这模样公主也不意外,含笑朝她招招手:“怎么莽莽撞撞的?还不过来跟你舅舅行礼?”

安阳郡主依然僵硬着四肢,同手同脚地走到母亲身边。

仿佛有了一点安全感,才有勇气重新看向坐在一边的男子,小声道:“安阳见过……舅、舅舅。”

半点也没有先前的张扬,仿佛一只沮丧的小鹌鹑。

实在不能怪安阳郡主胆小。

两年前长陵公主去探望安阳郡主,母女俩出游的时候遇到了土匪,一行人差一点就遭了殃。恰巧遇到了有急事从边关只带了十数轻骑快马回京的谢衍,这才免遭劫难。

按理安阳郡主应该对谢衍感激依赖的,然而谢衍对未成年少女的心理保护着实是半点也没放在心上。

安阳郡主那时候才不过刚刚十岁出头,眼睁睁看着谢衍手刃了十几名土匪,那架势比砍瓜切菜还利落。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连杀鸡都没有见过,着实不能体会这种鲜血飞溅残肢断臂到处飞的暴力美学,当场就吓昏了过去。

再加上一些本就流传甚广的传闻,之后看到谢衍就跟兔子遇到老虎似的抖个不停。若不是两人实在是极少见面,安阳郡主怀疑自己会被吓死。

呜呜…好想哭,她为什么要来找母亲。

谢衍放下茶杯,淡淡瞥了安阳郡主一眼,微微点下了头。

安阳郡主这才松了口气,凑到母亲身边揪着她的衣袖不放。

长公主当然看出来女儿惧怕谢衍,很有些无奈。

轻轻拍拍女儿的后背,笑道:“不在外面玩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安阳.小鹌鹑.郡主怯生生不敢言。

“没……”正要溜之大吉,却见谢衍一个眼神淡淡扫过来,安阳郡主一个激灵连忙掏出自己已经写好的切结书捧到母亲跟前。

长公主有些疑惑地接过打开,“切安阳郡主自愿与定国大将军之女比武,擂台之上输赢死伤自负,长陵大长公主事后绝不寻骆家麻烦……凝儿!”

长公主无奈,她这个宝贝女儿从小体弱,这两年终于好了又学了些功夫,总想跟人切磋。

没想到刚回来就找上了骆家的姑娘,可真是……

正想教训女儿几句,不想安阳郡主已经快速低头:“娘亲,女儿知道错了。”

这么快就认错?

再看一眼坐在旁边沉默着的谢衍,长公主揉了揉眉心道:“知非,别吓唬凝儿。”

这世上不怕谢衍的人不多,但长公主恰好就是其中之一,可惜她女儿在这方面不太像他。

谢衍不语,他倒真没有吓人的意思,只是这小丫头看到他就吓得发抖他也没办法。

于是他站起身来道:“本王先走了。”

长公主看安阳郡主实在吓得不轻,只得道:“你伤还没好,明月阁一直给你留着,你先去那边歇一会儿。刚刚你说的事,咱们晚点再聊。”

谢衍微微蹙眉显然并不想久留,长公主佯怒道:“我这里难道就不算你家?来回折腾什么?赶紧去歇着,回头陪大姐吃顿饭也不成?”

谢衍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长公主却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娘亲……”谢衍一走,安阳郡主就直接软倒在了长公主怀里了:“舅舅…好吓人啊。”

长公主摸摸女儿的小脸:“傻姑娘,你舅舅救过你啊,他不会伤害你的。”

安阳郡主哆嗦着道:“我…我知道。”她知道摄政王舅舅是好人。

但是,知道没用啊。

说话间那日的情形忍不住又在脑海里浮现,安阳郡主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长陵公主轻声道:“你还小,长大了就知道了。你舅舅……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骆君摇跟着谢承佑走进花园尽头的竹林便站住了脚步,这片竹林不算大,走了百十步就能影影绰绰看到竹林另一头的房舍。

骆君摇道:“你想谈什么,说吧。”

谢承佑见她离自己远远的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轻笑道:“君摇,先前是我不对,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骆君摇嫌弃地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黏黏糊糊行吗?”

谢承佑叹了口气:“之前是我太着急了,我实在有些担心骆大将军会反对,所以才想……我当时态度和语气不太好,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骆君摇偏过头,有些不爽地发现自己矮了一大截只能仰着头看谢承佑:“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谢承佑沉默了片刻道:“君摇,之前我对你太冷淡了。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让人觉得我是因为骆将军才和你……”

骆君摇好奇地道:“难道你现在找我道歉,不是因为我爹?”

谢承佑哽了一下,暗暗吸了口气继续道:“君摇,我承认我之前有些好面子,我毕竟是个男人。你也知道…我并不是父王亲生的,我亲生父亲只是穆王府的庶子。这几年一直有人暗中说我、说我是觊觎父王的王位才过继到摄政王府的。但是…这些都是祖父的决定,别说是我,就算是父王不也没办法反对么?如果可以…谁不想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我如今别人看着风光,但父王常年不在京城,穆王府那边的兄弟们也不当我是亲兄弟了。”

谢承佑说得情真意切,骆君摇听得津津有味。

见谢承佑说着说着停下了,还兴致勃勃地追问道:“然后呢?”

“……”谢承佑无语。

骆君摇有些不开心地瞥他:怎么又不说了?

谢承佑再次深深吸了口气,眼含柔波:“君摇,之前都是我不对,不该为了名声故意冷淡你。明天我就去骆家,向骆大将军磕头请罪,求他将你许配给我,好不好?”

“……”你在想屁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