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谁是小强?(二更)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297字
  • 2021-12-21 09:00:15

安澜书院的贵女们确实是泾渭分明,玲珑院和武道院的学生虽然算不上敌对,但也确实处不来。骆君摇跑到假山底下的时候就看到这边果然只有梁疏风几个,玲珑院那些贵女们看着爬到假山顶上的几个姑娘脸上都明显充满了不赞同。

“怎么就你们三个,红袖姐姐她们呢?”骆君摇站在底下抬头问道。

“红袖身体不适,今天来不了了。”宋琝道:“惠惠还小,徐将军不放心,所以她也没来。”

见骆君摇露出不解的神色,旁边梁疏风补充道:“徐夫人两年前过世了,徐将军没有再娶,徐公子也还没有娶妻。不过听说徐公子已经定亲了,想必过不了多久惠惠就有嫂子了,到时候就有人带她出来了。”

骆君摇点点头:“这样啊,回头我问问惠惠下次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出来。”

梁疏风道:“倒也是个法子,只是在京城家中没有女眷管事终究还是不太方便。快上来啊。”

骆君摇看看四周没发现上去的路,干脆抓着假山凸出来的地方,脚下和手上稍微使力,三两下就从地上爬到了假山顶上,看得坐在上面的三个姑娘目瞪口呆。

就连不远处在花园中嬉戏的姑娘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厉害啊。”梁疏风赞道:“看来你在书院还是藏拙了。”

骆君摇笑着抱拳道:“承认,承让!”

骆君摇对现在的身体很满意,原本的骆君摇练武虽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基础是有的,身体素质比京城里一般的大家闺秀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至于让骆君摇因为技巧有余却因体能不足柔韧性不好而出什么洋相。

“安阳郡主要去咱们武道院进学,你听说了没有?”

几个姑娘玩闹了一阵才在假山上坐了下来,宋琝看向骆君摇问道。

骆君摇点点头:“听说了,你们见过安阳郡主吗?”

宋琝和赵思思一起摇头,梁疏风道:“我见过一次,不过已经是好久以前了。她比我小两岁,但是看起来好小的一只,特别白,特别瘦。我们都不太敢跟她一起玩儿,后来长公主就将她送走了。都有五六年没见过了吧。”

梁疏风的母亲是顺安郡主,同为皇室中人自然是见过安阳郡主的。

赵思思有些担心:“啊,这样去武道院真的没问题吗?”

梁疏风倒是不怎么担心:“长公主可疼她了,既然肯送她过去肯定没事。而且,听说安阳郡主已经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四人互相看看,心中不约而同地想着:希望是个好相处的姑娘,毕竟那可是大长公主的爱女,若是不好相处还挺麻烦的。

“咦,你们看那边!”聊得开心的赵思思拍拍坐在自己身边的骆君摇,语气激动地道。

骆君摇有些好奇地扭头,便看到不远处花园一角小楼上有些熟悉的人影。

“谢承佑?”骆君摇一眼就认出了谢承佑那一脸倒霉样的脸,“他怎么在这儿?他不是被禁足了吗?”

梁疏风笑道:“长公主宴请的人里面还有不少京城的名门公子青年俊杰啊,摄政王肯定也要给长公主一点面子的。”

骆君摇摇摇头道:“不是,我是想说这才几天啊,挨了二十大板居然又能到处蹦跶了,真像打不死的小强。”

“小强是谁?”梁疏风不解问道。

骆君摇道:“蟑螂啊。”

梁疏风无语,她现在是真的相信骆君摇不喜欢谢承佑了。

骆君摇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不远处小楼上的人影,笑道:“他既然没有禁足了,我是不是可以去收账了?”

宋琝有些无奈地道:“今天是长公主的宴会,你还是消停一点吧。”

赵思思也连连点头,“对呀对呀,摇摇,你现在过去他说不定以为你还对他一往情深呢。”

骆君摇自信满满地道:“那倒不会,他敢那么误会我就一脚把他踢下楼,帮他清醒一下。”

“……”看来她们好像没什么担心的了。

“还是算了,在别人家闹事不好。”骆君摇双手托着下巴,有些遗憾地道。

她答应了大姐姐不惹事呢。

“……”你还知道在别人家惹事不好啊?

另一边,谢承佑正跟一群京城的公子哥儿们坐在一起说话。

这几天他脸上的伤倒是好了,可惜身上又添了新伤。

所幸摄政王府打板子不是打屁股而是打背上的,不然今天他大概真的出不来了。

谢承佑挨打的事情,上雍皇城里的公子哥儿们自然都是听说过的。

虽然大家都是体面人,谁都不会故意去揭他伤疤,但大家的视线却似有若无地往他背上瞄。于是谢承佑只能坐得更挺直一些,脸色渐渐也有些僵硬了。

他原本可以不来的,但谢承佑自尊心极强,与其在家中猜测别人如何在背后议论他,还不如亲自过来。

更何况,长陵长公主的宴会,他也并不想缺席。

“咦,玄昱,那边是不是骆二姑娘?”原本正靠着栏杆喝酒的青年突然笑道。

闻言其他人也纷纷涌过来,朝着青年所指的方向看去。

一看之下顿时都乐了,可不就是那位名动上雍的骆二姑娘么?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其实…骆二姑娘还挺好看的。”

可不是。

今天阳光明媚,阳光下几个少女正悠闲地坐在假山上说笑。

骆二姑娘长得精致美丽,还带着几分少女稚气未脱的可爱,脸上没有往日或暴躁骄横或卑微的神色,简直就像是天上无忧无虑的小仙女。

几个姑娘不知说起了什么,高兴之余靠在一处嬉笑玩闹,发间的明珠步摇在阳光下摇曳生光。

谢承佑眼神有些阴沉,他这些日子连番受伤过得十分不顺心,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悠闲自在,让他怎能不怒?

“玄昱公子,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啊?”有人提议道。

这话一出,立刻有人露出了看好戏的神色。

虽然骆家和穆王府按下了消息,但谢承佑在骆家被打得鼻青脸肿赶出门去这种事又怎么可能瞒得住?

只是当时在场的人不敢得罪骆家和穆王府,含糊的只说是谢承佑和骆君摇起了冲突罢了。

谢承佑抿了抿唇没说话,他现在是不想见到骆君摇的。但他心中也明白,他必须去见骆君摇。

今天之所以强撑着受伤的身体来这里,除了长公主的宴会不好缺席,来见骆君摇也是重要的目的之一。

谢承佑站起身来,朝着楼下走去。

几个公子哥儿相互对视了几眼,“咱们也去看看?”

“同去,同去。”

于是,几个好热闹想看好戏的也跟着谢承佑下楼去了,留下来的则是对此不以为然也不感兴趣的人。

谢承佑一贯以皇城七秀之首自居,这次连番被骆家扫了面子,为他不平的人不少,可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同样也不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