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古籍旧事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251字
  • 2021-12-18 09:55:04

“大表哥,二表哥。”被骆君摇抛在后面的沈令湘带着自己的丫头缓步走了进来,站到两人跟前轻声见礼。

骆谨行皱了皱眉头,他年轻气盛不善于掩饰情绪。

知道沈令湘与谢承佑的关系之后,再看这个表妹就不怎么高兴了。

骆谨言倒是神色如常,微微点了下头道:“表妹回来了,快回去休息吧。”

沈令湘想说些什么,但看跟前两个青年的态度就明白无论她说什么他们都没有兴趣听,只得委屈地咽下了想说的话,朝两人微微一福转身回自己的院子了。

目送沈令湘的背影消失,骆谨言才微微沉下了脸,淡淡道:“祖母快回来了,等祖母回来尽快将她嫁出去。”

骆谨行这两天都在城外军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出什么事了?”

骆谨言冷声道:“南玉死了。”

“谁死了?”骆谨行一愣,很快又想起来,“摇摇那个丫头?”

骆谨言道:“不仅南玉死了,那个买药的人也死了。”

骆谨行皱眉道:“在咱们府中,有人看守着还能让人死了?”

骆谨言淡淡道:“不奇怪,这些年父亲一直不在家,有祖母在夫人控制不了整个骆府。”

苏氏毕竟是再嫁又没有儿子旁身,能坐稳当家主母的位置是因为骆老夫人根本不会管家以及骆云的支持。

就跟当年他们的母亲还在时一样,无论骆老夫人怎么抱怨儿媳妇不好,骆云都从来不松口将管家的权力交给老太太。

但也仅此而已,骆老夫人毕竟是骆云的亲娘,许多地方她要插手苏氏也不能拒绝。她自己又是个糊涂人,这些年这府中不知道被人掺进了多少沙子。

“不用担心,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夫人将府中上下好好梳理一遍。”骆谨言道。

闻言骆谨行眉梢一跳,“大哥,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骆谨言并不理会他,转身往里走去,只淡淡地留下一句话,“那个南玉没什么用了,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是既然有人杀她,幕后就肯定还有人。”

骆谨行连忙跟上去,“谢承佑?”

骆谨言摇头,“恐怕不是,以摇摇之前对谢承佑的痴迷,我很怀疑谢承佑会想到下药这件事。”

虽然摇摇清醒了他很高兴,但骆谨言这几天也调查过,这两年摇摇对谢承佑用痴迷两个字来形容绝不为过。

只因为,谢承佑两年前无意中救了她一回。

骆谨言在心中轻哼一声,最好别让他查到这件事也有问题!

骆谨行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骆家掌握着大盛三分之一的兵权,如今皇帝年幼,朝中局势微妙,因此骆家所处的位置也就更加微妙起来。

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暗中盯着骆家,这件事看似针对摇摇,实际上恐怕还是因为父亲。

就连那谢承佑,若不是因为父亲的身份,他恐怕也不会跑来算计摇摇。

骆君摇回到暖心苑遣退了丫头,便坐在书房里开始翻阅起从藏书阁里拿出来的古籍。

小心翼翼地将因为年代久远而泛黄的书放在桌上打开,骆君摇抽出一支炭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虽然这薄薄的一本书上写了不少字符,但翻译出来内容其实并不多。

楚凌,原国安南方局特勤处“狐穴”队长,代号血狐。天启朝永嘉帝次女,永嘉之乱后滞留上京数年,后南渡还朝。累封神佑公主,镇国神佑长公主,谥封靖国长公主。组建信州靖北军,与驸马君无欢辅佐承平帝还都上京后飘然出海。

谢安澜,原国安南方局特勤处“狐穴”行动队员,代号青狐。出身东陵国嘉州境内,后随夫前往都城上雍。东陵睿王东方明烈亲传弟子,曾亲上战场抗击胤安入侵,执掌流云商会,创立安澜女子书院。夫陆离,睿王府安德郡主东方明绯之子,后继承睿王爵位。

先是前后两位女子的简略介绍,再往后却是谢安澜亲笔写的一封信。

等到骆君摇翻译完整本册子的时候外面天色早就已经暗了下来,抬起头来望着跟前的烛火她的眼睛早就已经酸涩泛红。

用力眨了几下眼睛,两行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

谢安澜的信不长,或许她也想到了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人看到这封信,也有可能这封信需要几百年后才会被人看见。

信上写了她在东陵朝的一些经历以及她如何找到楚凌留下的踪迹,并她和陆离出海找到了楚凌曾经隐居的神佑岛以及大致方位。

再往后便是她们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世界。

其实这些骆君摇知道的比谢安澜多一些,因为谢安澜是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就已经“睡死”了的,而她们却都多少经历了后面的事情。

她和飒飒为了掩护血狐和白狐先一步死了,但血狐却反而穿越到了比她们更早的时代,可见先来后到在这方面是行不通的。

骆君摇心中隐约有了预感,她恐怕也见不到飒飒了。

至于穿越这件事…她一直知道白狐是个神棍,倒是没想到这个神棍有这么大的本事。

只是她们将白狐一个人留在了原本的世界,她一个人吃得消吗?或者…她自己也穿了?

那她们原本的世界要怎么办?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神棍总比她们这些只会物理攻击的人懂得多一些吧?

骆君摇自我安慰地想着。

手指摩挲着被特殊处理过却依然已经泛黄的书,骆君摇的思绪渐渐飘远了。

她能不能找个神棍再给她送回去?

这一夜,骆君摇翻来覆去一直到二更天才睡着,第二天被兰音从床上拉起来便是睁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

她年纪还小,虽然熬了夜黑眼圈倒是不严重,稍稍修饰一下也不影响美貌,只是这红眼睛却是掩盖不了的。

“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过来陪她一起吃早膳的骆明湘吓了一跳。

骆君摇连忙揉了揉眼睛道:“没事,昨晚看书不小心忘了时间,眼睛有点酸。”

骆明湘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指挥丫头将早膳放在桌上道:“收拾好了就过来吃早膳吧,都是你爱吃的。”

骆君摇揉了下已经饿得咕咕叫的肚子,立刻跟了过去。

骆明湘也坐下来看着她捧着碗吃得香:“真的没事儿?不是偷偷哭了吧?”

这种事情骆君摇也不是没干过,多半是在谢承佑那里受了委屈的时候。

骆君摇有些无奈,“大姐姐,我真的没事就是看书看迷了,以后不会了。你别告诉爹和大哥他们,免得他们担心。”

骆明湘只得点头应了,点了点骆君摇的眉心道:“果然是懂事了,知道不让长辈担心了。”

骆君摇笑容乖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