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吃软饭?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723字
  • 2021-12-17 10:36:41

没有了碍事的人,几个姑娘直奔不远处的空桌。

安澜书院如今是名副其实的贵女学堂,虽然不能让丫鬟跟着进来侍候,但打饭这些事情却用不着姑娘们亲自动手。

她们过去坐下立刻就有粟玉堂的女仆送上饭菜来,六菜一汤,伙食十分不错。

骆君摇早就饿了,看到饭菜就美滋滋地吃了起来,仿佛丝毫没有发现粟玉堂里的气氛有多么古怪。

沈红袖微微挑眉,拿手肘碰了碰骆君摇,“你真的还给玄昱公子送过那么多宝贝?我以为你只会送垃圾。”

这两年骆君摇确实没少送玄昱公子东西,什么亲自绣的荷包,亲手写的诗词,亲自做的糕点什么的。

京城的人们之所以同情玄昱公子,就是因为骆君摇送的这些玩意儿着实是太上不得台面。

骆君摇那绣工,写的那诗还有那厨艺,确定跟谢承佑没仇吗?

当然也有一些玉佩,折扇,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但大都被玄昱公子退了回去。

顶着四周若有若无打量的视线,骆君摇慢条斯理地咽了饭菜,才认真地强调道:“是卖。”

沈红袖和宋琝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梁疏风忍不住道:“你可真出手阔绰。”

真的、很、阔绰!

哪怕她们都生在权贵之家,但骆君摇送出去的随便一样东西她们若是敢胡乱送人,恐怕也免不了一顿责罚。

骆君摇这还是全部送给了同一个人。

赵思思眼巴巴地望着骆君摇:“摇摇,你别喜欢谢承佑了,你来喜欢我好不好?我比他好养。”谁随便送一样那样的宝贝给她,她都能把人供起来了啊。

骆君摇坚定地摇头:“不要,我是个性向正常的美少女,还不想弯。”要弯她早就弯了。

沈红袖吐槽:“可惜,眼光不怎么样。”

骆君摇做羞愧状:“我下次会努力睁大眼睛的。”

看着她的模样,几个姑娘忍不住齐齐笑出声来。

梁疏风放下筷子,撑着下巴望着骆君摇,“所以,你真的打算放弃谢承佑了?”

骆君摇一边吃饭一边认真点头,“我最近看到一个真正的美男子,眼光突然得到了升华,觉得谢承佑长得也就那样,不值得我付出那么多来追求。”

赵思思表示赞同,“你那么多宝贝换成黄金,都够塑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美男子了。”

骆君摇长长地叹了口气,对从前自己的挥霍无度表示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宝贝不好看吗?小钱钱它不香吗?

她都听到了自己小金库哭泣的声音。

宋琝揉了揉眉心,“思思,你有没有注意到重点?”

“什么是重点?”赵思思疑惑。

宝贝和黄金难道不是重点吗?

沈红袖道:“美男子啊。你又看上谁了?”

骆君摇郁闷,“什么叫又?好像人家多花心似的。”

“所以你说的美男子是谁?”沈红袖并不被她带偏,锲而不舍地问道。

骆君摇道:“谢衍。”

“谢衍是……咳咳!”梁疏风被呛得狂咳不止,连忙侧身将自己背对着众人。

其他人也比她好不了多少,赵思思的筷子都掉到了桌子上。

沈红袖指着她手指也颤抖个不停,“你…你疯了?”

那可是摄政王啊,是可以随便肖想的吗?

骆君摇无语,没好气地道:“你们思想能不能不要这么肮脏啊,我只是说摄政王好看,又没有说别的。”拜托,她只见过谢衍一次好吗?

而且那树林里光线还挺一般的,虽然人家长得确实是挺好看的。

嗯,战损妆也是很诱人的。

看着她托着下巴一脸荡漾的小模样,沈红袖恨不得一把将她的脑袋按进跟前的菜盘里。

还说她们思想肮脏,这货现在是在想什么?

“我是说真的,别去招惹摄政王殿下。”沈红袖压低了声音道。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就连跟谢衍有点亲戚关系的梁疏风都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楚王叔可吓人了。”

吓人吗?还好吧。

“听到没有!”

“听到啦,红袖姐姐。”

“……”

午间休息的时候骆君摇抽空跑到了书院藏书馆,从里面翻到了关于谢安澜的记载。

以一目十行的优秀阅读速度快速浏览了这些书一遍,骆君摇基本可以确定这个谢安澜确实是她认识的那个谢安澜了。

不仅如此,骆君摇还从藏书馆最不起眼的地方翻出了一本用密码写成的旧书。

藏书馆里有不少外族文字的书籍,但骆君摇还是一眼就挑中了这一本。除了是因为谢安澜留下的印记,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是用骆君摇最熟悉的专用密码写成的。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们自己人,是绝对不可能有人解出来的。

不得不庆幸,大盛建立的过程中京城并没有遭遇过战火。安澜书院也还是原本的安澜书院,因此这些典籍才能保存完好。

只是因为皇城范围的扩大,看起来安澜书院距离城里又更近了许多。

骆君摇轻易地将书从藏书馆借了出来,图书馆的看守人表示这书是放在废书区的,里面都是一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异族文字或不适合让人阅读的废书,不还也可以。

下午放了学,骆君摇兴高采烈地跟众人告别,飞快地登上了来接自己的马车。

还不等她高兴,就发现沈令湘已经先一步坐在了她的马车里。

“你怎么在这里?”骆君摇皱眉。

沈令湘并不理会她明显的不高兴,道:“我的车夫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麻烦摇摇带我一程好吗?”

骆君摇并不买账,“你可以跟别人一起走啊。”

沈令湘有些无奈,幽幽道:“我跟阿沅又不顺路,摇摇,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就一点儿也不顾往昔的情分?”

骆君摇摸了摸自己刚得到的书,在沈令湘对面坐了下来,“你好烦,要坐车就闭嘴。”

沈令湘被噎了一下,“摇摇,你今天这样是不对的。玄昱公子已经被弄得很难堪了,你今天这样……”

骆君摇眼睛一转:“那表姐觉得我该怎样做?”

沈令湘柔声道:“那些东西的事情不要再说了,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是你一气之下胡言乱语的。那些东西…玄昱公子已经付过你钱了。”

“可是,玄昱公子没给我钱啊。”骆君摇不高兴地道:“一个铜板也没有!”

沈令湘眼神柔和仿佛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傻摇摇,钱重要还是玄昱公子重要?”

“……”当然是钱重要啊。

“你看前几天你打了他,他还主动上门来赔礼道歉,可见对你的态度已经有了变化。这次虽然是你的错,但如果你主动帮玄昱公子解了围,他一定会谅解你的。到时候舅舅再跟摄政王府提起你们的婚事,玄昱公子想必也不会反对。你若是再这么闹下去,就算玄昱公子愿意了,你觉得老穆王和摄政王殿下会高兴吗?”沈令湘温柔劝道,仿佛一个真心为妹妹担心的好姐姐。

骆君摇望着沈令湘不语,沈令湘轻声道:“摇摇,你说表姐说得对不对?只要嫁给玄昱公子,你就是摄政王世子妃了。以后还会成为楚王妃,整个京城的贵女们都只会羡慕你。”

现在小皇帝年纪尚小,除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楚王妃确实是整个京城最尊贵的女子了。

骆君摇嗤笑一声,在沈令湘不解的目光中道:“我想当楚王妃干嘛要舍近求远,直接嫁给谢衍不就完了?”

“表姐,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还想让我爹主动去跟摄政王府提婚事?谁说我要嫁给谢玄昱了?他一定会谅解我?他有什么资格谅解我?凭他穷得只能吃软饭吗?”

就算是吃软饭,摄政王看起来也比谢承佑有本钱啊。

虽然只是短短一会儿相处的事情,但从对方的出手还有那一身血腥和肃杀也能看得出来,那是一个何等强悍的男人。

比谢承佑那个小白脸强多了。

“摇摇?!”沈令湘惊骇地望着眼前明媚的少女,“你在说什么?!你、你……”

骆君摇翻了个白眼:“闭嘴吧你,信不信我把你从车上丢下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