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要债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47字
  • 2021-12-17 10:37:38

“……”粟玉堂里一片宁静。

骆君摇淡定地拍了拍自己有些凌乱的裙摆,毫不客气地嘲笑道:“就这点身手还想打我?小辣鸡。”

“骆、君、摇!”谢沅气得俏脸涨红,浑身发抖,“骆君摇,你给我等着!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饶!”

她撑起胳膊想要起身,手却一下子撑在了被她压在身下的沈令湘胸口。沈令湘被压得险些背过气去,忍不住痛吟了一声。

旁边的姑娘们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手忙脚乱地将两人扶起来。

骆君摇神色悠然丝毫不将谢沅的威胁放在眼里,“我等着。对了,表姐。你总是问我有没有生气,那我正式回答你一下好了,其实我还是有点生气的。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不生气了,好不好?”

沈令湘强笑道:“摇摇想要我做什么呢?”

骆君摇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几分,沈令湘心中却不由一跳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只听骆君摇缓缓道:“这两年我卖了好多宝贝给谢承佑,可他一直都拖着不给钱,麻烦表姐帮我要回来吧。表姐这么疼摇摇,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沈令湘脸上的笑容彻底冻住了,旁边的姑娘们也都呆住了。

好一会儿沈令湘才道:“这……”

骆君摇抢在她前面道:“我有欠条的哟,表姐不会是想说没有这事儿吧?”

骆君摇在心中狂笑,有欠条绝不是因为原主有脑子,而是谢承佑那个垃圾想要立清高人设。

每次拿了她的东西都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还非要打欠条给她。

对原主来说,哪怕从来没想过真的要收账,但因为这欠条是谢承佑亲手写的,也依然每一张都保存得妥妥帖帖。

沈令湘脸色苍白,“不、不是,我是想说…这种事情让我去,是不是不太好?”

骆君摇理所当然地道:“可是,当初明明是你提议的啊。你还经常跟我说,玄昱公子人品贵重,不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原本看在表姐的面子上,我也没这么着急的。可是他竟敢对我爹爹出言不逊!!”

粟玉堂里坐着用膳的姑娘们纷纷竖起了耳朵。

不等沈令湘回答,谢沅先忍不住了,怒道:“你胡说!我大哥什么时候欠你钱了?你送的那些破烂东西,我哥早就丢了,想要你自己去京郊的焚埋厂找吧。”

“都丢了啊,那可就麻烦了。”

骆君摇掰着手指算着:“我爹爹让人从西域带回来给我的白玉九转玲珑球,金嵌六彩青雀杯还有我大哥送给我的三彩翡翠娃娃和二哥今年年初才让人送回来给我的金丝花篮。玄昱公子好大的手笔呀,竟然都买去填焚埋厂了吗?”

沈令湘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骆君摇,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她的嘴给堵起来。

整个粟玉堂里一片寂静。

半晌,才有一个声音弱弱地道:“那个…九转玲珑球,好像是去年玄昱公子送给长昭长公主家小郡主的及笄礼吧?”

那是一个羊脂白玉做成的九层鬼工球,每一层雕刻的图案都各不相同却极尽精美绝伦,京城的贵女们都好一阵羡慕呢。

之后京城贵女中还曾经刮起过一股喜好鬼工球的风潮,只是最后谁也没能寻到比那更精美的了。

“还有六彩青雀杯…好像年初成国公寿辰的时候收到的礼物里就有这个。”成国公对这个礼物十分喜爱,还专门跟人提起过说是摄政王府大公子送的。

他们都以为那是从摄政王府府库里拿出来的呢。

众人纷纷看向坐在不远处一桌的一个姑娘,那姑娘容貌妍秀温婉,只是此时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玄昱公子确实送了祖父一套六彩青雀杯。”

她是成国公的嫡孙女,自然知道祖父对那套金杯十分喜爱,就连她们这些孙儿孙女也只能看一看。

气氛一时尴尬。

谢承佑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称,在场自然也有不少暗中倾慕于他的姑娘。

只是这会儿却没有人替他说话了,她们并不认为以骆君摇对谢承佑的痴迷能做出诬陷他的事情,也就是说骆君摇说的八成是真的。

这两年谢承佑表面上对骆君摇不假辞色,暗地里却收了人家那么多昂贵的宝物。

平心而论,就算是她们自己只怕也要误会了。

骆君摇说是谢承佑问她买的,但大家谁能不懂这里面的门道?京城那么多的商铺,你怎么就买到骆家二姑娘手里去了?而且还都不给钱?

若是谢承佑光明正大地收也就罢了,现在这算什么?

这一刻,姑娘们的芳心和谢承佑的人设一起碎了一地。

“你胡说!”谢沅忍不住厉声叫道,眼底却显露出了几分慌乱。

她原本只是想找骆君摇出气,这种事情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骆君摇对京城许多闺秀都怀有戒备十分不客气,但因为她的身份却对她格外容让。

她哪里能想到,骆君摇竟然不管不顾地败坏谢承佑的名声。

骆君摇疑惑地看着她:“我哪里胡说了?”

谢沅想也不想冲口而出,“那些明明都是你求我哥收下……”

“阿沅!”沈令湘想要打断谢沅的话,却已经来不及了。

谢沅也发现了自己的冲动,一张俏脸瞬间煞白。

沈令湘只觉得心跳如擂鼓,看向骆君摇的眼神更多了几分探究:“摇摇,你说这些话太让人误会了,咱们回去再说吧。”

“这有什么可误会的?”骆君摇混不在意地道,“谢承佑拿了我的东西,我有欠条为证,表姐帮我将东西要回来或者把钱拿回来就是了。他如果不还,我就去京畿衙门告他!”

“摇摇……”沈令湘这一刻有些怨恨起谢沅了,若不是她拦着骆君摇哪有这么多事?

骆君摇笑容甜甜地看着她,“表姐,你最疼我了,该不会不愿意吧?”

沈令湘脸色苍白,紧紧抓着谢沅的手腕,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她们现在说得越多就错的越多,说一千道一万,骆君摇手里有欠条就将事情钉死了。

沈令湘心中暗恨:她当初就说,那些欠条早晚是个祸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