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荣光黯淡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3184字
  • 2021-12-15 09:50:35

骆君摇是个十分自来熟的人,虽然原主因为常年逃课跟同学并不相熟,但在去校场的路上骆君摇就已经跟大家拉近关系了。

能在安澜书院求学的自然都不是寻常人家,除了沈红袖,另外三个姑娘分别是平江伯家的三姑娘宋琝,兵部侍郎家的大姑娘赵思思还有顺安郡主的独女梁疏风。

这三位跟沈红袖一样,家里多多少少也都是跟军中沾边,否则只怕也不会同意女儿进武道院学习。

“骆二姑娘,你真的不想去玲珑院了啊?”宋琝看着骆君摇问道。

骆君摇点头,“当然呀,敏敏你叫我摇摇就好啦,二姑娘多生疏啊。”

到底同窗几年,骆君摇还记得关系好的人都叫宋琝为敏敏,虽然以前的她从来不叫就是了。

宋琝叹了口气道,“咱们武院就这几个人了,其实…如果你真的想转去玲珑院也没什么。”

赵思思也忍不住道,“是啊,我娘总是让我转去玲珑班,说…说我上武道院,以后……”

其他人都很能明白,沈红袖道,“说你以后不好找人家。”

赵思思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沮丧,“是啊,可是…我是真心喜欢练武的,我家里也没有人从军,不来武道院根本就没人肯教我。”

骆君摇有些不解,“为什么现在大家都不喜欢女孩子练武?武道院能传承这么多年总是有好处的吧?难道就因为太后不喜欢?”

沈红袖吓了一跳,连忙看了看四周没人才松了口气,低声道:“不可对太后娘娘不敬。”

骆君摇耸耸肩表示知道了,倒是梁疏风道:“其实武道院在各院中一直都不算强势,毕竟…喜欢舞刀弄枪的女孩子还是少数。不过现在这么没落,太后不喜自然是一个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很多人家都觉得女孩子习武没用。本朝没有女官也没有女将,就连捕快仵作太医这些都不要女子了。连普通民女都不能从事这些,我们这些官家贵女自然就更不能了。咱们还算好的了,经纶院、商院还有医学院可是当初直接就被裁掉了。”

“为什么呀?”骆君摇问道

梁疏风对她的不学无术毫不意外,无奈地解释道:“早年战乱人口少了许多,朝廷自然希望女子安安分分在家生孩子。原本以为只是权宜之计,谁知道先皇继位之后,连女子单独立女户都不许了。前朝时安澜书院也招平民学生的,你看书院这么大,还有那么多的空房子。据说安澜书院最强盛的时候,同时在院的学生足足有两千人之多。而且当时整个中原,也不只安澜书院这一个女子书院。如今却…若不是如此,咱们武道院人也不会这么少啊。”

骆君摇忍不住敲了敲脑壳,头痛,痛心疾首啊。

这是女性生存环境的退步!社会的退步!

原本她看记忆中骆君摇追着个男人跑了两年都没被人浸猪笼,还以为这个时代对女子十分宽容呢。

现在看来比起她前世某些王朝确实算得上宽容,并没到要求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地步,男女之防也不算严苛。

但很显然,上位的统治者在极力压制女子的生存空间。

再过个二三十年或一两代人,这些女子或许会完全忘记前朝曾经有女子也能建功立业,甚至会认为这样的行为和想法是大逆不道的。

要做到这些,第一步就是让安澜书院这个曾经培养了无数东陵女子的地方荣光黯淡。

或许并没有人特意制定出完整的计划打压针对,但只要上位者的态度转变,在依然是男权社会的现在,就已经足够对根基未稳的女性造成毁灭性打击了。

骆君摇对这样的发展并不意外。

如果生产力已经达到一定的标准,想要提升女子的地位就是顺应时代潮流,需要解放的其实是人心和思想。但在生产力水平依然相对低下的古代,就是逆水行舟,原本就要做好一个不小心就被激流冲回去的准备。

即便是在东陵朝,女子地位也只是相对提升。对于绝大部分底层无法读书也无法独立生存的女性来说,其实也只是略好了一些。

但骆君摇依然很是惋惜,为谢安澜以及她之后一代代女性的努力付诸流水。

骆君摇握着拳头,坚定地道:“这样不行,我们一定要把武道院发扬光大!”

“……”众人无语,纷纷对眼前的美少女投以看神经病的眼神。

前几天还百般嫌弃,今天就要发扬光大,你这变化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武道院一共只有六个学生,虽然六人年龄和入学时间其实相差了一些,但课却还是一起上的。

今天的课程内容是射箭,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弓箭,年纪最小的徐惠用的就明显是专门为她定制的小弓。

章竟羽让大家各自练习,自己则走到一边手把手教导才入学不到半年,没怎么上过骑射课的徐惠。

练习射箭其实是个比较枯燥的事情,要不停地开弓射箭。

若不是真的极其喜爱,一开始或许会觉得有趣,时间长了难免觉得无聊。

骆君摇许久没有玩过这个,有些跃跃欲试。

拿起自己专属的弓试了试,发现并不需要太多的力气就能拉开,显然这确实是特意为姑娘们定制的弓。

这玩意儿在战场上…约等于是个玩具。

举起弓,搭箭,扣弦,慢慢拉开……

“哚!”一声轻响,羽箭不偏不倚正中不远处的红心。

“……”校场上突然有些莫名的安静,众人纷纷看向骆君摇。

骆君摇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她的枪法虽然不如银狐好,但这么轻的弓,距离也还不到十五米啊。放眼睛面前都射不中她就不该死在战场上,而是训练期间就直接被淘汰了。

诚然在单兵实力方面,蓝狐是个全方面拖后腿的,但能被选进去也代表了她至少在各方面都是达标的。

只是比起她的战友们来说优秀得不那么突出而已,毕竟她是后勤人员嘛。

半晌,才听到沈红袖有些不可思议地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吗?”

所以,骆二姑娘能把玄昱公子打得鼻青脸肿,不是因为谢玄昱谦让,也不是因为骆君摇运气好出其不备,而是她真的就这么彪悍?

见几个姑娘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骆君摇心中暗爽,面上却一派乖巧,“怎么了吗?我做错了吗?”

“没没没!”不等其他人说话,赵思思就连忙道:“你好厉害啊!摇摇,骆大将军有没有教你武功呀,听说你打玄昱公子的时候特别勇猛,能不能教教我呀。”

“教…教过吧?好呀。”骆云确实派人教了她武功,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得不咋地。

不过没关系,这不是有她皇城第一酷崽蓝…骆君摇么!

“摇摇你真好!以后谁敢说你坏话,我帮你揍她!”赵思思欢呼。

她痴迷习武,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个行侠仗义的女侠。

但她父亲虽然是兵部侍郎,听着跟军队有关系实际上是个文官。家里压根没有能教她武功的人,能上武道院已经是她拼了命争取来的了。

骆君摇欢快地点头,“好呀,好呀。”

“再射一次。”原本在教徐惠的章竟羽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着骆君摇眼神有些复杂。

骆君摇乖巧地点头,从旁边的箭筒里拿起了一支羽箭重新开弓。

射!

又是一声轻“哚”,羽箭稳稳地钉在了前一支箭的旁边。

章竟羽看着骆君摇沉默不语,骆君摇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老…老师?”

章竟羽问道:“进步很大,这几天有人指点你?”

她还记得上一次的射箭课就在几天前,骆君摇那完美避开了所有靶子的箭法。

只是几天就能有这样的进步,也足以说明骆君摇天赋出众。

骆君摇摇摇头,“没有。”

章竟羽微微眯眼,“这么说…你先前都是故意的?”

骆君摇顿觉头皮一麻,连连摇头,“没有!老师…我、我……我就是突然开窍了!”

“呵呵。”章竟羽似笑非笑地看着号称突然开窍的学生。

骆君摇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那个…老师,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嘛,所以这几天就在家里偷偷努力想要惊艳所有人,好让大家原谅我之前的任性。”

章竟羽挑眉道:“是这样么?”

骆君摇连连点头,“是这样的,我真的…特别特别努力!”

章竟羽自然看得出来她没说实话,倒也无意非得要追根究底,点头道:“行,那我就等着看你打算怎么惊艳所有人,明天的骑术课还有之后每月的诗文考试不要让我失望啊。”

武道院也不是真的要把学生都培养成武夫,文化课的比例并不少。

“啊?”

“啊什么?”章竟羽盯着她,“回答老师的话用啊的么?”

“啊…是,老师!”骆君摇的心中在默默哭泣,她最讨厌考试了。

章竟羽看看她蔫哒哒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摇摇头转身走了。

她一走其他人立刻围了上来,“摇摇,你教教我们呗。”

“摇摇,你真的不去玲珑院了?”

“摇摇,你教我射箭,我帮你补习诗文课啊。”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骆君摇原本的“情敌”也多是玲珑院的才女,跟武道院的姑娘们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冲突。

这会儿见识了骆君摇的本事,小姑娘们立刻就围上来向骆君摇请教了。

这一场课上得活力十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