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老师威武!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263字
  • 2021-12-12 09:55:12

“摇摇,你今早怎么不等我呀?”沈令湘有些委屈地问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骆君摇懒洋洋地趴在桌上补眠,闻言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因为我今天想一个人走呀,令湘姐姐也有马车,为什么一定要我一起走?”

因为跟你一起走才能显得你更加骄纵跋扈啊。

沈令湘柔声道,“咱们一起不是热闹些吗?院长答应你去玲珑院了,快跟我去见院长吧。”

骆君摇撇撇嘴道,“令湘表姐,你忘了吗?我先前都跟你说了,我不想去玲珑院了。我都这么大了,还转什么院啊。”

“摇摇……”沈令湘有些尴尬,轻声道,“你真的决定了么?我以为…你只是一时赌气。不要因为一时心情任性,好不好?”

骆君摇翻了个白眼,举起手来正色道:“我发誓,我真的、真的不想去玲珑院。还有,表姐你误会了,我心情好着呢。”

听说谢承佑被打的趴在床上起不来了,她心情怎么会不好?

长得帅的都是大好人,那位摄政王殿下更是了。

沈令湘皱眉,不赞同地道:“摇摇,你不要任性。哪怕能进玲珑院念一年书,也好过……”

“也好过什么?”一个有些阴恻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沈令湘神色微变,骆君摇眨了眨眼睛,“令湘姐姐,我刚才就想跟你说,先生来了呢。”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穿着一身短打劲装英气勃勃的中年女子,此时她正有些神色不善地注视着沈令湘。

无论武道院再如何落魄,只要还没正式裁撤就依然是安澜书院的一部分。

武道院的老师自然不会高兴听到别人贬低自己的学院。

中年女子扫了沈令湘一眼,冷笑道:“玲珑院的才女倒是有闲情逸致得很,你是想说,哪怕能进玲珑院念一年也比在武道院蹉跎强?”

沈令湘羞红了脸,连忙向中年女子赔了礼,讪讪地退了出去。

武道院人丁稀少,就连老师也少了许多。

如今整个武道院只有三位老师,分别教授学生诗书、骑射和武功。

不过鉴于一共只有六个学生,在老师的人均占有量上倒是高于玲珑院了。

这位老师姓章名竟羽,今年三十五岁,是已故延陵侯之女。

延陵侯跟随高祖平天下英年早逝只留下这个女儿,曾被太皇太后留在身边照料过两年。

章竟羽十八岁时被赐婚给恭顺侯嫡长子为妻,赐号平宁县主。然而不到两年恭顺侯嫡长子病逝,章竟羽从此寡居。

彼时大盛初立国高祖尚在,民风对女子也算宽容。

几年后恭顺侯次子继承了爵位,章竟羽便搬出了恭顺侯府,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成了安澜书院的骑射老师。

她是名将之后,自身骑射也不弱,一晃十多年她便成了武道院的院长。

也是因为她太皇太后养女的身份,武道院虽然没落到底没有被彻底废弃。

沈令湘被灰溜溜地赶走,骆君摇甚是高兴。

只是她高兴了上面的章竟羽却不怎么高兴,“你笑什么?”

骆君摇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感觉到这位老师也不太喜欢她。

“老师威武!”骆君摇狗腿地笑道。

“……”章竟羽抽了抽嘴角,无语地看着底下笑得阳光灿烂的小姑娘。

好半晌才有些无奈地移开了眼,挥挥手对众人道:“今天练习射箭,都去校场吧。”

“是,老师!”众人欢呼,纷纷站起身来准备往校场上去。

校场在武道院后面的一大片空地上,要过去就得走出武道院绕过武道院和玲珑院之间的花园过去。

在花园连接校场的路口竖立着一块石碑,骆君摇望着那石碑上已经有些斑驳的字迹一时有些出神。

谢安澜,嘉州人士,xx年被册封为睿王妃,后创立安澜书院供女子学习。

之后便是谢安澜的一些事迹,诸如曾被前代睿王东方明烈收为弟子,与胤安勇士比武夺得胜利,随丈夫经略边关,亲赴战场,执掌流云会等等,总之是功绩相当宏伟。

骆君摇盯着那石碑,抬手摸摸下巴,“人生赢家,经典女强文套路啊,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不对…澜澜那么懒,会搞这么多事情吗?”

骆君摇并不觉得只有自己才是穿越时空的天命之女,既然她能,青狐和飒飒当然也可以。

只是…好吧,谢安澜貌似跑到几百年前去了,那…飒飒会不会跟她在一个时空?

毕竟她们是一起的嘛。

骆君摇突然心跳地飞快,有些按耐不住恨不得立刻去查查这个谢安澜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谢安澜。

虽然她心里已经肯定,这货十成十就是谢安澜!

“查查查!对了,书院里应该会有记载历史的典籍。”

骆君摇立刻想到了验证信息的最佳渠道,还有什么地方的信息会比谢安澜自己创建的地方更全?

仔细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书院里是有一座藏书楼的,里面应该会有记载着往事的古籍或者野史。

不过鉴于古代王朝一直有毁掉前朝一些东西的传统,希望真的还有原本古籍存在吧。

“你对着石碑嘀嘀咕咕什么呢?”沈红袖从后面跟上来,看着她对着石碑嘀嘀咕咕有些奇怪地问道。

骆君摇无辜地摇摇头:“没有啊,我在看碑文。”

沈红袖不信:“这有什么好看的?都几年了你还没看够?”

骆君摇正色道,“我在温习先贤的光荣事迹,以便找到正确的人生方向。”

沈红袖被她的大言不惭弄得有些无语,“你的人生方向就是倒追谢承佑?”

骆君摇郁闷,“我才没有!”

这话显然毫无说服力,沈红袖只给了她两声毫无诚意的“呵呵。”

“……”想想“自己”从前那些丰功伟绩,骆君摇也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眼珠子都左右转转,飞快地转移话题,“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我们快去上课,别让老师等急了!”

沈红袖笑道,“你若不堵在这里,我们早就过去了。”

骆君摇看看旁边宽阔的路面,笑道:“我知道红袖姐姐是想提醒我不要迟到,那咱们一起过去吧。”

“……”跟沈红袖站在一起的几个姑娘都忍不住交换了几个眼神。

虽然她们确实是想提醒骆君摇,不过更多的是怕她又逃课。

这骆君摇看起来好像确实不太一样了。

沈红袖瞥了她一眼,“你认真的?”

“嗯嗯。”骆君摇连连点头,努力睁大自己漂亮的大眼睛意图让沈红袖感受到自己的诚意。

沈红袖看了小伙伴们一眼,见大家都没有意见这才点头道:“那就走吧。”

“耶!”骆君摇大喜,“谢谢红袖姐姐!红袖姐姐你真好!”

她就说嘛,没有人能不喜欢萌萌!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