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安澜书院!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66字
  • 2021-12-11 11:03:03

谢承佑回家挨了二十板子被关了禁闭的事情骆家自然很快就知道了,虽然对谢承佑竟敢算计自家闺女十分震怒,但目前骆家却是不便再对他出手了。

倒不是忌惮谢承佑的身份,而是不能再将那日的事情牵扯出来了。

谢承佑因为对大将军出言不逊惹怒了骆家二姑娘,因此才被打了一顿的消息传播出去,骆君摇殴打谢承佑这件事也就算是过了。

至少明面上这件事盖棺定论,以后就不能再拿出来说了。

因为这事儿,骆君摇的名声反倒是比从前好了一些。

虽然追着个男人跑不成体统吧,却能因为对方对自己父亲无礼而出手毫不留情。

说明这姑娘虽然有些事情拎不清楚,但至少是个孝顺姑娘啊。

转天便到了骆君摇需要去上学的日子了,一大早骆君摇爬起来坐上马车往安澜书院去了。

站在大门口,骆君摇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安澜书院大门。

看看门口那石碑上写着什么“敬慎、贞静,屈从、歉忍”云云,只觉得一口老血涌上心来。

这是哪个傻子写的?

再看看大门口那安澜书院的匾额,对谢安澜报以十二万分的同情。

可怜谢安澜那好色如命的家伙,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要跟三从四德终日为伴。

“骆君摇。”正要进门,后面一个人赶了上来。

骆君摇回头看她,偏着头思索了一下,“红袖姐姐。”

她记得这个姑娘,她是弘毅将军的女儿叫沈红袖,跟她一样都是武道院的。

不过因为骆君摇心向玲珑院,跟自己同院们关系都不太好。

沈红袖一愣,忍不住道,“你突然这么叫我,我有点不习惯了。”平时骆君摇见到她都是沈红袖沈红袖的叫。

看了看她身边,有些奇怪,“你今天竟然没有跟沈令湘一起来吗?”

“啊…我干嘛要跟她一起来?”

沈红袖挑眉,“你们这是……闹翻了?”

骆君摇想了想,“还好吧,我跟她又不一起上课,我也想交几个朋友呀。”

沈红袖点点头,“那倒是,你是应该多交几个朋友。”朋友多了说不定就不那么脑残,天天盯着个男人献殷勤了。

不过这次骆君摇把谢承佑打了一顿,倒是让沈红袖有些刮目相看。

骆君摇眼巴巴地望着她,“那我们算朋友吗?”

“你要跟我交朋友?”沈红袖睁大了眼睛。

“不可以吗?”骆君摇有些失望,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萌萌牌大眼睛还是很好用的,沈红袖哽了一下,道:“我可不是玲珑院的。”

“那又怎么样?”骆君摇不解地问道。

沈红袖道,“你不是一心想去玲珑院吗?”说起这个沈红袖就有些不爽。

就算她们武道院现在势微,骆君摇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还是很讨人厌的。

这两年骆君摇为了转院,对玲珑院的师生百般讨好,却不知道人家只将她当成个笑话在看,连带着她们武道院也被玲珑院的人笑话。

骆君摇挥挥手,“武道院挺好的,我干嘛要去学怎么讨好别人啊。”

玲珑院教的那些什么琴棋书画女红女德,有几个是真心喜爱的?

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更讨人喜欢更容易嫁个好人家吗?

“那是,你不用学就无师自通了。可惜,没啥用。”沈红袖毫不客气地道。

“……”你礼貌吗?

骆君摇不高兴地鼓起了腮帮子。

沈红袖朝她翻了个白眼,“走不走?要迟到了。”

“走!”骆君摇大方地选择原谅她,跟着沈红袖身边高高兴兴地走了。

“……”好像更傻了,不过倒是没那么讨厌了。

武道院的课堂里,看到骆君摇和沈红袖一起走进来,原本就没几个人的课堂瞬间变得寂寂无声。

武道院的学生极少,加上骆君摇一共也不过才六个人,比起玲珑院足足上百人的规模简直少得可怜。

于是书院也摒弃了原本的分级模式,直接将仅剩的六个小姑娘都放在了一起。

年龄分别从十二岁到十七岁不等,人数少先生也不担心教不过来。

“大家早安啊。”骆君摇友好地打招呼,换来的是众人一脸见鬼的表情。

骆君摇只得无奈地摸摸鼻子,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时隔多年重返课堂,还是有点新鲜感的。

坐在骆君摇旁边的是一个看起来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骆君摇记得她是武卫军副统领徐立韧将军的小女儿,名叫徐惠。

小姑娘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骆君摇呆了一下,然后忍不住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挪,一脸小心翼翼仿佛骆君摇随时会跳起来暴打她的表情。

骆君摇回想起从前的记忆,有些无奈地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别怕啊,我不会欺负你的。”骆君摇笑容真诚地道。

“……”小姑娘更害怕了,忍不住抖了抖像是快要哭了。

已经坐下的沈红袖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小姑娘旁边摸摸她的小脑袋柔声道:“惠惠别怕,她不会欺负你了。不然,你去我那里坐好不好?”

徐惠小姑娘看了一眼沈红袖的座位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下来了。

摇摇头小声道:“谢谢红袖姐姐,我…我就坐这里好了。”

爹爹说,不能为了自己就害了别人。

骆君摇觉得有点委屈,她这么可爱小姑娘怎么不相信她呢?

沈红袖也有点无奈,看向骆君摇,“骆君摇,咱们换换吧?”

“好的呀。”骆君摇点点头,虽然她很想跟小萝莉玩儿,但把人家小姑娘吓晕了可不行。

既然占了骆君摇的身体,对方留下的坑她也得填啊。

想了想,骆君摇掏出一块糖放到徐惠面前,“先前是姐姐不对,别怕啊,以后姐姐再也不欺负你了,请你吃糖。”

小姑娘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教室里依然一片宁静。

仿佛有什么东西封印了所有人的嘴巴,大家都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骆君摇利落地收拾东西跟沈红袖换了座位。

一个姑娘朝沈红袖使了个眼色:怎么回事?

沈红袖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就在众人盯着骆君摇神色变幻不定地时候,沈令湘从外面走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