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二十板子!
  • 皇城第一娇
  • 凤轻
  • 2015字
  • 2021-12-13 14:21:56

等到朱思明带着人出去,骆谨言方才挑眉道:“这王府长史礼数倒是不错。”

就是那谢玄昱着实不怎么样,也不知道是怎么教的。

骆云嗤笑道:“摄政王府不管远近亲疏都是谢衍的人,你以为这些人会管谢玄昱?”

骆谨言点点头,摸着下巴笑道:“看来,摄政王确实是看这个便宜儿子不顺眼。”

别说是谢衍,就算没有之前的事情骆谨言也看谢承佑不顺眼。

他是武将,谢衍也算是武将,骆谨言对战功彪炳的谢衍自然是有些好感甚至是敬意的。

谢承佑一个谢衍庶兄的儿子,一把年纪了不知道建功立业,只在皇城里盯着自己亲叔叔的爵位,还一副清高的姿态。

什么东西?!

骆云对谢承佑不感兴趣,扭头朝骆君摇笑道:“摇摇,瞧瞧谢衍让人送了什么。”

骆君摇早就好奇手里的盒子了,听了骆云的话这才将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把珠光宝气的匕首。

那匕首看起来十分轻便小巧,刀鞘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整体是银灰色,上面雕琢着精致的花纹,镶嵌着几颗浅蓝的宝石。

看上去高贵又雅致,还带着几分冷兵器的冷冽锐利。

“西北柔然部的镇族之宝……幽月刺。”

骆云笑道:“你爹我想了多少法子都没弄到,谢衍这次倒还算大方。”

幽月刺是柔然部采了冰川寒铁,以特殊的工艺制造而成适合女子使用的武器。

虽然名为刺,但其实是一把匕首。

其身轻薄小巧,刀身近乎半透明泛着月白之色,第一眼看上去几乎要让人以为这是一把琉璃制成的装饰品。

但实际上这刀极其锋利,说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也毫不为过。

这种冶炼方式是北方柔然部独有,早已经失传了,因此这把刀自然也就成为了柔然部的宝贝。

早年间,这把幽月刺是柔然王后的象征。

前朝东陵末年,柔然式微遭受北方部落侵袭,不得已将这幽月刺进献给了东陵皇室。

这武器曾经一度被太皇太后周氏使用,只是不知怎么竟没有给太皇太后唯一的女儿长陵长公主,反倒是赐给了谢衍。

骆云一直想给宝贝女儿找一件合适的防身武器,选来选去也没有找到合适的。

骆君摇也觉得这把刀十分漂亮,拿在手里熟练地挽了个刀花,“很不错,这把刀叫幽月吗?真好听。”

骆云一看笑得更高兴了,“不愧是我骆云的女儿,跟这幽月刺果然是绝配!”

“爹爹,这真的给我用?可是…这不是那个柔然部的镇族之宝吗?”

骆云道:“这是谢衍给你的赔礼,不给你还能给别人?”

他们当然清楚替谢承佑赔礼道歉是不足以让谢衍送出这样的重礼的。

至于到底是为什么,就只有他们父女三个知道了。

他们也没有指望骆君摇的身份能瞒得住谢衍。

“小心点,别把自己弄伤了。”骆云叮嘱道,“来看看还有什么?”

除了这由朱思明亲自送上的幽月刺,剩下的放在地上的三个箱子里装的都是姑娘家喜欢的首饰珠宝。

还有一箱御造进贡,专供宫中高品级女眷和公主使用的名贵料子。

骆家倒也不缺这些东西,但这也算是谢衍的诚意。

骆云看了看略感满意,“不错,都是御造的好东西,一会儿让人给你送去暖心苑,自己收着吧。”

骆君摇看着满满一箱子漂亮的首饰眼睛也不由闪闪亮。

“爹爹,我可以送给大姐姐和母亲吗?”

骆云大笑道:“既然是给瑶瑶的,如何处置自然是你自己说了算了。”

“嗯。”骆君摇愉快地点头,拉拉骆明湘的衣袖道:“大姐姐,我们待会儿一起选。”

骆云和骆谨言对视了一眼,眼底都多了几分欣慰。

摇摇当真是长大懂事了。

另一边,谢承佑跟着朱思明走出骆府脸色就沉了下来。

骆云的态度让他十分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忍不住在心中暗恨。

若是那天成事了,骆云现在还敢摆这样的脸色给他看么?

怕不是只能求着他赶紧娶了骆君摇!

还有骆君摇的态度,他以为那日骆君摇打了他只是情绪失控的意外,但是现在……

令湘说得对,骆君摇果然有些不听话了。

“朱长史,你先回去,我还有事。”谢承佑停下脚步,对走在一边的朱思明道。

朱思明微微一笑,恭敬地道:“大公子还是跟下官回府比较好。”

谢承佑神色冷峻,不耐烦地道:“怎么?本公子去哪儿还要听朱大人的?”

朱思明道:“那倒不是,只是王爷有令,大公子行事莽撞,有失礼数。罚大公子杖责二十,禁足半月。”

“什么?!”谢承佑震惊。

朱思明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承佑,“大公子,王爷是您的父亲,您犯了错,王爷若是不罚,何以服众?又如何向骆大将军交代?难不成,大公子以为下官方才在骆将军跟前是开玩笑的么?”

若不是担心谢承佑受了伤没法来骆家,昨天晚上他就该挨板子了。

难不成他以为,摄政王的儿子是那么好当的?

“可是…我、我没有……”谢承佑有些慌了。

朱思明仿佛知道他想说什么,低声道:“这话公子最好咽到肚子里去,那日您想做什么,您以为骆家不知道?以为王爷也猜不到么?”

“我…我没有……”谢承佑脸色有些发白,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很快又放松了。

他们没有证据,那些事情……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插手过,他只是照着那人的吩咐去做而已。

无论是骆家还是谢衍,都不可能找到跟他有关的证据。

朱思明轻笑了一声,摇摇头道:“公子,你还年轻。证据……有时候没有那么重要。”

说完,又后退了两步才接着道,“回不回去,公子自己考虑吧。”

看着朱思明转身上车,谢承佑眼神阴郁狠狠地咬着牙。

半晌才转身,一挥袖钻进了另一路马车里。

总有一天…他会让他好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